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门十弟子》:孔子原来是这么当老师啊

灵林玖玖
2019-03-11 看过

目前,在中国一些城市,大大小小的中小学校在开学前都要轮流去孔庙拜祭孔子,以示尊师重教。

搞笑的是每逢大考之前,比如高考、中考,甚至是期末考,很多学生家长如同信男信女地涌向孔庙,祈求自己家的孩子考高分,上名校。

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我们无可否认:孔子虽已逝去两千多年,但是他对教育界的影响力依然很大。

说到这里,我们不免有点好奇:孔子堪称万世师表,那么他又是如何当老师呢?

我读了几个版本的《论语》解读,于丹的心灵鸡汤式感悟,南怀瑾将玄学与修道揉合一起的另类解读,李泽厚从康德哲学解读的《论语今读》等书,我觉得能回答这个问题只要一本仅168页的小书就够了——《孔门十弟子》。

《孔门十弟子》以弟子独特的角度解读孔子对十位弟子因材施教的个性化指导记录。《孔门十弟子》作者是台湾大学哲学系教授傅佩荣。他用西方哲学建构和逻辑分析的眼光解读中国传统经典,论证严谨,又有贴近生活的白话翻译,无论是听他的讲座还是看他的书,对我都有思想上的启迪。

出于对傅佩荣教授的敬佩,我欣然买下了这本《孔门十弟子》。

我们都说孔子三千门徒中有七十二位贤人(另有一说七十三贤),七十二位贤人中有儒家十贤,分别是颜渊、子路、子夏、曾参、冉有、冉雍、子贡、子游、宰我和子张。他们性格不同、资质迵异。

孔子善于启发学生思考

孔子生逢乱世,他的理想是用礼乐建构和谐的社会秩序,安稳人心。孔子有一套君子的行为规范,却从不强行要求弟子们的行动,而是从思想上启发弟子们进行思考。

有一个弟子叫做宰我,他质疑三年守丧的必要性。他说,君子三年不举行礼仪,礼仪一年荒废;君子三年不演奏音乐,音乐一定散乱;而粮仓中旧谷吃完,新谷已收成,打火的燧木轮用了一次,只用一年的时间。因此,守丧一年就好了。

对此,孔子有点不悦,但他先仔细地聆听了弟子的疑问,然后他反问:“守丧未满三年,你就吃白米饭,穿锦缎衣,你心里安不安呢?”

宰我是用理性论证守丧一年符合自然规律,孔子却转移焦点,问他的心理主观感受,为什么呢?因为孔子认为守丧是一种社会规范,社会规范是为了配合人的心理需求而设定的,而一个人的心里安不安,则是他的主观看法了。

宰我回答:“安。”

对于弟子的异议,孔子没有以老师的权威压服学生,先是启发思考,学生给出的答案与自己心中不一致,孔子不怒不吼,只是说:“如果你觉得安,那你就做吧。”

有人说这是孔子好脾气,其实不是!孔子对于不上进的学生也会痛骂,宰我白天睡觉不读书,孔子骂他“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

孔子对于宰我的异议,则是引导他往社会伦理规范方面进行思考。

孔子赞扬学生的长处,不贬低学生的短处

孔子最喜欢的学生是颜渊。

孔子说,颜渊住在破旧的巷子里,一竹筐饭,一瓜瓢水,别人都受不了生活的忧愁,颜渊却从不改变自己原有的快乐。

颜渊人很聪明好学,懂得内心的快乐之道,犯过的错不会再犯第二次。对于这样的学生,孔子跟子贡说:“我与你都比不上颜渊。”

孔子是一个善于观察的老师,他能看到学生的长处,也能看到学生的短处,因材施教。

最让孔子头疼的学生可能是子路了。

用现在的话讲,子路就是一个“不良少年”。初见,子路是这样装扮:头上插着公鸡毛,身上披着野猪皮,腰间斜插一把剑,性格果敢好勇。明眼一看,子路就是一个粗人。

一上音乐课,子路弹瑟很糟糕,孔子皱眉头说:“子路弹的这种琴声,怎么会出在我的门下呢?”恩,孔子这句话说得很不客气,但他很快就说下一句:“不过,子路的修养已经登上大厅了,还没有进入深奥的内室而已。”

先抑后扬,一方面让子路认识到自己声乐方面的不足,另一方面又鼓励子路的学习有进步了,还要继续努力。

孔子会认错的

尽管现代的我们称孔子为“孔圣人”“至圣先师”“万世师表”等等华丽的称号,但是孔子从不把自己当圣人。

孔子说,过去我对待别人,听到他的说法就相信他的行为;现在我对待别人,听到他的说法,还要观察他的行为。我是看到宰我的例子,才改变态度的。

又是宰我!

宰我的口才非常好,排在言语科第一。孔子刚听他说话,就很喜欢,立刻答应收他为徒了。日久见人心!孔子发现宰我并不是言行一致的人,光说不练,说得好听,根本做不到。

对此,孔子反省自己,意识到太容易轻信他人的话了。因此,孔子说了两句话——“听其言而观其行”“巧言,令色鲜矣”

孔子并不是一出生就是圣人,他时刻用礼仪检视自己,要求自己,成长自己的心智,健全自己的人格。

孔子对学生是真诚的

颜渊是孔子最喜爱的学生,家贫,长期营养不良,四十一岁就死了。孔子闻听死讯,哭得非常伤心。儿子孔鲤死了,孔子都不见得哭得如此伤心。

子路小孔子九岁,孔子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子路坦率地批评孔子。可以说,两人亦师亦友。当听到子路在卫国内斗中惨死还被剁成肉酱。孔子非常的难过,又说了一次“天要绝我了”。自此以后,孔子再也不吃肉酱。

对于喜爱的学生的离去,如果没有真挚的情感,孔子不至于悲痛欲绝。但,这还不足以说明孔子对学生的真诚。

前文提到的宰我,数次惹得孔子不悦,甚至大失所望。可是据《孔丛子﹒记义》记载,楚昭王请孔子做官,孔子就先派宰我过去了。楚昭王赠送了很多马车,宰我说,我们老师要的不是马车,他关心的是理想能不能实现,老百姓能不能得到照顾。由此可见,孔子严厉地指出弟子的不足之处,真正的用意是促使弟子改过自新,认真地指导,成为一个有用的人才。

孔子对弟子的真诚在于,他接纳弟子的好和坏,然后根据他们的个性,悉心指导,为社会培养更多有用之才。

在《孔门十弟子》这本书里,孔子就是一个立体的、活生生的老师,理想主义者也好,“丧家狗”也罢!不可否认,无可震憾就是孔子是一位难得的良师!

原创文:灵林玖玖,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我的公众号:悦读越欢喜,欢迎关注~

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孔门十弟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孔门十弟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