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维辛 奥斯维辛 9.4分

永远不要把评判标准交给别人

SeanZheng
2019-03-12 看过

人作为一种群体动物,其举止言行很大程度受周围人影响。大部分人在决定一件事时,并不会去辨别善恶,权衡利弊,因为这样做太麻烦,自身习惯和周边朋友的方法更显方便,也更显合理。

小朋友做错事时,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某某某也是这样做的。可惜,长大后,我们也是这样,大部分人的思辨能力并没有随着年纪和阅历的增加而增加。

看到班级孩子都参加了奥数班,我们孩子也要上。看到同事都买了名牌包包,自然更不能落伍。当你问到为什么时,答案和小时候如出一辙。

坦白说,我也犯过这错误。有天晚上,开车去接朋友,匆忙间碰到了路边停着的马自达,我下车看了下,发现车门已然凹进去。由于着急,我就先开走了,一路上忐忑不安。作为新手,我有点不知所措,在请教了一些老司机后,我决定不管不顾,理由是他反正有保险,大家也都是这么做的,而且这车违章停车,被撞了,也是必然。现在想来,当时的理由是多么愚蠢。切记,勿以恶小而为之。

王朔对大紧曾说过:所谓的活明白了,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绝不把评判标准交给别人。

当你把评判标准交给别人时,你把你的喜怒哀乐交给了别人,你被周围人的眼光意见所绑架,你开始束手束脚,怕自己的一言一行得罪了周围人,你学着周围人模样说话做事,你变得不是自己,分不清对错。就这样,渐渐地,你活成了别人的模样,你把自己的最宝贵的一生也交给了别人。

最近在看《奥斯维辛:一部历史》, 最让人感到恐怖的不是纳粹泯灭人性的恶行,也不是纳粹的流水线杀人工厂,而是为什么身边的邻居同学仅因为你是犹太人而一夜间对你拳脚相加,为什么一个个普通人变身杀人如麻的刽子手,临死前也拒不认罪。在审判时,纳粹党最爱的一句辩解就是,我是名军人,这是命令。

可能这就是把评判标准交给别人的后果,彻底丧失了分辨能力和良知,沦为一个杀人机器,可能这就是就是身边人无形的力量。

在阅读这本书时,我也在想,如果我身处当时的历史情境,我会不会成为其中的一份子,扮演着平庸的恶人。

当环境正常是,我们是合法的公民或是善良的官员,当环境突变时,我们表现出现来的邪恶与残暴,连我们自己都无法相信。

就像文章里一个幸存者所说:

人们问我,你在奥斯维辛学到了什么?我想我只能确定一件事:没人真正了解自己。

当你身边所有人都认为这么做是理所当然时,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不敢保证我能有高尚的品德和独立的思辨能力。细思极恐。

《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这本书的英文名是《The Crowd:A Study of the Popular Mind》指的是所有人)中对群体的心理变化做出解释,书中提到:

当人处于群体中时,个人行为表现具有如下四个特点:第一,是自我人格消失;第二,是无意识人格起到决定性的作用;第三,是情感与思想在暗示与传染的作用下转向一个方向;第四,是暗示的观念具有即刻转化为行为的冲动。

《乌合之众》这本书写于1895年,书中举例了法国大革命时人民恐怖的暴行。虽然历史已经远去,但人们并未在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书里对极端情况下群体心理的研究,今天依旧适用。国外的奥斯维辛,国内的文化大革命,都是鲜活的例证。

人生一辈子很长,我们很难保证,今后不会再碰到这种极端情况。如果碰到了,我不确定我能否做出正确的抉择。

但我想如果我们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学着去培养独立的人格,独立思考,心中始终有把分辨是非对错真善美丑的尺子时,那么离解决这个问题也就不远了,我们也活的更明白了。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奥斯维辛的更多书评

推荐奥斯维辛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