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爱情朦胧的身影──读《风中的费洛蒙》

徐江屏
2005-08-22 看过
还记得当初读Alan de Botton的《我谈的那场恋爱》时,一开始的宿命论逼得重新检视过往曾有的感动,忽然有些冲动的翻找出以前所写的日记慢慢读了起来。关于爱情的记载并不多,尤其是和妻交往时,正是不作兴写日记的生命阶段,对于已逝爱情的记述,自然不会是乐观积极的,而是充满勉强的悲伤。那隐身在悲歌里的情爱故事,彷佛是生命中不该有的试炼,陪着自己度过难熬的青春年少。

有段日子自己也曾持续写了反省爱情的文章,喜欢拿自己身边朋友同事的例子议论一番,把爱情当议论文写,说有趣倒也未必,真写出什么奥义,那也该是想太多了。只是经常出现在脑海中专属爱情的场景,却加深对爱情浪漫绮丽的想象。有些邂逅的场面往往来自电视电影里刻意的设计,而爱情的美丽往往是由于充满幻想的罗曼史里蓄意营造出来的风情。对于未曾深刻体会爱情的青春男女而言,留着那些梦,自然也就够了。

后来让自己愿意刻意经营的,反倒是有关失恋的主题了,写一种淡淡的愁绪,或根本是场没有开展的恋爱。不过那也都是许久前的事了,对于爱情的想象,如果贴近现实生活一点,那该是与幸福为伍的感觉。只是每次这样和同事提,老是得到「恶心」的评语:不能因为自己生活在洋溢幸福感的婚姻里,就老把这拿出来歌颂。仔细想想确实也是,当爱情根本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份,那早就已经脱离了渴求风中飘浮的费洛蒙的阶段了。

这或许也是对于陈升的小说集《风中的费洛蒙》格外钟情的原因。满满的情绪只交代了一次偶然的相遇,或只是张望着潭水随意的想象,陈升并不刻意去经意什么了不起的故事,却是花了不少笔墨在感觉的衍生上。就像我老是想着某个夏日午后果然遇到了某个人,却什么话都没说的相视而笑,重点是那满溢的情绪,几已饱和的画面,所有环境的因素已经把故事说完了。小说家不会喜欢这种技法,但却没有人会去在意陈升为什么要这么写。反正都已经是随性到不行的汉子了,歌里已经唱出了一切,再多写些文字,只是把他歌里的故事多泛生些追索的线索,少有人会去追究那故事到底说完了没。那根本不是重点。

尤其那专属爱情的篇章,几个偶然的回身就已经飘散出刺鼻的费洛蒙了,那还不是爱情还能是什么?而对于大多数试图从偶像歌手浮夸的爱情世界里走出来却仍衷情于流行音乐的歌迷而言,陈升已经给了一个思索爱情的答案,那朦胧的身影里交织着的仍是一个个有待发展的爱情故事,只要跟着陈升所提供的情绪线索,自然就会明白爱情其实也能是个含蓄不用说出口就能了解的谜题,相遇就是相遇,相守就相守吧!至于其它更多关于爱情的细节,不用说,大家也都明白。既然都已经明白的事,干嘛还要多说呢?

所以就能只是个朦胧的身影,像飘在风中的费洛蒙。
22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風中的費洛蒙的更多书评

推荐風中的費洛蒙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