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娘对我说 8.2分
读书笔记 P147—148
daimon

雷:我也寻思过是什么动机。也许是要通过您的问题,发现我这一生中,在我的爱情和怨恨中,在我的欢乐和痛苦中,是什么孕育了这本书,孕育了这本人们硬说完全是表现我的书。书中有我,但不是全部,相差甚远,但是到什么程度,我自己也说不清楚。我试图以童年来划定界限,也往往以爱情、书籍、梦想来划定界限。如果不从这个侧面,换个角度又该如何回答,又该如何看待自己呢。人会淹没在镜子里。那是别人在看您。我回答时尽量准确,尽量有距离地看我,谈论我就像谈论一个陌生女人,谈论这个我,波莉娜・雷阿日是另一个我的模糊部分:从一个我到另一个我,一些片段消失了,为了汇集起来,不断地往返,或者不如说消失。我再也分辩不出,究竟谁是谁了,我没有刻意区分清楚。我真的区分了吗?我想是的。很明显的是,我沉默了。《O娘的故事》是另一个世界的梦境,我的一部分长期生活的那个世界,目前只存在于这个印刷品的字里行间了。这是一个陌生女人写的书,令我感到惊讶,说到底,她曾经是我。这本书写得很快,是夜晚写作,已经有二十多年了。我是为一个人写的,现在,他已经死了,而我也不久于人世。如果相信统计,还有四年吧。那些意象、梦景已经离我远去。别的奇妙的东西还在:人、书籍、雾、否彩、青草。然而,日夜流逝,飞向一片巨大的沉寂。我没有少时间解释了。也许正因为如此,我跟您谈了这番话,无疑讲得太多,又不够充分其实,还需要我解释吗?我甚至不知道。据说,什么都改变不了豹子身上的花纹。我也一样,如您所见,什么也改变不了我的矛盾。 德:我很喜欢您豹子一样的个性。 雷:那就让我消失吧。 德:归于沉寂吗? 雷:拜托

2
《O娘对我说》的全部笔记 1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