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体良教育论著选 8.6分
读书笔记 p. 106,驳西塞罗称雄辩家的职责是“以说服的方式发表演说”
乔庄皮皮

他在一篇连自己都不满意的作品Rhetorica中,认为雄辩术的目的就是说服。但是很多其他东西也是有说服力的,如金钱、势力、权力和演说者的地位,甚至某些难以言状的情景(例如,有时纪念某一个人的伟大业绩,一个人的难看的外表或翩翩风度),都可以成为一种无形的说服力。

所以,安东尼Antonius在为玛尼乌•阿奎留Manius Aquilius辩护的过程中,他撕开阿奎留的外衣,露出他在与祖国敌人作战时光荣负伤的伤疤,安东尼已经不再指望他的雄辩的力量,而直接诉诸罗马人民的视觉。据说,罗马人民被这种情景深深打动,终于宣判被告无罪。

此外,且不说其他记载,加图Cato在一次演讲中使我们知道,塞尓维尤•伽尔巴Servius Galba有一次不仅把自己的年幼的孩子带到大会上去,而且手里还抱着戈鲁Sulpicius Gallus的孩子,从而激起了人们的同情,完全躲过了惩罚。

据一般人的看法,还有弗瑞妮Phryne,她之所以得救,不是由于西比瑞地Hyperides的雄辩(虽然他是值得尊敬的人) 而是由于她拉开自己的束腰外衣,露出她的美丽的身材。如果所有这些都有说服人的力量,那么,将我们所讨论的雄辩术的目的定义为说服,就是不恰当的。

(昆体良自己的看法:p.112,最适合于雄辩术的真正性质的定义就是把它看作“善于演说的科学”science of speaking well;p.113,如果雄辩术就是善于发表演说的科学,那么它的目的,最高鹄的就是善于演说)

0
《昆体良教育论著选》的全部笔记 3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