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青铜时代'

旭斌游影志
2005-10-03 看过
1,如果失去记忆能够创造非真实和非庸俗的世界,我宁愿失去一次,但前提是,我必须像王二一样能够再次回到这种庸俗。因为缺少了庸俗,怎么能显现我那暂时的高贵。
 
可是,高贵的可有可无对我已经不是生存的关键。对我而言,重点是这个白衣女人在我的生命中是否存在,万寿寺在我的生命中是否存在,长安城和凤凰寨在我的生命中是否存在,我是否也是被竹蔑吊着自己的把把四处去扑灭需要我去耕耘的这片或那片热土。
 
想到此,我该是堕入王二的陷阱了吧,坐在自己的书房里却开始迷失自己。其实迷失了自己不要紧,更重要的还是要清楚地找到我的把把的用武之地!呵呵,下贱的朱少!!

2,“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件事能让我相信我是对的,就是人生来有趣,过去有趣,渴望有趣,内心有趣却假装无趣。也没有一件事情能证明我是错的,让我相信人生来无趣,过去无趣现在也无趣,不喜欢有趣的事而且表里如一。所以,到目前为止,我只能强忍着绝望活在世界上。”

这是小波在这篇小说最后的文字,他离开这个世界已经有好些年头了,已经实在不能再在他身后去说他离开的究竟对还是不对了,只是突然会产生莫名的感叹,对于他的离去,只有在这句话中才体会更多……

阴郁和嘲讽肆意漫溢在这篇小说中,不知小波心中对这个世界的绝望程度如此之高。阅读中恐惧文字力量的可怕,一如传染的病毒,能在不知不觉中侵扰你的身体,占据你的思想。当存活着的意识还能清晰地分辨出希望,那毕竟还算是有药可救的。有幸如我。

3,花城出版社出版的《青铜时代》中第三部小说是《寻找无双》,据小说序里面说的这是作者(也就是王二)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我没有考究过小波的创作年谱,也就只能暂以王二就是小波,王二的第一部就是小波的第一部来进行简单论述,当然,我们评论作品永远就是对文不对人的,这和小波写小说很像。故事就是故事,请读者不要妄自对号入座。我想我的原则也是如此!

小说的故事内容很简单,就是一个叫王仙客的山东蛮子(书中这样叫他主要是因为他的生殖器不同于宣阳坊中的众男子,由此还引起了坊中的一种恐慌)来到长安城的宣阳坊中寻找已经失散多年的青梅竹马的表妹也就是未来的媳妇叫无双的姑娘(当然,娶她做媳妇是王仙客的想法,也是当时风俗内定的,用了个“未来的”是因为到故事结局中他还是没有找到,只知道了无双的去向而已,成与不成,娶与不娶,我也找不到王二来问了,也就只能是一种假设的说法)。小说记载的就是王仙客寻找无双的过程,由于用了147页纸张,从宣阳坊几进几出,想来这个过程自是十分复杂惊险。不过,我看到的王二,却是在对人的生存状态做一个总结说明,因为这个寻找的过程几乎搀杂了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思维活动状态,简单地分析,我觉得有以下两点:

一是记忆与存在的关系。每个人对于自己一生经历过的事情总是会有所记忆,特别是对自己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鼻子闻到的,嘴巴尝到的,还有就是你自己身体感受到的。你把这些全部存在大脑里了,人脑就像一个超级大的硬盘,这些东西全部储存在里面,不过,由于没有分类储存并且没有经常进行整理,所以,在调阅资料的时候往往会出现病毒性的干扰。这也很正常,人总有生病吧,特别是发烧,硬盘数据自然或多或少会有些损坏;在加上时间长了,硬盘零件偶有失误,也会造成错误。还有就是人为的,就是比如对人刺激比较深的一般会采取两种做法,要不就是会保留在脑部记忆体的前端,经常会不由自主地自己出来,一种是会隐藏在脑记忆体的末端,重新调阅的时候还需要反复刺激,才可能见得一二的。而事实上,不管你是否已经保存,或者说保存在什么位置,发生过的事实就是事实,它是存在的。

王仙客很不凑巧,他遇到了患了集体失忆症的宣阳坊的众人,所以不管他如何诱导,如何刺激,还是没有人认为坊里曾经存在过一个叫无双的女子,还是没有人回忆起这个院子曾经就是无双姑娘的家。无双的存在竟然就这样被所有人的记忆推翻,到最后连王仙客也怀疑起来了。所以,抹杀记忆,否认存在原来也是一种生存之道。不过事实上,这种方法至少在人类历史和个人的生活过程中存在着太多的典型例子,我想这里就不用一一赘述了。

