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上海是她深爱的城市

silky
2005-06-15 看过
看长恨歌,和关锦鹏,和茅盾文学奖无关。

多年前开篇的“弄堂”在我心里播下一个种,我是弄堂里长大的孩子,最有发言权,却还是惊愕,可以写得如此。怎么就后来没有急切地看下去,对一本书对一个作家,也是有眼缘的。

待到去年六七月间,话剧版长恨歌公映最后一场,父亲辗转着把我推给制片,才被带到走道的加座上。可说整个故事的梗概是在那里贯穿完成,话剧自有一套表现方式,现在反过来再看小说,好象每一枝枝芽芽都新伸展开。

Clip到Palm的关系,章节是无序的,倒喜欢人物和场景的乱窜,反正也脱不了梗概。小时见过王安忆的,叫她阿姨,记不清她脸的轮廊了,只道是淹在人群里绝辩不出的女人,普通装束,架着眼镜。大概因为还是触摸得到的人,看长恨歌,始终有些审慎的姿态,又因为是写太过熟悉的自己的城市,始终还夹杂着"我看你怎么写"的旁观。却不由自主地转变至钦佩。

上海也是王安忆她的城市,好象最亲爱的人,我们反而最无法描述,在老上海话题热门不减的泛滥书市,她笔下的上海,是根子里的上海,她笔下的王琦瑶,让我轻叹一声吧,是根子里的上海女子。也不定每个上海女子都如王琦瑶漂亮,这是小说情景所定,她必须漂亮才可有后事发展,才可有一切围绕铺述,可那性情,神情,遇事的小伎俩,都只有上海女子所特有。在国外中国人圈子里对上海女子的特点,我不愿说是一种偏见,有片面性也有普遍性,但确没遇着过可以深透地看清楚的人,甚至边看小说,边会挖掘出,真的,真的还有这一层啊。

王安忆的句子,是完全的不华丽,也没有什么一眼就可望之的想头,这两者是张爱玲和黄碧云的专长,张爱玲的用词是华丽的,平淡也华丽,黄碧云的想头,就是精简,精简至你的想头想铺满哪里就铺浦哪里吧,然后一个回转,顿悟了什么。王安忆的,是很努力的自己在为读者铺,她会自己写开去,你顺着她铺的看就是了,不紧不慢,没有张驰,总是一种节奏,开始觉得没什么,愈到后来就愈觉她铺得好,铺得很地道,连缝也不差。

也有看到评论说不喜王加重笔墨地描写上海的弄堂,但我想说王安忆是聪明的,上海的卖点就是一丝怀旧,一丝混渗的新派老派海派洋派,而把几十年写进小说,沉淀苍桑自然就融入,乱世佳人,勇敢的心,放在历史变迁大舞台上的个人,才显得悲壮宏大。更何况,更何况,是一个上海女子的几十年。

上海的气息,是养女子的。王安忆可能也未想到小说会这般成就,虽如今讲究市场定位,读者口位一大堆,但我愿相信,她当初的着笔,是因为深爱着自己的城市,深爱着这个城市里的女子。
41 有用
10 没用
长恨歌 长恨歌 8.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3条

查看更多回应(23)

长恨歌的更多书评

推荐长恨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