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世纪文艺复兴 7.9分
读书笔记 第一章 历史背景
然诺

的确存在过一次意大利文艺复兴,不论我们选择什么方式称呼它,把荷马史诗归功于同一姓名的另一位诗人是徒劳的。但是,至少我们必须承认,伟大的文艺复兴并不像所设想的那样举世无双和生死攸关。
引自第3页

这一世纪开始于主教座堂学校的兴旺时期,结束于第一批大学在萨莱诺(Salerno)、博洛尼亚(Bologna)、巴黎、蒙彼利埃(Montpelier)和牛津的充分建立。它开始的时候仅有空洞的自由七艺,而在结束的时候已拥有了罗马法和教会法、新亚里士多德、新欧几里得和托勒密、希腊和阿拉伯医生,因此使新哲学和新科学成为可能。它目睹了拉丁古典著作、拉丁散文、伊尔德贝(Hildebert)古代风格的和歌利亚德(the Goliardi)新韵律的拉丁韵文的复兴,礼拜仪式戏剧的编排。历史创作的重(3/4)新活跃,包括传记、自传、宫廷纪事录、方言历史和城市编年史,反映了一个富裕时代社会生活的丰富和广阔。一个1100年左右的图书馆大概只有以下书籍:《圣经》和早期基督教作家的著作以及他们的加洛林注释者的著作、教会的祈祷书和圣徒们的各种传记、博提乌斯(Boethius)和其他人的教科书、少量地方史,或许还有一些时常蒙满灰尘的拉丁古典著作,其他书籍寥寥无几。大约1200年或稍后几年,我们就有希望找到这些古旧书籍更多更好的版本,而且还有《民法大全》(Corpus Juris Civilis)和部分地从被人遗忘的角落回收来的古典著作;格拉提安(Gratian)和近来教皇们的圣令集;安塞姆(Anselm)、彼得·隆巴德(Peter Lombard)和其他早期经院哲学家的神学作品;圣伯尔纳和其他修道院领导的著作[217卷的拉丁文《教父著作集》(Patrologia)足有1/4属于这一时期];大量新史书、诗集和通信集;中世纪早期传统所不知而在12世纪的岁月中从希腊人和阿拉伯人那里找到的哲学、数学和天文学。我们将拥有杰出的法国封建叙事诗和最优美的普罗旺斯抒情诗,以及德国中北部的最早著作。
引自第3页

…… 这一大变动的各个方面并不是恰好同时发生的,正像后来的文艺复兴中在古典学术复兴、意大利艺术的勃兴、哥伦布和哥白尼的发现之间没有完全的一致性一样。无可怀疑,即使不把拉丁古典著作的复兴视为加洛林时代以来的持续推进,它早在11世纪也已经开始了,新人文主义的力量在12世纪结束前已经消耗殆尽了。相反,新科学在1125年之前还没有开始,而一旦开始它就不间断地进入13世纪,至少到吸收希腊和阿拉伯学术为止。开始于12世纪的哲学复兴在13世纪才达到顶峰。像在所有的历史进程中一样,在这里,没有任何一个日期在历史发展的各个侧面具有同等重要性。
引自第6页

与加洛林文艺复兴不同,12世纪的复兴不是一个宫廷或一个王朝的成果;也不同于意大利文艺复兴,它的开始并不归功于单独一个国家。如果说意大利在其中起了作用,比如在罗马法和教会法以及希腊文的翻译方面,但除了在法学领域,并没有决定作用。法国的修士和哲学家、最终凝聚成新的巴黎大学的主教座堂学校、歌利亚德和方言诗人、在新哥特式艺术中的核心地位,使法国的作用总的来说更重要一些。英国和德国值得一提,虽然它们只是传播了来自法国和意大利的文化而不是创立了自己的文化;实际上,在靠近13世纪的时候,德国在某些方面进入衰落期,而英国凭借与法国的最紧密关系继续向前发展,在拉丁和方言文化方面都是如此。西班牙的作用是充当与穆罕默德世界的学问之间的首要纽带;……
引自第6页

…… 12世纪缺少意大利文艺复兴所富有的那种鲜明个性人物的资源,也缺乏那种多样性。它没有如此众多的自传和通信,它的杰出人物相当罕见。它也不能宣称对肖像画法有艺术兴趣。它的雕刻和建筑艺术丰富而特色鲜明,但那是模式化的艺术,而非个性的艺术。它没有留给我们学者或文人的肖像画,甚至统治者或高级教士的也非常少见。
引自第7页

无论如何,我们不认为十字军东征是拉丁文艺复兴的起因,因为在第一次东征前复兴已经开始,这两个运动几乎没有碰撞。
引自第9页

9世纪,学术和文学复苏通常被称为加洛林文艺复兴,其源泉和活动中心在查理大帝及其直接继承者的宫廷中。这一运动最初局限在对法兰克神职人员进行高水平的教育,但由于自身的原因产生了对学术的兴趣,把英国、意大利和西班牙学者聘请到高卢,对即将开展其事业的年轻一代进行培训。
引自第10页

