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达雅?

冷杉
2005-08-21 看过
翻译文学作品应当忠于原著.
这似乎是废话,可是具体到这个译本就很值得推敲了.
对于这个译本其实争议很大,我们的译者本着"信达雅"的原则翻译了这部反叛经典,很遗憾,把原著最经典的语言特色消解了.

"翻译文体还有另外的问题,就是翻译者的汉文字功力,容易让人误会为西方本典。赛林格的《麦田守望者》,当初美国的家长们反对成为学生必读物,看中译文是体会不出他们何以会反的。《麦田守望者》用王朔的语言翻译也许会接近一些,“守望者”就是一个很规矩的英汉字典词。

  中译文里译《麦田守望者》的粗口为“他妈的”,其中“的”多余,即使“他妈”亦应轻读。汉语讲话,脏词常常是口头语,主要的功能是以弱读来加强随之的重音,形成节奏,使语言有精神。

  节奏是最直接的感染与说服。你们不妨将“他妈”弱读,说“谁他妈信哪!”听起来是有感染力的“谁信哪!”,加上“的”,节奏就乱了。

  翻译文体对现代中文的影响之大,令我们几乎不自觉了。中文是有节奏的,当然任何语言都有节奏,只是节奏不同,很难对应。口语里“的、地、得”不常用,用起来也是轻音,写在小说里则字面平均,语法正确了,节奏常常就消失了。









...
显示全文
翻译文学作品应当忠于原著.
这似乎是废话,可是具体到这个译本就很值得推敲了.
对于这个译本其实争议很大,我们的译者本着"信达雅"的原则翻译了这部反叛经典,很遗憾,把原著最经典的语言特色消解了.

"翻译文体还有另外的问题,就是翻译者的汉文字功力,容易让人误会为西方本典。赛林格的《麦田守望者》,当初美国的家长们反对成为学生必读物,看中译文是体会不出他们何以会反的。《麦田守望者》用王朔的语言翻译也许会接近一些,“守望者”就是一个很规矩的英汉字典词。

  中译文里译《麦田守望者》的粗口为“他妈的”,其中“的”多余,即使“他妈”亦应轻读。汉语讲话,脏词常常是口头语,主要的功能是以弱读来加强随之的重音,形成节奏,使语言有精神。

  节奏是最直接的感染与说服。你们不妨将“他妈”弱读,说“谁他妈信哪!”听起来是有感染力的“谁信哪!”,加上“的”,节奏就乱了。

  翻译文体对现代中文的影响之大,令我们几乎不自觉了。中文是有节奏的,当然任何语言都有节奏,只是节奏不同,很难对应。口语里“的、地、得”不常用,用起来也是轻音,写在小说里则字面平均,语法正确了,节奏常常就消失了。

  中国的戏里打单皮的若错了节奏,台上的武生甚至会跌死,文字其实也有如此的险境。"_____摘自<闲话闲说>阿城著
96 有用
19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4条

查看更多回应(34)

麦田里的守望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麦田里的守望者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