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派荒寒寄此身

脉望
2005-09-12 看过
             一派荒寒寄此身


  中国艺术史上将荒寒孤傲一境推向及至的,是连姓名、身世都还如谜一般的八大山人。
 
  这位出身朱明王室的奇人在历史长河中不知是造化捉弄还是故意地隐去了自己的名姓,只留下一大批浓郁张狂,酣畅淋漓的精妙创作让后人惊叹不已,他简直就是一位先验的“行为艺术家”,连留下的名号都费尽人们的纷纭口舌。

  回望元明以来的中土画坛,先是异族践踏,后是文网密织,士人断绝了仕进的路途,退而结网。寄情山水,啸傲风月,流连诗酒,隐避江湖,居然开创出一片“别有天地非人间”的新奇境界。杂剧散曲的萧瑟纵逸自不必说,山水画的发展,更是到了风神疏朗的化境,南宗绘法的清闲澹泊恰好契合元人退避隐忍的心境,自然相得益彰,应手得心。赵孟頫的圆润精熟,以及元四家(黄公望的清远细密,吴镇的苍润古劲,倪瓒的淡逸空灵,王蒙的郁勃繁密)的千百成峰,既是后人的膜拜对象,也成为难以逾越的磅礴山岭,轻视不得。艺术上的传统,风格,若无天纵之才的吐故纳新,只能是镣铐桎梏,于是一片死水,了无生趣。八大山人的出现,似乎正是为中国画的脱胎换骨埋下伏笔。从此,天远海阔,又是一番胜景。






...
显示全文
             一派荒寒寄此身


  中国艺术史上将荒寒孤傲一境推向及至的,是连姓名、身世都还如谜一般的八大山人。
 
  这位出身朱明王室的奇人在历史长河中不知是造化捉弄还是故意地隐去了自己的名姓,只留下一大批浓郁张狂,酣畅淋漓的精妙创作让后人惊叹不已,他简直就是一位先验的“行为艺术家”,连留下的名号都费尽人们的纷纭口舌。

  回望元明以来的中土画坛,先是异族践踏,后是文网密织,士人断绝了仕进的路途,退而结网。寄情山水,啸傲风月,流连诗酒,隐避江湖,居然开创出一片“别有天地非人间”的新奇境界。杂剧散曲的萧瑟纵逸自不必说,山水画的发展,更是到了风神疏朗的化境,南宗绘法的清闲澹泊恰好契合元人退避隐忍的心境,自然相得益彰,应手得心。赵孟頫的圆润精熟,以及元四家(黄公望的清远细密,吴镇的苍润古劲,倪瓒的淡逸空灵,王蒙的郁勃繁密)的千百成峰,既是后人的膜拜对象,也成为难以逾越的磅礴山岭,轻视不得。艺术上的传统,风格,若无天纵之才的吐故纳新,只能是镣铐桎梏,于是一片死水,了无生趣。八大山人的出现,似乎正是为中国画的脱胎换骨埋下伏笔。从此,天远海阔,又是一番胜景。

  八大山人的书画,究竟特出在哪里?黄苗子老头儿说得好:“这八大山人大半生饱经忧患,阅历了多少人世的变迁,领悟得权势富贵滋长侅贪欲,乃是罪恶渊薮;而‘世间无常,国土危脆’,更使自己饱尝颠沛流离,种种苦劫;空门禅榻,亦非遁世之所。叩阍无路,天地茫茫,只得把满腔抑塞磊落的情怀,一股脑儿都洒泼在毫端纸上。八大山人的书画,不管是山水也好,花鸟也好,行草真书也好,只是借这些山水、花鸟、书法来发挥郁结在心的感情和意志。风雨晦暝、人情世态的磨炼,使他的作品现出一种倔强屹傲的精神,他画鱼、画鸟,爱用浓墨在眼眶四周作一圆圈,然后狠狠地用焦墨点在眼睛上部,观者一眼就看出那咄咄逼人的怪眼,具有炯炯有神的迫力,那不是什么鱼眼、鸟眼,恰正是八大山人那双愤世嫉俗的‘冷眼’、‘白眼’!”
 
  比如这款<孤松图>,作者完全摒弃了传统绘画技法里对松树的表现,没有苍劲清葱,没有铁干虬枝,画面也不对称,倔强的枝干,用几乎是枯笔的线条立了起来,好象会硌着你的眼睛,枝条看似平淡且稀稀落落,然而它有劲儿!整个画面给人以力度,以支撑,正是八大山人人格力量的外化。再比如<墨荷图>,蓊郁,饱满。荷叶用泼墨法,铺天盖地,力透纸背,更难得是叶叶生动,或特出如擎盖,或萎折如蕉叶,各具情态,恰如亲见。荷茎挺立如屈铁,一气呵成,刚柔相济。荷花则以单线轻轻勾勒,整幅画只让人觉得墨气淋漓,欲生风雨。格局,气度之大,令人咋舌。最后再来看这幅<双鹊大石图>,最能见出八大性情。石是怪石,没有江南园林里太湖石的瘦透玲珑的美感,浑浑噩噩,仿佛立足不稳,让人紧张,收敛。石上石下两只鹊鸟,一俯身以请,一昂首斜视,似在交流,又更似在对峙,同样传达着紧张的情绪。鸟的技法依然是我们熟悉的“怪眼鸟”,倔强,冷漠,好像对这世界充满太多的怀疑与愤郁,欲说还休,欲罢不能。
 
  八大山人的画不仅仅是纸上的水墨,所有的意象都是他“自我情感”的全情抒发,“自我”是作品里唯一的主角,一松一竹,山花山鸟,都不过是这位“艺术狂人”自我的投射。时光可以消逝,山河可以沧桑,这画中的激越不平,傲视独立将成为永恒,在来来往往前仆后继的敬仰目光里永恒。
12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八大山人画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八大山人画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