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多年前,一段突破人类极限的传奇

人类救星孙美好
2019-03-15 看过

一个世纪前,在西藏林芝地区发生了一出汉族军官和藏族女子的生死奇情,这段故事被记录在《艽野尘梦》一书里。 01.历经近一个世纪的传世杰作 《艽野尘梦》是一代传奇人物“湘西王”陈渠珍亲笔撰写的一部回忆录,写于1936年。书中记述了陈渠珍刻骨铭心的一段藏地经历。 “艽野”出自《诗经·小雅·小明》之“我征徂西,至于艽野。”“艽野”意思是“荒远之地”,说的就是青藏高原。“尘梦”云云,意思是往事如梦。 1909年,陈渠珍随军入藏,抗英平乱,由昌都、江达、工布,至波密,四处转战,屡建奇功,被任命为援藏军一标三营管带。又过了两年,到了1911年,辛亥革命的消息通过《泰晤士报》传入拉萨,进藏川军中的哥老会组织积极响应,杀死了当时的统帅,拥戴陈渠珍当首领。经过一番慎重考虑,陈渠珍拒绝了,他决定率领湖南同乡士兵和新婚妻子西原返回四川。 他被迫取道青海,渡哈喇乌苏河,入绛通沙漠,过通天河,经柴达木盆地绕回中原。却不料中途迷路,误入羌塘大草原,即现在人们都熟知的可可西里无人区。当时,他们陷入绝境,断粮断水,茹毛饮血。经过七个多月的跋涉,一行115人中,仅剩7人生还。这段生死经历,被陈渠珍记录在《艽野尘梦》里。 危险动荡的变乱时代神奇瑰丽的藏地风物、艰苦卓绝的平叛战役、惨绝人寰的绝地求生、万里相随的坚定情意、英俄等国觊觎下复杂的西藏局势、清朝封疆大吏之间和军队内部的勾心斗角等真实历史事件在书中被真实记录下来,因此可以说,《艽野尘梦》不仅是一部传记小说,还是一份珍贵的清末民初军政备忘录,更是关于一百年前西藏风俗民情和青藏高原的不可多得的人文地理考查报告。 02.惊心动魄的荒原求生实录 《艽野尘梦》营造了极为残酷的环境。1909年到1912年,陈渠珍从成都到达藏区,又从藏区返回内地。沿途经过昌都、江达、工布、波密、鲁朗、青海无人区、通天河、柴达木、丹噶尔厅、兰州、西安等十几个地区。在无人区行军那段对人性本质淋漓尽致的描述和对灵魂的自我拷问,让这本书具有了极高的文学价值。 《艽野尘梦》中最为惨烈而传奇的故事,是在无人区中发生的。“弥望黄沙猎猎,风雪扑面,四野荒凉,寸草不生,南北不分,东西莫辨。”“皮肉一沾冰雪,初则肿痛,继则溃烂,遂一步不能行。牛马杀以供食,无可代步。途中无医药,众各寻路逃命;无法携之俱行,则视其僵卧地上,辗转呻吟而死。” 黑夜被狼群围困,第二天便见几架人的白骨;火柴用尽后,生吞各种猎物,连沾满粪便的羊肠一并吞下;人性大多丧失,争食士兵兄弟的尸体,欲杀通行的藏娃取食,被陈渠珍以“肉尽骨立,烹之难分一杯羹”制止;受蒙古喇嘛的慷慨资助,有人却贪心得到更多食物,谋杀不成,反被早有防备的对方打死,连原有的食物和用品也被骆驼带走。绝地飘零,日有死亡,“死者已矣,生者亦不自保,每见僵尸道旁,惟有相对一叹而已。” 若不是作者细细描述,常人难以想象。 03.生死相随的乱世爱情典范 大约每个人的一生,总有一次荡气回肠的爱情吧。陈渠珍初见西原,是在一次拔竿表演的现场。那是在工布,人群中有个姑娘,“年约十五六,貌虽中姿,而矫健敏捷,连拔五竿”。这位身手不凡的姑娘,就是贡觉营官彭措的侄女西原。