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契约

老晃
2005-09-04 看过
    一本《多多诗选》,让我迷上两个人,一个自然是多多,另一个是黄灿然。诗选的附录部分收录了黄灿然的《最初的契约》,在这里,他把对诗歌、对诗歌的翻译、对汉语写作过程中的玄妙叙述地如此迷人,真让人爱不释手。
    打开诗选从头读下去,多多七十年代的那些诗我不算喜欢,粘稠以至粘滞,于是干脆跳过,直接到了九十年代。这里的诗,味道一下子好起来,像是突然间出现了一种诗歌应有的节奏,是我一直说不清楚的一种节奏。说不清楚,是因为找不到合适的语言表达,但更可能是由于根本不真正理解和懂得诗歌。黄灿然却找到并说出来,这让我茅塞顿开,心情也愉快起来。举例说明:
        
    在没有时间的睡眠里
    他们刮脸,我们就听到提琴声
    他们划桨,地球就停转
    他们不划,他们不划
   
    我们就没有醒来的可能

    这首诗的中心意象是河流,诗的音乐就是在河上划船的节奏。当诗人说:“他们划桨,地球就停转”时,那节奏就使我们看见(是看见)那桨划了一下,又停了一下;接着“他们不划,他们不划”,事实上我们从这个节奏里看见的却是他们用力地连划了两下。在用力连划了两下之后,划桨者把桨停下,让船自己行驶,而“我们就没有醒来的可能”的空行及其带来的节奏刚好就是那只船自己在行驶。真神哪!(黄灿然《最初的契约》)

    黄先生在文中另提到杜甫的两句诗:“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意思说多多的诗也同样具备了这种通感的魅力,而且不仅仅是视觉上的,还有心理上的,说得很好,我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2005年第一期《收获》上有篇北岛关于诗歌翻译的文章,《帕斯捷尔纳克:热情,那灰发证人站在门口》,和黄灿然这篇异曲同工,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好文章,有兴趣的,不妨寻来读。
    附上多多的诗,《阿姆斯特丹的河流》。


    阿姆斯特丹的河流


    十一月入夜的城市
    唯有阿姆斯特丹的河流

    突然

    我家树上的桔子
    在秋风中晃动

    我关上窗户,也没有用
    河流倒流,也没有用
    那镶满珍珠的太阳,升起来了

    也没有用
    鸽群像铁屑散落
    没有男孩子的街道突然显得空阔

    秋雨过后
    那爬满蜗牛的屋顶
    ——我的祖国

    从阿姆斯特丹的河上,缓缓驶过……


                                                                      多多 1989

http://220.249.96.6:8080/oblog/more.asp?name=sixdoors&id=300
15 有用
2 没用
多多诗选 多多诗选 8.5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8条

查看更多回应(8)

多多诗选的更多书评

推荐多多诗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