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牺牲小自由才能得到大自由

童生
2019-03-20 看过

读此书三个感受,一是体制内的说话之道确实够讲究,也够累,不是人说的话;二是大道理太多太多太多,看得想砸书,这和阎真的身份比较符合,教授嘛;三是主角的崛起显得太过轻松,有一种被作者当小儿戏弄的感觉,亏得男票是体制内的,他说在那个年代,是有这种可能的,好吧,暂且就不计较这个了。

说说一下作者沉寂的那段时间准备写匿名信反映发病率造假的事吧,首先我对池大为所谓的为苍生不顾一切的举动是没有半点好感的,按道理这是一个伟大的举动,只是我也琢磨不清为何我心里透着排斥的感觉,直到董柳下跪的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排斥是因为池大为作为人夫人父,并没有负起这个责任来。

与岳母在黑洞洞的筒子楼里同住一屋,作为一家之主竟还可以不顾家里去做所谓的大义禀然的事,就像董柳说的,如果事情东窗事发,别说他自己保不住,连董柳也不一定保得住,到时候一家子又何去何从?古人云,齐家治国平天下,家都没齐,就把自己拔高到治国平天下的位置,无非就是自以为是的自命不凡,满足自己在自己心中意淫的光辉形象,达到精神的高潮!人生在世,本来就必须背负许多的无奈,我们天天加班,为领导鞍前马后,这样不顺心不顺意不痛快的日子,不过就是为了给家里和自己挣衣食住行的本钱,若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该怎样为所欲为也无妨的。如果不为家人而只顾自己心里舒适,这样也不过是假借高尚行纵欲之事罢了,就是自私。

其实我一直说,人生的意义无非就是人类自己强加在生命上的,意义?要让自己的生命活得值?有些人拼命工作美其名曰体现自己的价值,老来与一群老人人下棋跳广场舞带孙子,这个就是体现人生价值吗?这无非就是普通不再普通的生活了。有些人写作、画画、学乐器,就是想让生命不虚度,虚度不虚度的暂且不说,做了这些事后也只不过让自己的生命精彩一些罢了,心里舒服一些罢了。意义?不存在的,无非就是人类欲望的实现而已,就像做慈善的人只不过想满足自己做好事求舒心的心里。无论哪一种行为,都不过是要满足自己的内心需求而已,无他,也无意义之说,意义太抽象了,所以大家动不动就要把这个字配上生命来高赞生命。

确实,很多伟大的人死后,会留给子孙很多的精神财富,这就是他生命的意义,是后人赋予他的,而他当初做的那些事,也无非是满足自己的心理需求而已,只是他们的心里需求很博大罢了,伟大,也无非是他的心里需求,面向很多人,让这些人获利,所以这些获利的人就称他伟大,所以人总有毁誉。

题外话撤多了,暂且打住。

再者池大为崛起的时候和马厅长的说话方式,不知道是作者有意讽刺还是水平有限,把池大为描述成动不动就和马厅长拍大腿拍胸脯说话的样子,奉承之话也是直白而幼稚,“为马厅长是从”、“为马厅长马首是瞻”、“马厅长说什么都是对的”这类型的话不像是一个处长或者副厅长口里说出来的话,更别说作为一个厅长愿意直直白白挺这种话,就跟地痞流氓、街头市井说出来的话差不多。也可能我不再体制,不懂这些。

说一下丁小魁吧,丁小魁呢,就是官僚气息太重太重,从池大为来报道他说的那一番话就知道了,官僚气息重的另一面当然就是会当孙子,所以丁小魁给马厅长洗袜子,从背后弓着腰将烟递到马厅长的演讲桌上这种很奴样的描写是很深入人心的,就因为丁的奴性太强,所以前途不会太光明。

比较印象深刻的是书中说的,先牺牲小自由才能得到大自由,如果抓着小自由不放那么也没有大自由。是啊,人在成功或者有一定经济地位之前,或多或少都是给他人当过牛马的,当牛马的滋味当然不好受,但不当的话就得不到发展,心智也得到锤炼。小人物当然做不了什么大事,连自己的那份口粮都岌岌可危,只有有了一定的经济地位,才可有一定的自由。所以为什么如果一个黄口小儿说要做拯救天下苍生的大事、改变世界的话会被笑话,而一个有经济地位的人说这些话就被寄于厚望。所以池大为当上厅长后解冻那些被马厅长冷藏的人才,重新调研发病率,总算能为苍生做点事了。

这个世界,真的是病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神明在主持公道,一个人在有一定经济地位之前总是做许多发坏事,一个人心里越恨越黑就能赚得越多,比如任志强类的人,是国家人民的蛀虫,而这条蛀虫,只需要张开大口咬噬,就可以脑满肠肥了。很多金钱必须要浪费,比如厅里每个领导都必须有一辆随叫随到的车而不能公用,因为这涉及到面子和领导威信的事。很多不必要的场面必须要大费周章走,因为演戏很必要,没有这场戏就会少了些什么。

1 有用
0 没用
沧浪之水 沧浪之水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沧浪之水的更多书评

推荐沧浪之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