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经济学大师对话 8.4分
读书笔记 内生经济增长与投资
miao

到了80年代,人们对新古典学派模型的不满意体现在理论层面和实证的层面。在试图解释已经存在于国家之间的巨大人均收入差异的时候,新古典学派经济增长模型需要人均资本占有量要有非常大的差异。实际数据表明现实中的人均资本占有量差异太小,不足以解释现存的人均收入的差异。索洛模型只能解释数量级略超过2的差异,但是实际上国家间的差异是以大于10的倍数出现的(曼昆,1995b)。因为原来的索洛模型不能提供解答一些关于经济增长的核心问题的解释,所以自从80年代中期以来一些经济学家已在寻求一种能够替代索洛模型的经济增长模型,这些模型里长期内人均收入的增长依赖于“投资”决策而不是不可解释的技术进步。但是正如克拉弗茨(Nick Crafts)在1996年所指出的那样,投资一词在这些新模型中是指一个更宽泛的概念而不是指国民账户中物质资本的积累;研究和开发(R&D)费用和人力资本的形成也被计算在内。“理解朝向稳定状态的经济内生增长的关键在于广义的资本积累的规模报酬是固定的”(克拉弗茨,1996b)。所以构造一个经济内生增长的简单理论,资本在长期内具有规模报酬递减的条件需要改动一下。
引自 经济增长研究的复兴:索洛、卢卡斯和罗默

0
《与经济学大师对话》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