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猫爪记】韦尔策:《社会记忆》读书笔记

源狸有节操
2019-03-01 看过

大三时读书笔记

一、历史与回忆

1. 回忆和当下认识

(1)回忆对当下认识的影响:

我们当下的认识受到对过去回忆的影响,这种影响或多或少体现在我们的行为和思想中,不一定为人所知。过去的事情会以某种形式影响当下。

(2)当下认识对回忆的影响:

我们对过去的回忆受到当下的影响,比如我们的文化环境,当下所周知的知识和图像;

社会知识、感觉通过传媒机构加之于我们的外部回忆;

他人的回忆对我们的回忆的影响

(3)我们对过去的叙述:

对过去的叙述受到经验的影响;

我们会用公共习语和公共知识来表示自己的回忆和认同

2. 回忆与历史叙述

(1)回忆对叙述者的影响:

如果叙述者是历史的亲历者,那他不仅是历史叙述的一部分,而且是历史的一部分,他有可能讲出作为亲历者当时的认知以及反应

如果叙述者并非亲历者,他也会受到可以代际传承的、无法表达的深层回忆的影响,比如通过社会的意识,家庭的意识等等。总之回忆会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给叙述者加以影响

(2)回忆对历史叙述的影响:

无论是亲历者还是非亲历者,回忆对叙述者的影响使得叙述者在构建历史叙述时总会基于层累叠加的回忆从后往前回溯,从结果出发对往事进行加工,从而使历史叙述不仅反映回忆,而且反映回忆后的时代和叙述者所处的时代

(3)回忆对历史叙述影响的价值:

即使历史叙述并非完全反应回忆的时代,它也是有价值的;

通过对历史亲历者错误的想法和行为进行分析,可以考察在他不知晓历史结果的时候是怎样产生这一想法或行为的;

回忆会受到之后的建构和加工,而了解这种建构的原因可以促进对叙述者的认识、感觉的分析;

同时可以分析历史叙述形成时的文化环境和历史表述方式,考察历史是怎样传递下去的

3. 回忆的真实性

(1)感性回忆与重构回忆:

回忆有两种,一种是一次性的身体的回忆,被称为“痕迹”,另一种是反复多次的语言的回忆,被称为“轨迹”;

其中语言的回忆是在我们讲述它们的时候出现的叙述地越多,记得越清楚;身体的回忆是无意的回忆,对记忆者来说真实感更强,被称为“感性回忆”;

语言的回忆在多次叙述中不断重构,会更具叙述者时代的需要不断变化,是一个创造的过程,被称为“重构回忆”。

(2)社会需求与回忆:

错误的回忆能被接受,是因为它符合了某种社会期待。叙述过去总是在介绍当今,有时候正确的回忆难以接受。过去极有可能是被揭示的适合当今的过去;

回忆的真实性不仅取决于是否感性地铭记在身体内,而且取决于是否能在公共场合被叙述和接受

二、建构过去

1. 家庭回忆

(1)家庭回忆作用:

回忆是对当下和过去都有经历和行为世界意义的构造物;

回忆给当下的人以过去的视野,促进集体成员的自我理解;

回忆再现了家庭的过去,表现了家庭的特点、本性和弱点

(2)家庭回忆的形成:

回忆是人说到它而产生的。在回忆自己的经历时形成了过去的共同的相关领域。共同交流形成共同回忆。这种回忆和它的载体联系在一起。载体消失后会削弱,但可能会形成跨时代的回忆,为众多群体的自我理解和行动提供方向;

社会记忆需要结晶点,如回忆的物品或回忆的仪式。也需要回忆媒体,如文字或口传故事;

家庭讲述的故事或与重要个人有关,或与家庭转折点有关。其中表达了家庭的普遍观念和集体自我理解。这些叙述使生活变得可以叙述,往往还被重新包装。

(3)家庭回忆的目的:

以仪式方式(如聊天、纪念、放照片幻灯)重复对往日怀念的性质。惊讶和欣喜的情感反应过渡到对过往生活的重构;

联系过去的事件,不仅仅是当做过去事情共同加以回忆的行为,而且是证实家庭历来对生活或事件态度的行为。指明同一行为中申明的家庭自我理解的连续性;

(4)家庭回忆的特点:

家庭记忆并非整体的,也并非立刻叙述出来的,而是寓于家庭成员的共同回忆的机会和行为的连续性中。家庭史是活的历史,缔造着一个存在着的家庭的认同的历史。由个人故事形成,并在家庭集体中以谈话形式一再反复讲述新老故事中形成。

2. 建构家庭回忆

(1)建构的目的:

