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距离巴比伦还有多远?

沿途不枉
2019-02-28 看过

巴比伦通常有三种解释,一是指古代的巴比伦王国,二是指代古巴比伦的世界七大奇观空中花园,三是指圣经中记载的全人类一起建造的试图通天的建筑物巴别塔。

而如果每个少年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巴比伦,那它指的是什么,我们又离它有多远,这一切的一切都无从得知。

作者路内在书的扉页上写着这样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我是路小路,我在这里。我循着这一点线索,莽撞地寻找着答案。

故事的字里行间带着一丝江南山水氤氲的忧伤,不易察觉,却将读者缠绕得有些无法喘息。路小路以第一人称的口吻叙述着他大同小异,却又波澜壮阔的小城故事,或者说工厂青春的回忆录。这发生在九十年代末期工厂即将解散的青春往事,无论是在题材还是人物上,都迥异于当下其他的青春文学。

烧着蒸汽的锅炉房,落满灰尘的玻璃床,错综复杂的管道,神秘幽暗的水房……这些因素再加上青春特有的躁动,荷尔蒙的碰撞,构成了这样一段真实,有点堕落,有点无奈的故事。

有些书是一抓起就放不下的,第一次看少年巴比伦,我记得从晚上十点,我一口气读到了凌晨三点,读完了,却仍放不下。闭上眼睛,无数画面在我脑海里像是闪回似地一一掠过。

路小路脱把骑出工厂,张开双手

...
显示全文

巴比伦通常有三种解释,一是指古代的巴比伦王国,二是指代古巴比伦的世界七大奇观空中花园,三是指圣经中记载的全人类一起建造的试图通天的建筑物巴别塔。

而如果每个少年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巴比伦,那它指的是什么,我们又离它有多远,这一切的一切都无从得知。

作者路内在书的扉页上写着这样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我是路小路,我在这里。我循着这一点线索,莽撞地寻找着答案。

故事的字里行间带着一丝江南山水氤氲的忧伤,不易察觉,却将读者缠绕得有些无法喘息。路小路以第一人称的口吻叙述着他大同小异,却又波澜壮阔的小城故事,或者说工厂青春的回忆录。这发生在九十年代末期工厂即将解散的青春往事,无论是在题材还是人物上,都迥异于当下其他的青春文学。

烧着蒸汽的锅炉房,落满灰尘的玻璃床,错综复杂的管道,神秘幽暗的水房……这些因素再加上青春特有的躁动,荷尔蒙的碰撞,构成了这样一段真实,有点堕落,有点无奈的故事。

有些书是一抓起就放不下的,第一次看少年巴比伦,我记得从晚上十点,我一口气读到了凌晨三点,读完了,却仍放不下。闭上眼睛,无数画面在我脑海里像是闪回似地一一掠过。

路小路脱把骑出工厂,张开双手,似乎在拥抱,在飞翔;白蓝理了理鬓角的散发,挽起白大褂的袖子,撩开医务室的门帘,阳光洒在她洒在她好看的侧脸上,微微眯着眼;长脚在工厂错综复杂的管道里笨拙地腾挪,一边躲避着追来的人,一边不忘拿上自己正在温习的书,连嘴上都念念有词;老牛逼骑着他自己用两辆自行车改装的摩托载着自己的女儿,突突地驶过,掀起一段烟尘……沙土迷了眼,让人几乎像留下泪来。

我叫路小路,我在这里。而究竟在哪里,作者也给出了答案。原文我记得不太真切,但它一直在我高中的摘抄本上,算是给那个年纪的一个不错的注解。

你不在彼岸,也不在此岸,而在河流之中。

可是当我再一次翻书寻找时,我却没有找到这句熟悉的话。我开始遐想,究竟是在怎样一个无人的午后,还是落雨的黄昏,我以一种怎样的心情抒写着这样的句子。

又想起宝岛女作家张晓风在散文《我在》中写过“其实人与人之间,或为亲情或为友情或为爱情,哪一种亲密的情谊不能基于我在这里,刚好,你也在这里的前题?一切的爱,不就是“同在”的缘份吗?就连神明,其所以神明,也无非由于“昔在、今在、恒在”,以及“无所不在”的特质。而身为一个人,我对自已“只能出现于这个时间和空间的局限”感到另一种可贵,仿佛我是拼图板上扭曲奇特的一块小形状,单独看,毫无意义,及至恰恰嵌在适当的时空,却也是不可少的一块。天神的存在是无始无终浩浩莽莽的无限,而我是此时际此山此水中的有情和有觉。”

现在想想,一切似乎又可以解释得通了。路小路在这里,白蓝也在这里,所以这是同在的缘分。书在这里,而我在读它,这也是同在的缘分。

巴比伦是什么反而显得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它在那里。我只想问我距离巴比伦究竟有多远?

用一整个少年完走完够不够。

后记:偶然翻电脑发现的一篇旧文,写在十八岁的尾巴上,现在贴出来,想是能给一些年轻的灵魂共鸣。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少年巴比伦的更多书评

推荐少年巴比伦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