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不盡冷汗口水拋書包

jennylau
2005-09-24 看过
我以為《女人篇》是這套書中力量較薄弱的一本。林在書中提出的問題所涵括的範疇很多很廣,顯得力不從心。他一旦對某個題目或人物發生興趣,就要嘮嘮叨叨說上好幾天──並不是有話沒說得完全,如在《文化篇》中關於文化電視頻道那題目,想法很多要分開來講;而只是禁不住要重覆又重覆自己的意見,生怕讀者沒看明白:像「結婚」,「卧虎藏龍(電影)」,「黎堅惠」,「汪明荃」等。雖然他從前就是這樣子的了,《a/ s/ l?》裏面說過:「我知道我知道,『亦舒』,欲罷不能,已經進入第四天── 這欄作者的簽名,快改姓倪了。」(p. 175) 口中說知道,往後又寫了兩天,以這句話作結:「...... 作者的自我呼之欲出,而不像魯迅先生般說教道學,我願意相信她是當代香港文學表表,倪女士亦舒。」(p. 177)

可林是這麼清楚理解亦舒的文字,卻沒有學到她所流露的自信,我覺得很可惜── 也許是他不願意?說自己喜歡的事物總是很容易,人們也愛聽(最佳例子應是在《娛樂篇》中描繪和分析何莉莉,他心目中的影后 〈p. 48〉);要陳述和批評不喜歡的事物,其難度跟前者可謂雲泥之別。看人物採訪,總是會有「你喜歡甚麽食物/ 顏色/ 作家/ 書本(等)」的題目,而從不見問問「你最討厭哪一齣電影?哪間飯店最不願意光顧?」為了要顧及形象,為了他人感覺良好,這些題目不會被作答之餘也根本不會被發問。要主動提出批評,除了需要勇氣,還要充足的自信。林評論黃碧雲的數篇(《女人篇》p. 139, 140, 141, 143),對比其他同類文章來說,明顯的底氣不足。要是語氣能辛辣一點,姿態再擺高一些,讀者也許更容易接受他的說法,或應該形容為「被唬住」。

我略略找尋過這套書的書評及討論,實在不多(說「沒有」也不算錯),倒是看到有些人對黃碧雲這幾篇表示不滿。但為甚麼沒多聽說過人們對亦舒為家明所塑造的形象有所意見呢(家明在大多數時候是一個戴銀鐲子、穿巴利薄底皮鞋、在皇家學院念原子物理的寡情男人)?劉紹銘教授在《舊時香港》一書中收錄了兩篇黃碧雲書評,看得出他亦對黃的小說主旨和精神並不認同,但因為其文辭委婉低調,故此沒有誰跳出來說:「劉教授有偏見,沒讀懂黃的作品」。

寫了以上許多,是由於我在讀《女人篇》時有一種把握不到中心思想的感覺。林是不滿年輕女子忘記追求自我而老想着要結婚?是替女性地位在現今社會未獲得應有提昇而不值?是反對電視臺所塑造的女性角色太悲情?答案好像以上皆是,又像以上皆非。林的想法和質疑我覺得都很好,如若他也相信自己是對的,便應該至少在文筆修辭上再強硬多些,甚至尖酸刻薄也不怕── 誰會知道你在寫作過程中滴下多少冷汗呢?作為讀者,我比較期待被醍醐灌頂並自省一番,而不是閱讀滿紙不滿不屑和「其實我也不知我跟你們如何是好」。
1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0条

查看全部10条回复·打开App

等待香港--女人篇的更多书评

推荐等待香港--女人篇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