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仁回憶錄 8.9分
读书笔记 中原大战中桂系入伙反蒋,缘何功亏一篑?
寒江阁一道人

文|纵横四海

冯玉祥众叛亲离,与阎锡山接近

1929年爆发的蒋桂战争,大大削弱了桂系军阀的力量,原先由李宗仁等所掌握的武汉和河北等地盘,全部丧失,最后连他们自己都得流亡海外,狼狈不堪。

不过,接替李白掌握广西地方政权的俞作柏等也未能待长久,原因其实很简单,李宗仁与白崇禧割据广西多年,根基深厚,此战桂系虽败,但元气尚存,底下众多将佐根本不服俞作柏调遣,而且此时南京方面将中央军主力北调进攻冯玉祥部,更让俞感到人微言轻。所以不到半年功夫,李宗仁等重返桂林,执掌大权,又恢复了与南京对峙之前的基本状态。

就在李宗仁等策划东山再起的日子里,中国北方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先是蒋介石以冯玉祥不服中央调遣,对其加以指责,冯也不服不忿,不但对蒋的质疑置之不理,还截留南下江浙的军列,尽可能把战略物资集中向自己的老巢陕西。显然,冯和桂系一样,都有割据一方,同南京分庭抗礼的野心。

对此等威胁,蒋介石心知肚明,为避免冯李两股势力结合,他一方面调拨军队北上,一方面则又花大价钱来拉拢冯玉祥的部下,以分化瓦解冯玉祥的势力。

冯在民国时代被讥讽为"倒戈将军",在直奉战争中,他作为直系将领,暗通奉天,先发动北京政变,囚禁自己效忠的曹锟,后又与奉系撕破脸,左右碰壁。他的军队相比于其他军阀,也受此影响而缺乏凝聚力与忠诚价值的构建。

在蒋的金钱拉拢下,冯的"爱将"石友三、韩复榘等纷纷脱离冯玉祥而去,原先气势汹汹要与蒋介石一较高下的冯玉祥,就这样陷入到被部下叛变架空的尴尬境地。

此时,蒋军一看分化对手的计策生效,迅速北进,接连夺取济南等重要城市,冯被迫收缩实力到潼关以西,回避与蒋的决战,南京方面再胜一局。

南京方面接二连三的胜利,让阎锡山等军阀感到紧张,也让蒋介石在党内的反对者感到恐惧,汪精卫便是其中之一,汪自诩为中山先生事业的践行者,不满于蒋介石的军事独裁倾向,所以暗中授意亲信陈公博组建国民党改组同志会,联络了一大批基层党部的力量。

可是,光有这些政治资本还不够,要想彻底扳倒蒋介石的南京政府,他还得利用枪杆子,于是,他想到了手握重兵的阎锡山、冯玉祥与返回广西不久的李宗仁、白崇禧,一个更大的反蒋计划呼之欲出。

各路反蒋势力如何走到一起?

冯玉祥与李宗仁等地方势力的失败,很快让山西的阎锡山与关外的张学良,在制衡蒋介石这盘棋上,变得举足轻重起来。阎锡山看到冯玉祥等失败,也担心蒋介石借此机会把自己一块收拾了,所以他暗中联络冯玉祥,答允协助其恢复实力,实则把他引诱到山西后软禁起来,借助他的名头来号令冯的西北余部。

有了冯玉祥的加盟,阎锡山开始积极联络蒋介石在党内的敌对者,好给自己的武力倒蒋披上一层合法的外衣。很快,汪精卫的改组派、西山会议派等答允邀请,纷纷来晋,为阎锡山出谋划策。

