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7.8分
读书笔记 第二章
ABC君
严守一对这婚姻无所谓满意,也无所谓不满意,就好像放到橱柜里的一块干馒头一样,饿的时候找出来能充饥,饱的时侯嚼起来像废塑料。
引自 第二章于文娟
“你的嘴不是属于你自己的,而是属于全国人民的。” 这也是严守一从镜头前走下来,在生活中不爱说话的原因。这也是他和于文娟共同沉默的另一个讲不出口的理由。是全国人民把严守一害了。在电视上天天演自己,在生活中就不愿再演了。
引自 第二章于文娟
费墨留给他的印象,一直是个储规矩、貌岸然的老派知识分子,怎么背后也干这偷鸡摸狗的事儿呀?这不也成自己一族了?严守一有些惊,接着又有些莫名的幸灾乐祸。幸灾乐祸不仅是对费墨,还有对这个世界。这才叫环球同此凉热。
引自 沈雪
直到现在他才明白,世界上的事情,原来都有目的;就是原来没目的,渐渐也会演变出目的。过去他以为女人的目的大不了就是为了在一起生活,没想到伍月另有主意,要去电视台当主持人。
引自 伍月
费墨摇着头: 那个时候,一切都靠走路。上京赶考,几年不归,回来你说什么都是成立的。” 又戳桌子上的手机: “现在……” 严守一: “现在怎么了?” 费墨哑着嗓子说: “近,太近,近得人喘不过气来!”
引自 伍月
0
《手机》的全部笔记 3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