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时空的科普逗趣

王千斤
2019-02-25 看过

超级对胃口的书,所以在读到第23页已经决定要给五星。

有料又有趣。

22页的引文是普林尼在《博物志》里煞有介事地说到埃及獴如果看到午睡的鳄鱼,会像箭一样冲破鳄鱼的喉咙,吃空鳄鱼的腹部。而涩泽龙彦则在下面一本正经地说去弄清普林尼是否在胡说八道正是他的趣味所在。

最近又开始重读金庸,刚刚读完《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读了三分之二。所以同时在读《奇想博物志》的时候,感觉普林尼就是老顽童,博学多识,却总没个正形,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地逗人玩;涩泽龙彦则是杨过,心里有底线,跳脱灵动,却又老忍不住调皮逗趣。这俩人相隔两千年和万水千山,却交谈甚欢,就像一场有趣的对话节目,不仅台上俩人聊得酣畅,台下观众也是乐不可支。

《奇想博物志》是介绍一本书的一本书,或者更确切地说应该是涩泽龙彦对《博物志》的读书笔记,有点儿像脂砚斋批红楼。实际上《奇想博物志》只是涩泽龙彦读书笔记的一部分,因为他还有一本《幻想博物志》,也是属于他读《博物志》时的读书笔记,在阅读完《奇想博物志》后更为期待能够得以一见《幻想博物志》。

普林尼的《博物志》卷帙浩繁,某部分还有点儿像我们的《山海经》,如果不是有人引领,怕是很少有人能够认真读下去,而一个有趣的引领者,不仅会让阅读不以为苦,反而让人如见美食,食指大动,恨不能一口气全塞进嘴里才肯罢休。涩泽龙彦就是这样的一位引领者,他总是先引用《博物志》里的文章,然后进行科学的论证,利用他所掌握的博物学知识对普林尼的叙述进行补充,又常常因为普林尼在描述时的得意忘形而忍不住吐槽。但是涩泽龙彦的吐槽不动声色,像电影里的葛优,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表情毫无变化,却让你越想越有趣,越想越可乐。

《博物志》是普林尼著作的博物学科普著作,科普嘛,理应是理性严肃客观的,老顽童普林尼当然不会那么老老实实地论述,他总是写着写着就得意起来,得意一会儿就开始忘形,然后笔下开始信口开河,恣意发挥起来。这个时候涩泽龙彦就会一脸严肃地出现,拍拍普林尼的肩膀说:“嗨,老兄,咱能冷静一下,仔细想想真的确定要这么说吗?”

涩泽龙彦读《博物志》也是随心所至,右手拿个小本本,左手随便翻页,翻到哪儿就读哪儿,管它什么先后什么主题。看见好玩的或者不对劲儿的,小本本就记起来,然后再对错得离谱的地方修正一下,对说得不全面的地方补充一下,当然还忘不了摇头晃脑地稍稍评论一下:

本书034页,涩泽龙彦引用《博物志》里关于“性与横膈膜”的描述,普利尼认为横膈膜具备敏锐的反应能力,且是管理开朗、愉悦情绪的中枢,所以其结尾是这样的“在战场或角斗士的竞技场上被伤及横膈膜的人会笑着死去。”然后一脸严肃的涩泽龙彦在画面中出现了,他说“普林尼简洁地描述了横膈膜的特性,最后以笑着死去的人这种难以置信的逸闻结尾,甚至有了精湛的短篇作家的笔触。”然而,他仍然意犹未尽,在最后还来了一句轻飘飘的“他所写的文章已经属于文学了。”这句评论看似波澜不惊,对于博物科学集大成者的《博物志》来说,“已经属于文学”的评价实在是言简意赅,大有深意。就像金庸武侠小说里的独孤求败,看似手中无剑却挥洒地潇洒凌厉。

普林尼还记录了里米尼地区有一只雄鸡能讲人话。普林尼在记述最后说“这是我所知的唯一一个案例”。涩泽龙彦则只给了五个字的评论——“我估计也是。”想象一下涩泽龙彦写这几个字时似笑非笑,故作庄重的表情吧,还真是让人绷不住呢!

当然,《博物志》是世界上极其伟大的博物学著作,对博物学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极具大家风范,可是就像老顽童,改不了自己疯起来就收不住的脾气,好在涩泽龙彦不但能接得起更能收得住,这么一来,《奇想博物志》和普林尼的《博物志》居然称得上是珠联璧合,让涩泽龙彦这么一“挑刺儿”,不止他爱《博物志》,他的读者也爱上了《博物志》。

当然,我以为《奇想博物志》之所以能够有趣至此,翻译者功不可没!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奇想博物志的更多书评

推荐奇想博物志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