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丹论 8.1分
读书笔记 書摘
BANG-BO CHEN

榮譽不過是一個新名字四周發生的誤會的總和而已。…它們所包圍的只是他的名字,而決不是那些超出這名字範圍的作品。這些作品已經成為無名的了,正如一片平原是無名的,或者像大海一樣在地圖上、典籍裡和人類心目中才有名號,而實際上只是一片汪洋、波動與深度而已。 於是羅丹又閉門獨處十三年,在無聲無闃中創作、沈思、嘗試,直到他的藝術完全成熟了,直到他能夠自由揮使他的工具,不受那與他無涉的時代影響和牽制了。或許正因為他的發展是在不斷的寂靜中進行的,當大眾為了他而爭辯或反對他的作品的時候,他后來才能有那麼鎮靜和堅定的態度去應付一切。因為眾人開始懷疑時他已經沒有絲毫懷疑了。他將什麼都置之度外了。他的命運已經不依赖眾人的贊許或咒罵了。 一切都沒有改變。人們所追求的雕刻依然是模特兒式的、注重姿勢和寓意的。一種容易、懶慢、便宜的手工業,只要多多少少能夠精巧的模仿幾種因襲的姿勢便心滿意足了… 如果我们把"塌鼻人"在手裡旋轉,我們就會驚訝於它的側面之不断变化,這变化無一是偶然、猶豫和模糊的。這個頭上沒有一根線條、一個交錯、一个輪廓未經羅丹的審視熟籌。…這美並不僅由於他的工作之精妙絕倫,而是有一種勻稱的感觉,一種在各個波動的平面間形成的均衡,一種所有這些激動的元素都在它裡面震盪和消失的感覺,如果我們被這想痛面孔的萬千呼聲抓住,我們會立刻感到這呼聲並不含有控訴的口氣,它並不要對宇宙宣告。它彷彿負載著對自己的裁判(它的一切矛盾的調和)以及一個承擔得起自己的重負的沈毅。 一座雕塑的動作不管如何大,不管它是萬里長空或無底深淵做成的,它必定要在雕像的身上歸宿,正如那偉大的圈一件藝術品在裡面過日子的孤寂的圈一必定要自己封閉起來一樣。…,一切物的特徵,就在於它們對自己的全神貫注,所以一件雕刻是那麼寧靜,它不該向外面有所要求或希冀。它要與外物絕緣,只看見他生命的東西。它本身便包含著它的環境。 沈思者 一自因為深思而徹悟了這整個光景的宏偉和恐怖的人的雕像。他坐著,凝神而缄默,腦中載著無數的形象和思想,而他的全部力量(那是一個行動者的力量)都在沉思著。他全身都是頭腦,血管裡的血液就是腦浆。 藝術品不是那麼需要由它們的美麗形象產生效力,而是需要好好地做。 這好好的做,這帶著極潔白的良心的工作便是一切。所謂表現一件物,只是到處都要細察、絲毫不緘默、絲毫不疏忽、絲毫不做錯;認識千百个側面…,每個交叉點。然後一件物才出現,然後它才是一座和那飄忽不定的大陸隔絕的島嶼。 你工作的好嗎?這是他招呼一般愛他的人的話。因為如果你能夠對這問題做肯定的答覆,其餘便不必問,而且大家都覺得放心了:工作的人都是快樂的。 我們可以想像一個藝術家如何被迫接受人家不斷的挑戰,不耐煩和義憤最終會把這個和那個卷入戰場。但是,如果他開始作戰,他就會離開他的作品多麼遠呀!羅丹的勝利就在於他始終堅守著他的作品,他用大自然的方法回答一切破壞:重振旗鼓和百倍努力地創作。 我不曾說過這強勁的創作者的特徵,就是他像大自然一般不慌不忙並且像他那樣生產的嗎?

0
《罗丹论》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