彭措说,如果陈渠珍喜欢,就相赠做妻妾。陈渠珍以为开玩笑,就随口答应了下来。不料第二天,彭措竟然真的把西原送了过来。此后,陈渠珍率兵进攻波密,她骑马随征,战场上曾救过他的性命。二人结下生死情缘,他娶了她。数月后,陈渠珍离开西藏时,西原决定万里相随,相伴终生。 漠漠黄沙令人绝望,西原给予了陈渠珍太多的抚慰和鼓励。她对自己跟从陈渠珍奔赴内地,一路上历尽艰险的行动无怨无悔。她憧憬着有朝一日回到湘西与丈夫过上举案齐眉的幸福生活。快被饿死的时候,她捧着仅存的一块肉都陈渠珍说:“可以没有我,不能没有你。”她身染重病,面对汹汹而来的死神时,想的不是自己,而是陈渠珍。她说:“万里从君,相期终始。不图病入膏肓,中道永诀。然君幸获济,我死亦瞑目矣。”还有谁比她更配得起“爱人”这个词汇!她分明就是照亮荒原瘠壤的一炷灯火,始《艽野尘梦》这个凝重、冷峭故事中的一首诗。 《艽野尘梦》里的爱情之花开放在荒蛮之中,凄美而坚贞,崇高而纯粹。这充沛的感情传达了异常真切的个人感受和爱情宣言,被骁勇善战的国民党军阀写下来,诠释了“生死相依”的真正含义,读来催人泪下,在灵魂的拷问中引发无限遐思与感慨。 04.不可比拟的历史价值 1950年6月,陈渠珍应邀参加全国政治协商会议,拜见了毛泽东、周恩来,并与旧交贺龙元帅见面,还亲手将其所著的《艽野尘梦》相赠。贺龙读后曾为西原之死扼腕叹息,并认为当年陈渠珍率川军进藏的路线,对于眼下和平解放西藏极有参考价值,于是指定此书为解放军十八军手账入藏必带读物。 《艽野尘梦》对沿途的自然环境、山水风光和人文习俗都进行了细致入微的描述,展示了一幅百年前青藏高原的原生态自然和人文地理画卷。书中描述的气候、植被、动物、地表形态等,与现今的青藏高原已有很大的差别,由此可以发现青藏高原生态环境的演化。 职业军人的豪放性格打造出雄奇洗练的文字,使整部作品错落有致,掷地有声,充满阳刚之气。比如描写泸定桥:“未入藏必经之道,即大渡河下流也。夹岸居民六七百户,河宽七十余丈,下临洪流,其深百丈,奔腾澎湃,声震山谷。以指粗铁链七根,凌空架设,上覆薄板,人行其上,咸惴惴焉有戒心。” 有关高原的地理风貌、丧葬习俗、饮食习惯、服饰特点等,都有翔实的纪录。比如“藏人死后,不用棺封。土掩其上者,延喇嘛讽经,寸磔其尸,以饲雕鸟,为天葬。其次以火焚之,为火葬。下焉者投尸水滨,任鱼鳌食之,为水葬。故藏人无食鱼者。” 为《艽野尘梦》作注的藏学专家任志强先生曾说:“余一夜读之竟。寝已鸡鸣,不觉其晏,但觉其人奇、事奇、文奇、既奇且实,实而复娓娓动人,一切为康藏诸游记之最。尤以工布波密及绛通沙漠苦征力战之事实,为西陲难得史料。比之《鲁滨逊漂流记》则真切无虚;较之张骞班超等传,则翔实有致。” 陈渠珍是一个军人,严格来说,他是民国时期的一个地方军阀。在有些书里,他被描绘成杀人不眨眼的“湘西王”,但在他留给世人的这本书中,却尽显儿女情长与文学才华。藏地的人文风情、具有传奇色彩的爱情故事,都在《艽野尘梦》里,留下永不磨灭的印记。

19 有用
0 没用
艽野尘梦 艽野尘梦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艽野尘梦的更多书评

推荐艽野尘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