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非常道》:一起搔搔历史的“后脑勺”

淡水鱿鱼
2005-10-06 看过
  《非常道》最近热销,两位朋友都在面前推荐此书,我怀着奇怪的心情,在中大西门门口学而优书店买了此书。第一时间细读,顿时拍案激动。
  
  天涯有个帖是吴志翔对该书的评价的,他说:除了前门庄严的地毯,哲学还有一道晦暗的“后楼梯”;除了人来人往的议事客厅,政治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后花园”;除了那能派上正经用场的石料,历史还有很多被有意无意丢弃的“边角料”。那砖石铺成的是车马大道,人人都从那儿经过,是一种“常道”,由“边角料”凑起来的当然只能是“羊肠小道”,或者叫做“非常道”了。余世存编著的《非常道》中,收集了一个多世纪里中国历史的“边角料”,带给了读者别样的惊奇。
  
  我激动的一个原因,无疑是这些“边角料”,很多都是我所不知的信息或者典故。对于历史,我不是研究者,只是个好奇的人,很想搞清楚过去的年代发生过什么事情,这种好奇,就如同我们潮人喜欢占卦求神,过去的三生,自己是怎么样的?未来又会是如何?
  
  我看此书的目的变得比较纯粹,说猎奇也好,八卦也好,书我已经再看。那么看的同时,我也许便可以对这本精练再精练的笔记,再做做笔记。
  
  《非常道》告诉我们很多历史的“边角料”,我的笔记是把“边角料”切一切,挑一挑,搔搔历史的“后脑勺”。

  1)曾经考中翰林学士的近代民主革命家、教育家、科学家蔡元培,字写得很蹩脚。他自嘲说:大概因为那时(晚清)正风行黄山谷字体的缘故吧!”
  
  2)黄侃是我国近代著名的文字学家、训诂学家和音韵学家,与章太炎先生并称“国学大师”。 他善于吟诵诗章,抑扬顿挫,学生很喜欢他的朗诵的调子,因之被戏称为“黄调”。
  
  3)黄侃很傲,一次马寅初跟他谈到《说文》,他便不客气地说:“你还是去弄经济吧,小学谈何容易,说了你也不懂!”
  
  4)西安事变中,蒋介石和周恩的谈话,蒋开口的第一句话是:“恩来,你是我的部下,你应该听我的话。”
  
  5)1904年李哲明、刘彭年、张星吉、吴庆坻、达寿、景方昶、钱能训、骆成骧八成中了科举,他们名字联缀起来是“明年吉庆,寿景能成”。那年慈禧刚好是七十大寿。
  
  6)瞿秋白35岁就慷慨就义。在狱中说:“这世界对于我仍然是非常美丽的。一切新的、斗争的、勇敢的都在前进。但是,永别了,美丽的世界!”,还夸“中国的豆腐也是很好吃的东西,世界第一。”就义前,他说:“人生有小休息,有大休息,今后我要大休息了” ,,到达刑场的时候,他对刽子手微笑点头说:“此地很好!”

  7)国民党传记记载,孙中山共有两位女人:卢慕贞和宋庆龄,其实还有一位叫做陈粹芬,她也曾经为革命出过力。在孙中山和犬养毅的答话中,女人排第二位;革命是第一位;书是第三位。
  
  
  8)郭沫若生性浪漫,86年中正式婚姻三次,张琼华是郭沫若明媒正娶的结发妻子,她比郭沫若大两岁;第二个老婆是日本姑娘佐藤富子;第三个是于立群,戏剧电影界一名女演员。另外,他还有婚外情人三五个:彭漪兰(安琳);于立忱(1912—1937),于立群的胞姊;黄定慧;妓女×××等。
  
  郭沫若在和田汉等人通信中说:“花呀!爱呀!宇宙底精髓呀!生命的源泉呀!”