家庭回忆过去,不仅是将过去的经历传承下去,而且通过对生活中重要事件态度的行为仪式重复,申明家庭自我理解的连续性;

家庭记忆不是基于故事的完整性,而是基于回忆实践的完整性和重复性,还基于对一部规范的家庭史的杜撰。家庭史的合成功能总是不断重新得到实现。

(2)建构的条件:

每个人的记忆都是对集体记忆的瞭望点,都依我们在集体记忆中所占位置不同而变化;

从别人的(叙述者故事变成自己(听者)掌握的故事需要以下三个条件:1.可以和听者自己的生活现实、现象世界联系起来的切入点2.要有一种给听者予以补充留有空间的叙述形态3.本身就具有经历品质的叙述场合

(3)建构的方法:

细节的含糊不清允许听者对叙述者讲述的经历进行生动的再导演,并提供一种可能性,促使听者去确保杜撰出来的家庭记忆的完整性;

不断的补充和组装,是将一个故事生动化。家庭乃至其他回忆集体的记忆,不是建筑在有限、固定的节目清单上,而是在对话回忆的框架之内,在不断续写中得到组装和补充。

3. 代际回忆的传承

(1)历史意识的影响因素:

学生并非一张白纸,家庭、社会、教会等都会对学生的历史意识施加影响;

录像和电影中的过去是随时可以支配的过去。它们会影响人的历史意识

(2)代际回忆的偏差:

因为录像或电影中内容被保留在记忆中,它们对历史意识会造成影响,被人记住。那么这些人发表议论时依据的框架可能是虚构的过去而非历史事件。

(3)选择性的回忆与重构:

人们在回忆历史时有很高的选择性,细节随着时间的流驶被逐渐淡忘,但人们可以通过当下的事件及解释,对被回忆或忘却的东西进行加工

(4)历史传承的四个层次:

非批判性历史(发生了什么,有何意义?)、呵护传统(过去意味着当今对它的纪念义务)、批判性的史学专门知识(怎样获得关于过去的知识,怎样认识过去,怎样解释过去,过去和现在又有怎样的关联)、后现代的怀疑(不同的人怎样回忆过去,他们有怎样的动机,动机有怎样的结果?)

三、历史回忆与回忆集体

1. 后代对亲历者的认识:

在罪恶的历史事件中,回忆集体倾向于把施事集体作为“他者”虽然后者是前者的先祖,但随着时间的演进,这种道德主义的批判淡去以后,回忆集体会重新接纳“他者”,将其视为“自我",由此实现历史记忆的统一。

2. 赋予人物、地点、事件历史意义:

在历史地点重新导演的历史事件,给当今赋予了历史意义。过去和当今就在历史地点举行的实践中结为一体了。一个行动者一旦走进了一个曾经发生了历史事件的现场,他就同时体验到了这个地点所具有的过去意义和当今意义;

集体回忆存在于社会实践中,表现在象征性地运用过去的地点和人物的过程中,如此,过去的某些方面和当下结为一体。这些地点通过行为或被记录在册而变得具有鲜明特色,被做了标记的地方实际上就是被“历史化”了,人们可以用以制造冲突;

在不断重演历史的过程中,在不断运用总是被赋予同一意义的地点和事件的过程中,过去和当今合二为一。

3. 杜撰回忆对真实回忆的影响:

历史家的解释似乎并不能改变传统的集体回忆。不能改变历史讨论,也不能通过科学认识取代犹太人历史中的神话和偶像。充其量是被那些传统的护卫者们当做工具;

先入为主的价值观会形成一种意识,创造出一种回忆文化,以便确立集体认同,巩固这种先入为主的价值观;

宏观来看,直接的、具体的和个人的回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传承下来,集体杜撰出来的回忆;

大众传媒向公众传播被简单化了的永恒的排犹主义图像,从而引起人们的条件反射。记者们一面在反映着公众缺乏的实际知识,一面又在有意的控制着大众传媒消费者们的回忆和反思;

在传媒人可以控制自己报道材料的场合,他自己也在受到这种日常流行的回忆模式的控制:杜撰出来的回忆超越了现实的认知

4. 精神创伤的延续:

精神创伤是会代代相传的,当面临着相似的危机时,精神创伤下的恐惧被激活;

父母的过去被转移到他们子女的幻想和感情生活中去;

三代人之间无意识的自居作用过程,本不是这一代人的经历,却被这一代人集中体验为自己的经历了。回忆会唤醒当今形势中的精神创伤,而且这些回忆还会加强这种精神创伤。

4 有用
0 没用
社会记忆 社会记忆 7.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社会记忆的更多书评

推荐社会记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