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凝思的生活 7.8分
读书笔记 摘录
兔弥儿
p138/在真理的论断看来,没有哪个人是匮乏的,因为每个人都拥有自然财富,这是没有人能剥夺的。首先,最重要的自然财就是空气,这是永恒的给养,我们日夜不停地呼吸着;其次是丰富的泉源,春天的河流,冬天的小溪,都泪泪流着,成为我们的饮用水;再次,各种庄稼的收成,各类树木每年秋天所结的果子,都是我们的食物。全世界每个人都充分拥有这样的财富,没有谁会有所缺乏。
引自 论美德
p139/高贵的人欲望极少,正走在从朽坏通向不朽的道路上。他还不是全然没有欲望,因为他的身体是可朽坏的,但鉴于他的灵魂,他的欲望不多,因为他的灵魂渴望不朽。
引自 论美德
p175/在各种价值中,最高的价值就身体来说,就是健康不生病,就船只来说,就是航行顺利,不遇危险,就灵魂来说,就是记该记的东西,不出现遗忘。其次则是各种形式的改正,生病之后的康复,航行中遇到危险就急切希望脱离危险,发生了遗忘之后,随即就回忆起来。这后者与悔改如同弟兄,关系极为密切。在各种价值中,悔改不算首要的、最高的价值,但也仅次于最高,占据着第二的位置。因为要说绝对无罪,也惟有神才如此,或者某个圣人也可能如此;人若能从罪恶状态转变到无可指责的纯洁状态,就足以表明他是有智慧的,对与他有益的东西并不是完全无知的。因而,当摩西把这样的人召集在一起,使他们初步接受他的奥秘的时,就用具有抚慰性的、友好的教训来鼓励他们,劝告他们要真诚,不要虚枉,要把真理和单纯看作是最重要的生命必需品和快乐之源,并且要起来反叛那些虚假的谎言,在他们年少的时候,父母、保姆、教师以及家里的其他众人就把这些虚枉的谎言印刻在他们尚稚嫩的心灵,使他们在寻求至善者的知识之路上偏离正道,迷失方向。
引自 论美德
p176-p177/人不仅要为自己长期的错觉误以为造物主所造的某些东西是可敬的——悔改,也要在生活的其他基本事务上悔改,可以这样说,要抛弃暴民统治,因为这是不当政体中最邪恶的统治,转到民主政体,这种政体最崇尚良好秩序。这意味着从无知到有知,了解那些不知道就是可耻的事,从愚昧到敏锐,从放任到节制,从不公正到公正,从怯懦到勇敢。因为义无反顾地奔向各种美德,抛弃邪恶那个恶妇,这是值得赞赏且非常有益的事。只要把荣耀归于神,所有其他美德就必接踵而至,这就像阳光下影子必跟随身体一样确定无疑。于是,皈依者就变成一个温和、节制、谦恭、仁爱、友善、公正、富有人性、严肃认真、情操高尚、热爱真理的人,不为金钱和享乐的欲望所动,正如相反,违背神圣律法的人就显得放纵、无耻、不公正、残忍、心胸狭隘,好斗,是谎言和偏见的朋友,为珍馔、烈酒、享受别人的美色不惜出卖自由,因而追求的是肚腹以及肚腹以下的器官之乐,这种享乐最终对身体和灵魂都会造成最严重的伤害。实在的,关于悔改的告诫也是令人敬佩的,它教导我们要整修我们的生活,改变目前不适当的面貌,使它变得良善。他告诉我们,这件事既不是太大,太遥远,也不高高地在以太之上,或者在地极之处,也不在大海之外,我们根本无法企及的地方,这事其实离我们很近,就在我们身上的三个地方,在嘴上、心上、手上,也就是在于言语、思想和行动,嘴就代表言语,心代表思想和动机,手则代表行动,快乐就存在于这三者之中。如果思想与言语一致,行为又与动机一致,生活就是完全的,值得的;如果它们彼此冲突,不能协调一致,那么生活就是不完全的,就是可指责的。人若时刻不忘保持这种和谐,就必成为神所悦纳的人,从而也就是爱神的、神所爱的人。
引自 论美德
p193/神所做的工,没有一件是后来才做的,一切看起来是后来由人的技能和勤劳所成就的事情,其实早已根据自然的预见有所预备,已是半成品,从而证明所谓的“学习就是回忆”这样的说法是有道理的。
引自 论赏罚
p195/悔改不包含那种始终停滞不前、一成不变的本性,它已经陡然产生一种狂热的欲望,要改邪归正,渴望离开它天生的贪婪和不义,转向清醒、公义和其他美德。悔改既取得了双重成就也就给它两种赏:它抛弃了卑劣的,选择了美好的于是,它也就相应得到一个新的家和一种离群独居的生活。他论到那逃离背叛的身体、加入灵魂的力量的人时说:“因为神使他变了形,他就不见了。”这里的“变形”显然就是指新家,而“不见”必是指孤独的生活。