  9)曾国藩有写挽联的习惯,甚至常常给活人写挽联。有一次其好友发现曾的书案居然有他被“敬挽”一番的挽联稿,而自此断交。曾死后,轮到其他人给他写挽联。其中三位曾经的朋友或者对手或者学生写的如下:
  
  谋国之忠,知人之明,自愧不如元辅;
  同心若金,攻错若石,相期无负平生。
  ——左宗棠挽曾国藩
  
  师事近三十年,薪尽火传,筑室忝为门生长;
  威名震九万里,内安外攘,旷代难逢天下才。
  ——李鸿章挽曾国藩
  
  是名宰相,是真将军,当代郭汾阳,到此顿惊梁木坏;
  为天下悲,为后学惜,伤心宋公序,从今谁颂落花诗。
  ——俞樾挽曾国藩。

  10)辜鸿铭曾经说过一句让男人们很开心的话:“男人像茶壶,女人像茶杯,人家家里只有一个茶壶配上几个茶杯,哪有一个茶杯配上几个茶壶的道理?”
  
  陆小曼同徐志摩结婚后,对他说:“你不是我的茶壶,乃是我的牙刷,茶壶可以公开用的,牙刷不能公开用的!”
  
  邵洵美在徐志摩、陆小曼的新婚纪念册上画了一幅茶壶茶杯图,上题:“一个茶壶,一个茶杯,一个志摩,一个小曼。”
  
  呵呵。

  11)抗战结束后,中国报纸流行说“八年抗战,最后惨胜”。经查资料,日本和中国在这8年中各自死亡人数争议很大,一说是:中国付出了2000多万同胞死亡的代价,才杀死日军10万人左右。

  12)国民党三人中,孙中山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汪精卫说:“革命的向前来,不革命的滚开去”;蒋介石说:“我只知道我是革命的,倘使有人要妨碍我的革命,那我就要革他的命。”
  
  13)陈公博曾在他的《回忆录》中说,当他劝汪精卫拖蒋一道投日时,汪夫人陈壁君曾对他斥责道:“难道汪主席当汉奸也只能做第二把手吗?”

  14)袁世凯次子袁克文对于乃父的帝制运动,颇不谓然,纵情诗酒,不闻世事,别人谈起帝制的事情来,他总是“掩耳疾行”。而其兄克定不放心,常对其百般挑剔,克文感慨地念煮豆豆燃箕的诗句讽刺他,克定大怒,两人吵起来。克文说:“你要做曹丕,难道就不许我做曹植吗?”袁世凯得知后,大骂两人:“你们这两个畜生,怪不得外人骂我是篡位的曹操,你们两人也自比曹丕和曹植,这不是‘其父攘羊,其子证之’吗?有你们这两个宝贝儿子这么一闹,我这个名正言顺的曹操,还用来分辨吗?”
  
  据看《往事并不如烟》袁克文在解放后住在北京康有为女儿家,潦倒。曾是一名收藏家。

  15)孙中山曾经说:“革命之名词,创于孔子。”
  
  孔子在大同篇提的“天下为公”后为孙文所用。但孔子也提过“克己复礼”,试图恢复过去的制度和秩序。

  16)梁启超甚至吹捧光绪帝是数千年一遇的圣人:“皇上之圣德,亦为数千年之所未有,天生圣人以拯诸夏,凡我获此慈父,无上幸运。”
  
  而事实上,光绪帝从平民到帝王、做帝王却是傀儡;真正做主的只有一百天时间。

  17)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时,康有为在日本,他听到武昌起义的消息,“惴惴恐栗”,他说,“积四千年君主之俗,欲一旦废之,甚非策也。”他认为可以用“旧朝旧君”,或者孔子嫡裔来做“虚君”,实行“虚君共和”。
  
  他还说:从过去亨利第八的绝对君权,到今天乔治五世的‘虚君共和’,都有皇帝摆在那里...
96 有用
13 没用
非常道 非常道 7.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7条

查看全部37条回复·打开App

非常道的更多书评

推荐非常道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