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eart is a lonely hunter

浮尘野马
2005-09-28 看过
  看完中文版心是孤独的猎手以后,在图书馆里翻到《心是孤独的猎手》的英文版,企鹅现代经典影印版。前面有一小篇麦卡勒斯的小八卦文。意译一下,放在这里:
   生于1917年的麦卡勒斯体弱多病,幼年曾经中风,31岁的时候左半身瘫痪。有段时间只能用单根指头打字,而据她姐姐透露,她去世前很多年甚至不能坐在桌子前工作。1938年她嫁给美国陆军下士James Reeves McCullers。婚姻并不成功以离婚告终。他们仍然保持联系并一度复婚,然而最后不得不在1953年再度离婚。不久他自杀身亡。

   (英国小说家和评论家)普里契特(V.S.Pritchett)在 麦卡勒斯尚未在美国以外获名前评论她是“一个无可比拟的讲故事者”格雷厄姆·格林(Graham Greene)曾经这样写到:麦卡勒斯小姐或许还有福克纳是D.H.劳伦斯之后仅有的具有原创诗意的作家。我喜欢麦卡勒斯胜过福克纳因为她文笔更清澈;我喜欢她胜过劳伦斯因为她不附加寓意。

******************************************************

读第一章看到辛格(Singer)给生病的Antonapoulos画像逗他高兴。原文里这样写:

    This picture hurt the big Greek's feelings, and he refused to be reconciles until Stnger had made his face very young and handsome and coloured his hair bright yellow and his eyes china blue.

    后面这句让我一下想起了凡高的自画像以及那首星夜了:)

http://www.xlzx.sdidc.com/images/VanGogh_001.jpg

******************************************************
读原文虽然很困难,不过因为词语的陌生,会更留意一些东西。比如我注意到了麦卡勒斯第一次抛出 lonely这个词的地方。我想她费了很大的力气安排这个词在恰当的地方现身。

        在一段小镇的描写过后麦卡勒斯写到:Often in the faces along the streets there was the desperate look of hunger and of loneliness. 然而紧接着她在下一段开头写着:But the two mutes were not lonely at all.

******************************************************

   心是孤独的猎手读完的一瞬间,就想起来卡夫卡乡村医生的开头。

     我感到非常困惑:我必须赶紧上路去;一个患重病的人在十英里外的村子里等我;可是从我这儿到他那里十广阔的原野,现在正下着暴风雨;我有一辆双轮轻便马车,大轮子,非常适合在我们乡村道路上行驶;我穿上皮大衣,手里拿着放医疗用具的提包,站在院子里准备上路;但是找不到嘛,根本找不到马,根本没有马。我自己的马就在头天晚上,在这冰雪的冬天里因劳累过度而死了;我的女佣人现在正在村子里到处奔忙,想借一匹马来;但是我知道,这是不会有什么希望的,我孤独的站着,雪愈下愈厚,落在我身上,愈等愈走不了。

         (我手头这个本子连译者都不知道是谁,但我喜欢它超过网上温仁百 的译本,喜欢它那不停的转向否定的句子,波浪般一层接一层的拍打上来。 刚读完心是孤独的猎手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

******************************************************

心是孤独的猎手,猎手是孤独的 或者 猎手的猎物是孤独?(当然,英文题目没有这个歧义)

******************************************************

这个影印本给的译名是:心灵是个孤独的猎人

有点拖沓,关键是“猎人”改成了“猎手”我觉得更舒服些

******************************************************

Singer,辛格,歌者,一个值得玩味的名字

******************************************************

在网上搜到一段好玩的,贴上来:

       中心人物是个极迷人的哑巴,叫歌者(Singer)。歌者爱着另一个哑巴,安通拿破螺丝(Antonapoulos),一个和他很不同的胖乎乎的懒洋洋的贪吃又贪喝的很少用手语说话的希腊男人。歌者是如此爱他,每天他们一起臂挽着臂走在下班回家路上的时候,歌者都向他说许多的话,他不知道安通拿破螺丝可以明白多少,可是他觉得他都明白。歌者毫无道理地爱着他,依从着他,看第一章刚开始的时候,我坐在地上,真是羡慕极了他们的生活。可惜第一章里,安通拿破螺丝就疯掉了,被强制送到很远很远的精神病院,歌者再没有他的消息。

        这仅仅是个开头,或者开头的一部份。我那时候不知道安通拿破螺丝还需要再出现么。因为安通拿破螺丝的离去,周围的人物开始一个一个浮现了。餐厅的老板,一个爱着音乐的小女孩,还有一个醉汉。
http://bbs.jally.net/index.php?mods=topicdisplay&forumid=14&postid=276



50 有用
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8条

查看全部18条回复·打开App

心是孤独的猎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心是孤独的猎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