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知识分子的马克思

好快的刀
2019-03-16 看过

马克思在生命即将结束时说到,无论他还可能成为什么样的人,他首先绝对不是一名马克思主义者。似乎这种说法,在中国人眼里难以置信?马克思怎么能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呢,这不是荒天下之大谬吗?事实上,我们对马克思的看法似乎也是“单调的”,甚至是“一无所知”的。以赛亚·伯林的《卡尔·马克思》则力图避免政治上和知识上一贯的对马克思的观念,从不同的、全新的角度来描述他眼中的马克思——马克思是以学术为志业的知识分子(怪老头),并企图以自己的理论来统治世界

马克思在BBC上获得“史上最伟大的哲学家”的称号,相信他自己不会喜欢,当时的人们也不会承认。如果要评一个最讨人厌的哲学家,马克思一定会占个山头。伯林开篇就对马克思进行了一番批驳,他认为,“在许多追随者看来,他似乎是一位遵循教条、喜欢说教的德国教师,总是无休止地在重申自己的论点,而且越来越锋利尖锐,直到他这些论点的精华留在那些信徒的脑中无法消除。”伯林笔下的马克思是一个嘴上拒绝一切感情主义(浪漫主义)、偏激地要求消灭一切的人,然而实际上他仅是一个书斋动物,希望通过一支笔号召全世界的无产阶级。在伦敦遥控第一国际,对巴黎公社会挥斥笔墨,与巴枯宁笔战,都是他想要“控制”的表现。马克思思想上是尖刻的,同时极为自恋,“在他看来,旧世界似乎明显地在他面前崩溃;他比任何人都做得更多,以加速这个奔溃过程,试图缩短结束前最后的阵痛。”在他眼中,似乎离开了马克思的世界是难以想象的。

事实上,伯林对马克思是偏爱的,字里行间,还透露出崇敬和欣赏。伯林认为,马克思有无比的雄心和细致,“他并非是建立一个单一的、包罗万象的思想体系”,而是致力于建立一个用“唯物主义辩证法”去解释“自然、历史和思想”的体系,同时,试图就“资本主义体系的兴起和即将到来的衰亡”提供“一种完整的描述和解释”。马克思更喜欢人们把他看作一个经济学家,他对社会主义、对整个世界最大的贡献也是对资本主义经济体系透彻的分析。对商品、价值和资本主义本质的分析,无一不透露出他的眼光和学术功力。当然他的首要目标是革命他认为只有通过革命推翻资产阶级暴政,真正的社会重建才开始。“一旦他得出这个结论,认为共产主义只有通过无产阶级暴动才能得以实现,他便倾其一生精力,为了这个人物,努力对无产阶级展开训练。”毫无疑问,在这方面,马克思是执着的。

马克思看不上身边除了恩格斯之外的任何人,他很骄傲,过于敏感,对这个世界有着很高的要求,因而与常人的交流让他感到困难。他缺乏心理洞察力,生活的贫困与超负荷的工作并未提高他情感上的接受力;他对自己直接范围以外的人的感受与个性完全不了解,这使得他与外部世界的交流显得格外笨拙。蒲鲁东、魏特林、拉萨尔、巴枯宁,流水线式的共产主义人物,却没有一个与他交好。除了恩格斯,也只有恩格斯一直忠诚地跟随着他。

另一方面,马克思是个“残忍”的人,他被称为工人阶级邪恶的天才,密谋破坏、推翻文明社会的安宁、道德,有计划的煽动民众的情绪。他评级巴黎公社时说,“这是一次伟大的起义,无论他有多么不周全,无论他的直接结果有多么大的破坏性,这种纪念情感和象征意义对一场革命运动来说是伟大的”,同时他还认为,革命得不够彻底。从这个角度看,马克思是一个不带多少感情,甚至多少冷漠的人,周围的环境对他造成不了多大的影响,而他反而会将自己一贯不变的方式强加到他所处的环境中去。这种风气也为二十世纪的知识分子开了一个不好的头,独坐书斋不知人间疾苦,直接凭一张嘴、一支笔去介入世界的知识分子一定不是个好的知识分子。

伯林笔下的马克思,不仅要求自己的学生和“信徒”精准的甚至严苛的奉行自己定下的纲领,认为拉萨尔、巴枯宁之流都是异端,要消灭无意义的、模棱两可的术语——坚决不妥协。他的斗争不仅对外部世界,对自己犹太人的身份也极为不认可,对犹太人的态度甚至是充满敌意的。正如恩格斯在他去世的发言上所说,他一生都在斗争。不管对错,无论是非,斗争是他生命的要素,很少有人能像他那样满腔热情、坚韧不拔和卓有成效地进行斗争。

伯林的文字依然是清晰而富有文采的,他对马克思的态度整体上是赞赏的,剖开马克思学术上的评价,对整个人物的塑造是立体的。他塑造这位伟大的人物的方式,是从马克思的作品出发的,围绕《共产党宣言》、《资本论》等著作材料发挥自己的评价功能,这一定程度上绕过了政治意识形态的影响(很难想象二十世纪反共主义下伯林有这样的勇气来写这样一部作品)。伯林的整体思路是从一个知识分子的角度来塑造马克思,因此笔墨更多在于马克思如何批评、吸收19世纪的哲学、经济社会思想,因此,伯林表面上是为马克思立传,实际过程中,穿插了对黑格尔、费尔巴哈等人的评价,也对19世纪的共产主义运动有一个整体上的梳理,用力不可谓不深。马克思作为一个知识分子而言,他是成功的,眼光独到的瞄准了前人“临门一脚”未能达到的地方,同时笔耕不缀,一直关注着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双向互动中的社会现实。毫无疑问,他是伟大的哲学家、社会学家,也毫无疑问,他的野心为二十世纪的知识分子和政治家种下来“罂粟”的种子。理论是伟大的,现实却是多元的。从他的预言即可看出,想要“涵盖”世界的理论并不那么完善。

只有一点,伯林对恩格斯的评价我不赞同,他认为恩格斯博览群书,但是纯粹通过勤奋,但他似乎对马克思没有太大的启发性,整个文本也着墨不多。这样一对好基友,往里面挖肯定能挖出来呀,哈哈哈。

从早上读到傍晚堪堪读完,简单的读后感,也不想去梳理逻辑了,伯林依旧是伯林呀!

我还是要捍卫我发表观点的权利,仅仅是学术上的评价,为什么不让我发表!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卡尔·马克思的更多书评

推荐卡尔·马克思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