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虎归山,骑虎难下

🍑
2019-03-03 看过

《放虎归山》——放虎归山,骑虎难下。

笔者 代序自言:

因为梦醒有一天能摆脱学术,自由自在地读书,东拉西扯地聊天(口谈或笔谈),我常常会想起一个词,这就是放虎归山。”李零在近作十篇《说话要说大实话》中直言他的意思就是——逃出专业,走向业余;与此相映衬的就是他在书中一再提及的史观:生活中的历史,历史化的生活。

“在启蒙的光环下”专题文章《历史怪圈》中所言黄仁宇先生“向后退”的历史观点可为借用。即:因为只有“向后退”,“视角”才能扩大,看到的画面才比较宏阔,才能找到现实的准确坐标点,才能看清未来的方向。人的眼界都受到生命尺度的限制,这个尺度只有一百年,太小,逼得太近,反而看不清。从这个意义上讲,历史学是为了“超越生命”。同时,也不得不对文学进行再次认知:文学研习人类社会的历史与永恒母题,对其表征形式特征和情感意蕴进行的研究也可适当参看历史研究,适当“延时”,不求超越生命,但求超越文本。

《服丧未尽的余哀》对于中国传统的“文化热”话题,论述当下对弘扬儒学和传统文化的补位与再造,试图以一种“精英文化”作为中国现代化过程中的精神支柱,弥补“英雄理想”的丧失所造成的文化空缺,不禁想起老话题——中国的“国民性”到底是什么?书中谈到的“国民性”,具有主观性和个人性,由历史做背景参照,反映民间的群体倾向思想。“大闹天宫”是他,“西天取经”也是他。鲁迅先生笔下的“国民性”除主观性和个人性的特点外,同时也兼具“历史积淀”和“外来影响”——对内,主参明史和明亡以来的野史;对外——主参日本。

中国的现代化与中国进行自我反思是同时过程,于此同时,中国人想彻底摆脱自卑感也是长期过程。if理论的背后,无非两种意识:选择意识与忧患意识。而选择意识之后则是凝聚化的选择对称性或同步性,尽管选择之初从立场看截然对立,然事过百年,两种选择的结果往往是相似选择。

书中论述福柯的部分则更像是文献综述,从《规训与惩罚》中讲解现代监狱的“发明”,写一部关于现在的历史,讲偶然,讲断裂,讲意想不到的变形,讲“换汤不换药”。但终归人类社会组织主要是为了对付“人”。

迅哥的科幻小说读书观也算是耳目一新。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的历史变迁》中专门讨论过小孩读神话的问题,结论是——一切要视其知识的长进:如果将来学了科学,不至于迷信,则单看无妨;但若长大不学科学,但仍信以为真,则属有害。

从科幻小说的世界,也可看取现代神话乃至现代化的变革核心:

人——机器——机器人——人;

机器(社会)——人——完整的社会机器零件组成部分——人机器。

《太史公去势》中言及知识分子沦落史:先有知识分子想管理国家的迷蒙破裂到下海,穷且益酸,再到急于用世,拙于谋生,最终只能以所谓“临终关怀”寄兴冷板凳。从文人相轻到文人相倾,排斥性的自由与范围让人不寒而栗。却也想到《儒林外史》中作为制度的“效益成本”,有很多人不得不牺牲,他们明明已经被推搡到圈子的边缘或干脆排挤除圈子之外,却还要挣扎这爬回圈子之中的可笑与可悲。这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精神,意义不仅仅在于“反封建”,更有点“后现代”的意味。

《纸上谈兵》:君子吃了小人的亏?“装孙子”的兵法?滑坡的君子不是更高明的小人?

“俗”性源自于人类的永恒主题。

以郭影秋先生的一首诗做结:

城南有古井,往来吊者多。庸人多自扰,古井本无波。

1 有用
0 没用
放虎归山 放虎归山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放虎归山的更多书评

推荐放虎归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