二是梦境和现实的关系。记忆是真实的复制,只不过在调阅时被按需所取,人为地断章取义而已;而梦境尽管也是现实的一定反映,但是毕竟是假的,是虚幻的。过去,弗洛伊德是把大多数梦与人的性扯上关系。曾经在高中时期阅读他的《梦的解析》后每每有梦产生会对号入座,从而惴惴不安,以为自己做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更有时会以精神犯罪者自居,惶惶不得安生。直到大学时看了《梦境与潜意识》一书后,才在内心推翻了自己宣判的刑期,由此获得重生,记得当时还为此特地请几个同学吃饭,他们吃得开心自然不问理由,而我自己心知肚明,也就是从1993年5月4日起我可以安心做梦,大胆做梦了,因为我犯罪的几率已经降低到了15%中的1%,至于当天晚上是否犯罪,已经不能从记忆中翻阅了。

现在的科学研究表明,梦境的出现是与制造者的个性、人格组成、个人生活环境或境遇以及儿时的经历有关。比如,有一男子梦见自己手执棍子,想打人,周围却空无一人。如果照弗氏理论,棍子象征男性生殖器,这个梦由此无疑有着性内容。其实,在深究做梦者的性格、儿时经历及潜意识动机发现,他是希望用棍子来报复曾经用棍子打过他的人,但是由于他个性极其懦弱,即使在梦中也不敢表露报复的潜意识动机,而是采取了压抑的形式,所以梦中空无一人。所以,梦境的产生尽管现在还没有完全定论,不过,和现实相关已经无可厚非了。不过,王仙客的梦境却是由别人的记忆开始的。所以,我们可以把这篇小说理个大概:

第一,王仙客凭借曾经事实发生过的记忆来到宣阳坊找无双,结果在众多失忆者的拒绝中他开始怀疑自己记忆的正确性,也就是自己的记忆是否真实存在过;

第二,宣阳坊的众人用自己的记忆推翻了无双姑娘曾经存在的事实,而靠记忆找出了这个院子里曾经存在着一个鱼玄机的女子,而鱼玄机是因为杀了个彩萍的姑娘被判处绞刑的,听得太多了,王仙客开始出现了很多关于和鱼玄机有关的梦境,而出现次数很多的是在大牢里强奸她的梦。而和鱼玄机发生联系,是因为她杀死的婢女和无双的丫环一样的名字,也叫彩萍。王仙客开始模糊自己寻找的概念了,这是因为别人的记忆和他自己的梦境开始影响了他关于存在和现实的判断。

第三,王仙客终于明白他在梦境中的做爱细节确实发生,不过,不是和鱼玄机,而是无双的婢女彩萍。这是他在偶然中找到彩萍才从硬盘中找出正确的资料。于是,靠着彩萍正确的记忆他才确认了无双的真实存在。

第四,王仙客决定用彩萍扮做无双回到宣阳坊开始他重新刺激记忆的实验,果然,在他和彩萍的通力合作之下,宣阳坊的众人终于开始了正确的回忆。原来记忆是存在脑记忆体的末梢了。王仙客终于知道了无双的去向:掖庭宫。原来无双入宫了!他还是要继续他未完的旅程,因为寻找无双是他的终身事业。不过,故事到这里自然就结束了,因为所有记忆已经找到了,经过王仙客的不懈努力,他终于把记忆和存在真实地联系在一起了。

小波在小说里有一句话:“梦具有一种荒诞的真实性,而真实有一种真实的荒诞性”。人需要梦,人更需要真实。而至于记忆,毕竟已经属于过去了的存在,它能够显现的真实,对于个人而言,已经只是剩下可以调阅的部分了。至于这部分的真假,也许会如宣阳坊众人一样,记住该记住的,忘记了该忘记的。人是不能深究这种记忆的,而历史会去深究这种记忆和真实存在的关系吗?我们所见的历史,是否就是真实存在的,还是就是某个人硬盘里的残渣呢?我们无从深究,所以,我们也就要进行选择,是该忘记的还是要保存的;或者我们也该进行选择,我们是生活在现实还是生活在梦里……
27 有用
4 没用
青铜时代 青铜时代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青铜时代的更多书评

推荐青铜时代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