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拉格群岛(上中下) 9.2分
读书笔记 摘自祝勇《从宗教裁判所到古拉格群岛》
西峰秀色

阅读摘抄。以下摘自祝勇《从宗教裁判所到古拉格群岛》,原载《随笔》2001年第6期。

专制者进行极权统治的理由,盖因异端的威胁,正像异端的出现,是因专制的存在。二者确乎是一种相生相克的关系。只有在一元统治时代,才会出现所谓的异端。而在多元化体制下,是无所谓异端的。一元统治,必须导致极权者的罪恶,正是极权者的罪恶,催生了异端,也就是说,培育了反对者的,恰是统治者自己。……而丑恶的统治者却反过来为异端强加了种种罪恶的名义。

……

苏联1926年刑法典成了索尔仁尼琴嘲讽的对象。在他看来,这部法典几乎将人的一切正常行为都慷慨地纳入到罪恶之中。索尔仁尼琴将这部法典限制言论的第十条至第十二条归纳为如下可笑的等式:

任何不符合或跟不上当天报纸思想热度的思想=对政权的“颠覆或削弱”;

不跟“我们”同声歌唱=反对“我们”;

单份书写的信件、笔记、隐秘的日记=制作文字材料:

两个人秘密交流思想=(反动)组织的萌芽;

知情不报=自己干的!

《古拉格群岛》,第六十六、六十七页,群众出版杜1996年版),

恐惧像瘟疫一样蔓延。 统治者正是在这种集体不安全中,求得自身的安全。透过这些荒诞的招术,我们不难揣测出当权者一种普遍的心理:他们实际上早就清楚自己华丽的宣言中隐含的破绽,他们最了解自

己的虚伪,了解他们对人民和上帝的承诺都无法兑现,正是这种对于自身的了解,加深了他们的恐慌。如同一个在街头走过的不高明的骗子,整个世界都可能是他的敌人。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心灵世界不可能整齐有序,恰恰相反,行骗者往往承担着超乎常人的精神负荷,其重量足以使他们的内心变形,将其挤压成一堆没有形状的垃圾,只有通过变本加厉的世俗压迫和无节制的精神虐待,他们才能在权力的宣泄中,释放自己的恐惧,在“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的原则下,求得个安全系数。

0
《古拉格群岛(上中下)》的全部笔记 11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