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璃人泪@2011
2019-03-05 看过

理论物理学家哈拉尔德·弗里奇是个科普高手,他以牛顿和爱因斯坦的跨时空对话来介绍相对论,后又加入了海森伯和费恩曼来阐述量子力学,后一本书的书名不客气地拟作“你错了,爱因斯坦先生”。倘若科学是后浪推前浪不断更迭的过程,那么普通人竭力去理解那些烧脑的知识有意义吗?就像古罗马数一数二的聪明人普林尼写的《博物志》一书,今天看来充斥着道听途说和荒诞不经,我们又何必读它?

被誉为暗黑美学大师的涩泽龙彦找到了《博物志》的“另类”打开方式。在《奇想博物志》一书中,涩泽称“以做学问和研究为目的郑重地读,这种阅读方式恐怕不适合普林尼。他可是个在书中瞎说造谣,迷惑了世道人心的人啊!我们也要用恰当的方式和这种人打交道才行。”瞎说造谣,还要跟他打交道?这一点儿也不勉强,我们本就不是为了普林尼口中三分真、七分假的科学知识去亲近他的。他是一个能把平淡的故事说得活色生香的说书人,是个对世道人心了然于胸、却只蜻蜓点水的好茶友,也是个知情识趣、热爱探索的生活家。

普林尼自言,他的作品是“参考书”而非“专著”,他能感觉到时代的局限性,那些广泛传播和先贤记载的知识未必准确,可也不能因噎废食。自希腊传承下来的“全面教育”的宗旨本身,或比特定的知识更有趣。涩泽捕捉到了这一点,于是,表面上吐槽普林尼扯淡,实则流露出在平凡事物中发现乐趣的气味相投。若科学没找到解答,何妨开一下脑洞——这脑洞本身也不是空穴来风呢。譬如,普林尼说磁石的吸力有强弱、保持磁性的时间不一,是因其分为雌雄。联想起来,我们不也把硫砷化合物,分出了雄黄和雌黄吗?他还说横膈膜是愉悦的开关,在战场上伤及横膈膜的士兵会笑着死去,不知灵感是否来自挠痒痒?

尽信书不如无书,今日回看普林尼的作品,我们不会为鉴别真伪而发愁,倒可赞叹一下普林尼的细微观察。或是源于自然:他说大象的皮肤褶皱多,被虫子叮咬时可以挤死虫子;或是直击人心:为防止高价之物落入他人之手,人们把水晶敲碎;或是讽刺世相:香料、鲜花和烟花,都是富有阶层的奢侈,可它们带来的快乐转瞬即逝,且“带给他人的快乐要多于本人”。更甚者,古代作家喜用“幸福的阿拉伯”一词,想到那些舶来的阿拉伯香料倾尽于葬礼上,幸福何来?涩泽与普林尼的跨时空互动时有共鸣:吸引古今少年的磁石中蕴藏着“远程操控”的快感;脆弱易碎的高价之物历来受到富人追捧;普林尼奇想中的怪人怪兽与妖怪文化盛行的日本文学相观照,也别有情趣。

涩泽言不由衷地说,“想要毫不留情地对普林尼的连篇谎话指点一番”,状似将他拉下神坛,实则满纸是对普林尼的爱。涩泽心目中的普林尼有万里挑一的有趣灵魂,这是一个无拘无束探索自然、思考科学、放飞想象的“玩家”,他无意中给了后人许多灵感。对大众而言,读普林尼未必不如读爱因斯坦收获多。后者代表着科学家的自信与执著——爱因斯坦说过,他不怕被后人纠错,因为科学原本就是向前的;前者代表的是大多数人读书的状态——无需别人评价我们学识多寡,自由结合个人的体验和观察到的世界。书中的乐趣、大开脑洞的乐趣、与朋友畅所欲言的乐趣,让我们不拘于一个领域、不限于一段时间,成为快乐的读者。

——己亥年读涩泽龙彦《奇想博物志》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奇想博物志的更多书评

推荐奇想博物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