引自 论赏罚
p195/人群就是一切混乱、不当、不和、该受责备的事的别名,而与人群为伍对初来乍到的定居者的一美德是极为有害的。
引自 论赏罚
p196/对于众人所仰慕的那些东西,荣誉、财富、享乐,他们一律鄙视、讥笑为虚枉,认为那只是谎言编织而成的网,是巧妙设计出来欺骗持有它们的人的。虚枉是个江湖骗子,把无生命的东西尊为神,是巨大而可怕的侵略武器,以阴谋诡计来蒙骗每座城邑,不失时机地掳掠年轻的灵魂。因为它从人刚生来的婴儿时期就开始住在他们里面,直到老年,在里面扎根,惟恐神用真理之光照耀他们——真理就是虚枉的对手,在真理面前,虚枉就退缩,尽管是缓慢地、心不甘情不愿地,但最终必然被高贵的权能击溃。这样的人虽然人数极少,但力量非常强大,甚至地上没有一个地方能够容纳它,所以就直达天上,带着一种深切的渴望,渴望沉思,渴望永远与神圣之事相伴。当它从头至尾全面考察了整个可见世界之后,就立即进展到不朽的理智世界,没有利用任何感觉器官,而是抛弃灵魂中的切非理性部分,只使用那被称为心智和推理的部分。
引自 论赏罚
p198/喜乐是高級情感中最优秀、最高贵的情感。灵魂因喜乐浸淫在轻松愉悦之中,以万物之父和造主为乐,也以他所行的一切事为乐,因为他所行的一切事中都没有一点儿邪恶,尽管这些事并不导致它自己的快乐,但它们对一切存在者有益,是为保护它们而行的,所以值得为之乐。
引自 论赏罚
p210/敌意也有两类。一类是人的敌意,出于自私的动机,并且是故意为之的;还有一类是野兽的敌意,那是出于本性的反感,不是故意设计出来的。
引自 论赏罚
p221/人在绝望的时候通过死亡来中断苦难,这应该是一种相对比较容易的事,那些还有一点儿理智的人往往会采取这种选择。然而,这些昏头昏脑的受苦者,只想尽可能地延长生命,似乎对巨大苦难的欲望永不满足。这就是匮乏所导致的必然结果,而匮乏显然只是按神的审判降下的最轻微的灾难。
引自 论赏罚
p233/圣洁的毕达哥拉斯学派成员(Pythagorean)有许多优秀的思想,其中有一条是这样说的:“不要走大路。”这不是说我们应当去爬陡峭的山坡——这学派不是要开方治疗脚足疲劳——而是借这样的比喻指出,我们不可人云亦云,随波逐流。凡是真正热爱哲学的人,都遵从这样的命,因为这里面包含了一条律法,或者毋宁说是超级律法,等同于神谕。他们一且超越众人的纷纭意见,就开启了一条新的道路,一条外在世界水远不可能走的路,就是学习并追求真理的路;在这样的路上,他们发现了任何不洁净的人都不可能触及的理想形式。我说的不洁净之人是指从来不曾受过教育的人,或者受过教育,但受的是歪曲的不正规的教育,所以把美丽的智慧变成丑陋的诡辩的人。
引自 善人皆自由
p235-p236/人生了病,想恢复健康,就会去找医生,把自己交托给医生,但这些人根本不愿意求助于智慧人,把他们缺乏教养的粗俗和迟钝的灵魂之疾除去,不愿从智慧者那里学习知识,去掉他们的无知,要知道,知识乃是人类特有的财富。我们从神圣的泰斗柏拉图(Plato)那里得知,嫉妒在神的乐团里无立足之地,智慧是最神圣,最慷慨大方的,她从来不会关闭思想的大门,凡渴望讲道之甜美之水的人,她向他们开大门,使他们畅饮永不枯竭的纯粹教义之泉流,还劝勉他们陶醉于那永不醉人、清醒持重的醇酒里。当他们获得了充足的启示,初步了解了奥秘之后,必会重重指责自己先前的无知,感到以前的日子完全是在浪费时间,意识到缺乏智慧的生活就是毫无价值的生活。所以,我们完全有理由说,世界各地所有的年轻人都应该首先把他们风华正茂的青春年华用来追求知识、修身养性。无论对年轻人还是老年人来说,文化都是好的居所。
引自 善人皆自由
p237/什么样的人对奴役具有免疫力?就是那不对死不在意,对贫困、不名誉、痛苦以及其他大多数人都视为邪恶的东西都无动于衷的人。
引自 善人皆自由
p243/生活和行为的律法也使那些不懂生活问题的人不可能与专家能手平等讨论、交谈。但这种平等讨论的权利一这是律法所赋予的权利一一却给了一切自由的人[善人就是自由人]。在生活问题上,恶人都是外行,而智慧人对此最为擅长,所以结论就是,恶人没有一个是自由的,全都是奴隶。
引自 善人皆自由
