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 8.4分
读书笔记 艾莲
小兔雷特

我越过了红线。红线被我远远甩在身后。 “女士,您知道,等我们发现孩子在深谷底或悬崖边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她那样看着我,好像我中了邪似的。她望向四周,想找个旁观者或后援。但白墙白砖的实验室里就只有我们俩,坐在一堆试验台和显微镜中间,空气中飘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让人想起医院。课室尽头,有个水龙头在滴水,像节拍器打着节拍。 这时,没有任何征兆,她双手捂住脸,哭了起来。这让我猝不及防,我笨拙地想扭转局面。 “我们好几个老师都注意到提奥情况不太好。他总是躲躲闪闪。很可能会出问题。” 她还在哭,边哭边在包里找东西,嘴里不停念叨“我不明白,我不明白”,她身上的傲慢不见了,也没再端着架子。我注意到她脖子上有粉底没涂匀,妆哭花了,再盖不住脸上的红斑,衬衣领口已经磨得有点破,双手看起来也比同龄的女人显得更沧桑。这是一个没有被生活温柔对待的女人。一个梦想破灭但依然努力保持体面的女人。 我顿感惭愧,我把她弄到这里,这样考验她。没有任何站得住脚的理由。 我得结束这次会面,息事宁人,假装一切正常。我想来想去,给她递过去一张纸巾。 “我觉得您得带提奥去看医生。看看他身体状况怎么样,是不是……营养不良……他老是累,我们很担心。学校护士也是这个意思。” 她迅速恢复了常态,跟刚才崩溃一样神速。她保证明天就约医生,关于课外活动的事,她回去问提奥。 我们在楼梯口告别。 我看着她在走廊里远去。穿过铁栏门之前,她最后回头看了我一眼,好像要确保我没跟踪她。 我从包里掏出手机给弗雷德里克打电话。 响了一声,他就接了,我说:我做错了。我真的做错了。
引自第56页

教师艾莲与提奥的母亲赛西尔会面,要谈谈提奥的教育问题。可是人和人真正看见对方的时候,事情总会发生变化。

3
《忠诚》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