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术与禅心 8.9分
读书笔记 序:无艺之艺
祐希
禅是平常心,如马祖禅师(卒于788年)所说,平常心就是“饿了就吃,困了就睡”。一且我们开始反省、沉思,将事物观念化之后,最原始的无念便丧失了。思想开始介入。我们吃东西时不再真正吃东西,睡眠时也不再真正睡眠。箭已离弦,但不再直飞向目标,目标也不在原地。误导的算计开始出现,箭术的整个方向都发生错误,射手的困惑心智在一切活动上都背叛了自我。 人类是会思考的生物,但是人类的伟大成就都是在没有算计与思考的情况下产生的。经过了长年的自我遗忘训练,人类能够达到一种童稚的纯真状态。在这种状态中,人类不思考地进行思考。他的思考就像是天空落下的雨水,海洋上的波涛,夜空闪烁的星辰,在春风中飘舞的绿叶。的确,他就是雨水、波涛、星辰与绿叶。 当一个人到达如此的精神境界时,他就是一个生活艺术中的禅师。他不像画家般需要画布、画笔和颜料;他也不像射手般需要弓箭、箭靶和其他用具。他拥有他的四肢、身体、头和其他部分,他的禅通过所有这些“工具”来表现自己。他的手脚便是画笔,整个宇宙便是画布,他在上面描绘他的生命七十、八十,甚至九十年。这幅画叫作历史。
引自 序:无艺之艺
2
《箭术与禅心》的全部笔记 4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