p244-p245/凡理智行事的人,总能行得好;凡行得好的人,总能行得正当;凡行事正当的,所行的事也必是无瑕疵的、无错误的、无可指责的,没有害处的,因而,这样的人必有能力做任何事,必能按自己的愿望生活;凡有这样的力量的人,必是自由的。而善人总是理智地行事,所以,惟有善人是自由的。同样,凡不能被强迫做任何事,也不能被阻止做任何事的,不可能是奴隶;而善人既不可能被强迫,也不可能被阻止,因而,善人不可能是奴隶。善人既不能被强迫也不能被阻止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当人得不到想要得到的东西时,他才是被阻止的,而善人想要的东西就是源于美德的东西,他本人就是由这些东西构成的,所以他不可能得不到。人若是被强迫,说明他的行为是与意愿相背的。任何行为要么是出于美德的义行,要么是出于邪恶的恶行,也可能是不义不恶的行为。善人行义当然不是出于强迫,而是自愿的,因为他所行的一切都是他认为有利的值得行的事。恶行就是必须避免的事,他绝不会去做它们。在无善无恶的事上,他自然也不是在强迫下做的。对这些事,他的心灵训练有素,就像立在天平上,保持不偏不倚,既不承认它们力量大顺服它们,也不认为它们可恶反感它们。由此可以清楚地看出,他从来不做自己不愿做的事,从来不做被迫做的事;倘若他是奴隶,就必然是被迫做的,由此可以推出,善人必是自由人。
引自 善人皆自由
p260/对每个稍有文化的人来说,这也是众所周知的真理:自由是可敬的东西,奴役是可耻的东西;可敬的东西都与善人相关,而可耻的东西总与恶人相联。因此,可以清楚地推出,凡真正高贵的人,没有一个是奴隶,尽管受到一大串所有权要求者的威胁一一他们造出契约来证明自己的主人身份;也没有一个愚拙的人是自由的,就算他是一个大富豪,大财主。
引自 善人皆自由
p273/不公正是由对生计和赚钱的焦虑产生的,公正是因为坚持并遵从相反的信条。前者必然包含不平等,而后者必然包含平等,这是制定自然财富的原则,因而其地位高于虚妄意见的财富。
引自 论沉思的生活或恳求者
p281/......普通的庸俗爱情,这种爱情使男人丧失勇气,而勇敢则是生活中一无论是和平时代还是战争时代一最有价值的美德;人要获得勇气,变得勇敢,应当在各个方面都经受磨炼,学会克制,但这种爱情却使他们的心灵染柔弱的女子气,成为半男半女的人。由于童年时代的大混乱,把男孩降低到女孩的层次和状态,受到爱人的缠磨,这种爱给人带来了危害,其危害体现在最主要的三个方面:身体上的、灵魂上的,以及财产上的。因为爱人的心灵必然专注于他所受的对象,它的眼睛只关注他,对其他事务,无论是私人的还是公共的,都视而不见;他的身体因为欲望变得衰弱,尤其是如果他的求爱没有成功而他的财产则因为两个原因也渐渐变少了,一个是因为无心管理,另ー个则是在爱人身上花销太大。我们还看到一种附带产物,就是涉及整个国家利益的更大的恶。城市荒废了,优秀的人变得越来越少。随之而来的就不孕不育、无子无孙。因为这些人对嫁嫱一无所知,不是把种子播在低地的深土里。而是在盐地里,多沙石、难耕作的地方,这些地方不仅不会长出任何果实,还会把放在它们里面的种子破坏殆尽。
引自 论沉思的生活或恳求者
p286-p289/塞勒庇特的合唱队,包括男队和女队,一声和着一声,一句应着一句,女声的高音混合着男声的低音,形成了最悦耳的和声,最纯正的音乐。思想是美好的,言语是高尚的,歌唱者是可敬的,思想、言语和歌唱者的目的也同样是虔诚的。因而,他们一直歌唱,直到黎明,如痴如醉,但这种陶醉没有一丝羞耻,他们也没有变得头重脚轻,双眼迷离,相反,他们比刚来参加宴会时更加警戒,更加清醒了。他们脸和身体朝东站立,一看到太阳升起来,就把双手升向天空,祈求明媚的日子、真理的知识和敏锐洞悉事物的能力祷告完毕,他们就彼此分开,回到各自的私人圣所,去他们所惯常的哲学田地里继续努力工作,辛勤耕耘。 关于塞勒庇特就讲到这里。这些人已经真心爱上了沉思的生活(沉思自然),喜欢它所要教导的法则只过灵魂的生活,作天国的公民;他们借着其忠诚的保人美德”,得以站立在父和万有之造主面前;美德还为他们求得神的友谊,外加一重恩赐,就是真正良善的生活,这是胜过一切好运的恩惠,是最高的福气。
引自 论沉思的生活或恳求者
0
《论凝思的生活》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