它的神学论文源于教父们的资料汇编;它的拉丁散文和韵文主要是就素材,虽然它们为随后的时代确立了作品的新标准。这一运动主要是保存而不是创造;但是它改革了欧洲书法,创造了加洛林小书写体,直到今天仍作为我们的字母表使用,它的抄写员为现代世界保存了拉丁古典作品,这些作品通过加洛林文本几乎全部直接或间接地流传给我们。图书馆有了藏书;像费里耶尔的吕皮(Lupus of Ferrieres)和苏格兰人约翰(John the Scot)那样的人文主义者产生了。拉丁语从来没有哉堕入墨洛温时代那样的深谷,欧洲的聪明才智从来没有再失去9世纪的丰厚收获。
引自第11页

在整个10世纪,正是德国最好地保存着加洛林传统,因此,德国历史学家喜欢称萨克森王朝地奥托诸帝时期为“奥托文艺复兴”。虽然入侵和地方主义在法国和意大利导致衰落,但是,萨克森地区却显示了被查理曼征服和基督教化以及新信仰地修道院和主教管区建立所带来地陈果。奥托大帝不仅追随查理曼复兴帝国,而且招徕意大利语法学者和神学家,以加强他和他兄弟科隆(12/13)主教布鲁诺(Bruno)大力支持地知识复兴运动。
引自第12页

当我们进入11世纪的时候,德国文化并没有显现出内在的生命力。这是真实的,有些皇帝,比如亨利二世、亨利三世、亨利四世受到相当好的教育并对知识感兴趣,……。然而,并没有真正的宫廷学术中心,从前的修道中心也在衰落。11世纪后期和12世纪知识进步的动力与其说来自内部还不说是通过与意大利和法国的接触。…… 不论神圣罗马帝国给德国土地带来多么不幸的政治后果,与意大利的这种联系对于德国文化具有头等重要性。与法国的关系就相当不同了。这种关系的建立主要通过德国牧师在法国北部的学校的学习,后来则是通过克吕尼(Cluni)和西妥(Citeaux)为了改革和扩大德国的修道生活而进行的殖民活动。
引自第13页

然而,我们必须谨防强调政治疆界,因为在这一时代这种疆界并不意味着什么。
引自第14页

在意大利,文化的复兴在南部首先显现出来。那里与希腊和穆罕默德世界的联系是直接的。直到11世纪,南部意大利还是拜占庭帝国的一部分,诺曼征服后,它还保留着它的希腊语修道院和相当数量说希腊语的人口,特别是在卡拉布里亚(Calabria)。西西里从902年到1091年被阿拉伯占领,这里的希腊和阿拉伯因素同样在诺曼统治者时期保存下来。这两个地区都与北非和东方保持贸易联系,……。……到11世纪,萨莱诺已经成为欧洲首屈一指的医学中心。……
引自第14页

在北部意大利,从以《民法大全》(Corpus Juris)原文为基础的全方位研究这一意义上说,这是罗马法重新出现的时代。
引自第15页

瓦滕伯克(Wattenbach)说,意大利俗人“虽然没有写书,但他们阅读维吉尔和贺拉斯”。如果说这一阶层没有用文学来表达自己,至少为法律和医学这种世俗职业——在意大利社会很早就取得显赫地位——提供了土壤;该阶层还组成文书这一特殊集团,他们通过父传子的方式经营办事处,在黑暗时代里保存下了罗马公证文书誊写人(tabelliones)制度。文书在意大利城市中成为一支相当重要的团体,在那里他们以地方史学家而闻名,而公证术也随着罗马法的传播流传到其他国家。
引自第16页

…… 在所有重要方面,11世纪法国学术直接根植于加洛林传统这片土壤。 这种连续性也许在兰斯最为明显。在那里,弗洛多阿尔(Flodoard)把他那极有价值的年代记写到公园966年,而热尔贝980年之前就开始在主教座堂学校教书。热尔贝的教学覆盖所有的自由七艺,逻辑和修辞(有丰富的古典例证)并不少于数学和天文,但是,他让当时人赞叹不已的是他的数学和几何专著,还有他对于天文仪器的使用。仪器虽然简单,但在他们看来“近乎神圣”。(16/17)他还如饥似渴地收集手抄本。泰勒说,他是“他那个时代第一个才华出众的人,它地最伟大的导师,最如饥似渴的学习者,最广博的学者”。
引自第16页

自由七艺的另外一科逻辑论证在这时蓬勃兴起,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并预示着它后来的优势地位和后来经院哲学的论证。…… 贝伦加尔(Berengar of Tours)的方法是从权威转向理性,或者按他自己的说法是逻辑论证:“在所有问题上求助于逻辑论证是勇气的一种表现,因为求助于逻辑论证就是求助于理性,而不利用理性的人就等于放弃了他的首要荣誉,因为靠理性的力量,他是按上帝的模样造出的”。
引自第18页

…… 迄今为止,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罗马文艺复兴,因为它早于十字军东征、西班牙新学术和西西里的希腊翻译家。除了吸收非洲人康斯坦丁的医学和星盘的某些传统技艺,它与阿拉伯科学没有接触;除了几篇圣徒传记和唯一一部尼米修斯的论著外,它到目前为止没有直接地从希腊人那里接受什么。这些接触在12世纪进入黄金时期。到那时,文艺复兴才变成一个拉丁运动,即罗马法、拉丁经典著作、拉丁诗歌、根植于博提乌斯和早期基督教作家的哲学和神学的复兴。…… 我们需要了解这样一些情况:主要的知识中心及其相互交往,保存这一时期知识和文献的图书馆和手抄本。
引自第20页

0
《12世纪文艺复兴》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