我最喜欢的一本小娴的书

SUE∮
2005-10-10 看过

它这本书里面提到了蜂鸟,有这么一段话:

“在这里我看到很多飞鸟和白鸽,它们都是向前飞的,我在想,鸟能不能倒退飞呢?结果我在书上发现有一种很小的鸟,叫做蜂鸟,象蜜蜂一样吸食蜂蜜维生。当它在花的上方悬停,象直升机一样停在一个定飞点时,就可以倒退飞,不过也只能倒着飞一点点……离开了你,独个儿在外面的这段日子,我时常怀念我们最初认识时的情景,如果人也能象蜂鸟一样倒飞,回到过去,那该是多么美好。时日久了,一切都会变得复杂,我差点忘了我们之间许多美丽的情话,你不在我身边,我又想起来了,真希望可以快点见到你!”

 

而我自己就是一种蜂鸟,是唯一可以倒退飞的鸟!但是我不想倒退,我要前进,我要向前看!!我要展望自己的未来。过去的不会再来的~~



经典语录与片段:

     

      森走进厨房,抱着我的腰。

      「你知道我昨天晚上去了哪里吗?」我问森,我是故意刁难他。

       森把脸贴着我的头发。

      「你从来不知道我每天晚上去了哪里。」我哽咽。

      「我信任你。」森说。

      「如果我昨天晚上死了,你要今天早上才知道。

       如果我昨天晚上跟另一个男人一起,你也不会知道。」

      「你会吗?」

      「我希望我会。」我说。

       如果不那么执迷的只爱一个男人,我也许会快乐一点。

       爱是一个负担。

        

男人不可能一直等下去而不跟其他女人上床。

男人,可以跟一个女人一起生活,而又爱着另一个女人,原来男人觉得这两者之间并无冲突。

我的心很痛,如果你深深爱着一个男人,你不会希望他变得那么卑微与无助。

 




      「你这几天怎么样?」他问我。

      「我刚去把这层楼放盘了。」

      「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

      「我要还钱给你。」

      「我欠你太多。」他说。

      「但你没有欠我钱。」我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很自私,对不对?」我问他。

      「不,女人是应该为自己打算的,自私的是我,

      我不应该要你为我蹉跎岁月。」

      森不明白,我多么愿意为他蹉跎岁月。

      我不介意蹉跎岁月,但我忍受不了他属于另一个家庭。

      他不是属于另一个女人,而是属于另一个家庭,是多么牢不可破的关系!


「你好嗎?」我問他。


      「你仍然掛著這條項鏈?」他看到我脖子上的項鏈。


      「不要說了﹗」我突然有點激動。


  「你不喜歡我來嗎?」他內疚地問我。


  「我好辛苦才擺脫你。」我說。


     「我留給你的就只有痛苦嗎?」他難過地說。


     「帶給你快樂的那個人,就是也能帶給你痛苦的人。」

 

    




我摇头。但我岂能瞒得过他呢?哭过的眼睛,无论如何也不会澄明。

 

      「你衣服上还有污渍。」森说。

 

      「算了吧!」我说,「谁没有在衣服上沾过污渍呢?这几点污渍会让我记得这一顿饭。」

 

      「你是不是已经决定了?」他再一次问我。

 

      「难道你要我等你吗?」我反问他,「根本你从来没有叫过我等你。

    你肯叫我等,也是有希望的,可是你连叫都没有叫。」

 

      「我希望你离开我以后会快乐。」他失意地说。

 

      「你不要再对我那么好,回家做个好丈夫吧。」我有点儿激动。

 

        这一顿饭,无声无息地吃完。我太理想化,我以为一对曾经

    深爱对方的男女可以在温柔的烛光下分开。偏是因为曾经深爱,

    见面时无法潇洒,只有互相再伤害一次。

 

      「我送你回去。」他说。

 

      「不用了。」

 

      「你害怕让我知道你住在哪里吗?」

 

      「让我送你回家好吗?」我问他。我从来没有送过你回家,

    你从来不让我接近你住的地方,你住在哪一座、哪一个单位,

    我也不知道。现在你应该放心让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再担心我会发神经上门找你。

 

       森站在那里犹豫。

 

      「怎么样?还是不批准吗?」

 

       我很气馁,他到现在还不相信我,还以为我是那种会上门找麻烦的女人。

 

      「你怕我会去骚扰你吗?」

 

      「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她也知道你的存在,我只是不想你伤心。

    你把我想得太自私了。」

 

      「那么现在总可以了吧?」我问他。

 

      「好吧。」他终于答应。

 

       我还是第一次到他住的地方。以前有很多次想过要走来这里等他,

    这一次,终于来了,心里竟有点儿害怕。

 

      「我就住在十二楼A 室。」他说。

 

      「我送你上去。」我大着胆子说。

 

      「好。」他似乎知道拦不住我。

 

        我们一同走进电梯,电梯直上十二楼,我的心不由得越跳越急。

    是我要送他回来的,我却不敢望他。

 

       电梯门打开。

 

      「我就住在这里。」他说。

 

       我的心好象快要裂开,我做梦也没想到我竟然来到他的巢穴,

   他和另一个女人的巢穴。如果那个女人突然从里面走出来或者

   从外面回来怎么办?

  

      「我就送到这里。」我胆怯起来,「谢谢你让我送你回来--」

 

       话还没有说完,森一把拉着我,把我拉到后楼梯。

 

      「不要走。」森抱着我说。

 

      「我可以不走吗?难道你会邀请我进去坐?」

 

       森抱着我的脸吻我。

 

       我全身发软,我竟在他家门外跟他接吻,那个女人就在咫尺之外。

   我们竟然做出那么疯狂又惊险的事,森一定是疯了。

 

      我真怀念他的吻,以至于无法拒绝。

 

      可是,总是要分手的,他始终要回家。

 

      「不是说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吗?」我凄然问他。

 

      森无言。

 

      。。。。。。

 

      电梯门打开。

 

      「再见。」我向森挥手。

 

      他颓然站在电梯外,这也许是他生平第一次给一个女人打败,败得那样惨烈。

 

      电梯门缓缓关上,我在缝隙中看他最后一眼,跟他回家的女人永远不会是我。








      我无力跟一个家庭抗争。

     「我希望你以后会找到幸福。」他说。

      我哽咽。

     「蕊,不要再爱上已婚男人,男人对于离婚是缺乏勇气的。」

      我忍不住哭:「你把我弄哭了。」

     「对不起。我不在你身边,你要照顾自己。」

     「将来我嫁人,我会通知你的。」我苦笑。

     「千万不要--」他说。

     「你不想知道吗?」我问森。

     「不知道会比较好。」森说。

     「你太冷漠了。」我埋怨他。

     「如果我可以接受你的婚讯,那我就是不再爱你。」

     「你早晚也会不再爱我。」

     「是你首先不爱我。」

     「我不是。」我抹干眼泪说,「我只是厌倦了谎言。」

     「你一定以为我夹在两个人之间很快乐。」

     「你不一定快乐,但我肯定比你痛苦。」

      森沉默。

      「我想睡。」我说。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查看全部3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三個A CUP的女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三個A CUP的女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