到了1930年春夏之交,汪精卫等更是把阎锡山推举为中华民国的陆海空军总司令,而以李宗仁、冯玉祥和未表态的张学良为副司令,以显示己方反蒋阵容之豪华气派。

为了制衡蒋介石,阎锡山自知与南京方面难免恶战一场,所以决定三管齐下,先占据上风。

第一,阎指使人策反石友三,试图利用他来夹击南京;第二,阎接二连三拍电报给南京,质问蒋介石强化党权,排斥异己的做法,好营造有利于自己出兵的舆论氛围;第三,就是频繁给盘踞在广西的李宗仁等打气,暗示他们与自己一致行动,夹击南京国民政府,好报之前蒋桂战争战败之仇。

李宗仁听闻,对此又惊又喜,惊的是素来不吭不哈、给人感觉土头土脑的阎百川居然有如此大的野心,足见阎锡山城府之深。喜的是有这么多民国军政大人物给自己出头,此次反蒋,胜算总归是大一些。到时候自己与阎锡山、冯玉祥等南北并进,南京国民政府怎能应付过来?于是,李宗仁欣然答允。

蒋阎撕破脸皮,全面开战

话分两头,再说南京,面对阎锡山连连的电报攻势,蒋介石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的怒火了,之前击溃李冯二人的成就,更让他感到信心倍增。于是,在阎锡山就任陆海空军总司令,于华北另立中央、召开党代会的时候,蒋介石也把自己的嫡系部队改名为"讨逆军",同时,为了应付汪精卫的政治影响,蒋介石还联合了另一位国民党元老——国民政府立法院院长胡汉民,以他的声威来抵销对手的影响力。双方真可以说是使出浑身解数,就等正式摊牌了。

1930年5月,阎锡山与冯玉祥的精锐部队分别沿津浦路等南下,以泰山压顶之势攻打南京国民政府所辖的地区,山东、河南、苏北等地瞬间变成了一片焦土。

其间,蒋介石调动了自己有限的海空军作战,并以德国军事顾问来指导战术,双方围绕中原地区展开了激烈的拉锯战。

桂系先胜后败,无力北进

远在广西的李宗仁,此时也按照原定计划出兵两湖,一开始,由于有汪系军人张发奎支持,进展顺利,一口气拿下了长沙、衡阳与岳州,此时若效法当年太平军战术,顺江东进,极有可能把防备空虚的武汉三镇也取到手中。到那时候,本已捉襟见肘的南京当局,将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广西大军而顷刻间瓦解。李宗仁这招不可谓不狠。

但是,也就在李高歌猛进的时候,坏消息一个接一个传来,先是粤军在南京当局支持下进攻广西,云南的龙云也派亲信卢汉率军在滇桂边境地区集结,蠢蠢欲动,李和白认为,这是南京的围魏救赵之计,并没有太当回事,只是命令留守部队周旋待援。

可是,当李宗仁到达岳州,打算继续顺江而下时,衡阳失守消息传来,让他再也无法心无旁骛的东征讨蒋了。须知,衡阳不但是李宗仁自己刚拿到手中的地盘,桂军的大部分给养辎重还都在那里,如果弃之不顾,军队很快就要因没有衣粮闹分裂。不得已,李宗仁只得暂时先把夹击南京当局的计划放到一边,转头集结部队,回师衡阳。

占领衡阳的部队,是粤军的蒋光鼎与蔡廷锴部。他们一开始看到桂军北上,以为对方想迂回进攻广东,于是一路跟踪,结果跟着时间久了,才发现对方的主要方向是北上。所以蒋光鼎等人便趁着李宗仁只顾挺进武汉的时候,出其不意夺回了衡阳城,断了桂军的补给线。

李宗仁指挥部队包围衡阳,拼命攻打,可是,此时的部队已经是精疲力竭,而恰在此时,南京方面又派陈绍宽的海军来助战,阻止桂军攻城。眼看短时间内无法打开局面,李宗仁只得不甘心的收缩兵力,回师广西,去驱逐进入省内的云南与广东兵了。

蒋军转守为攻,张学良出兵

就在广西军团攻打两湖受挫的时候,阎锡山、冯玉祥等与南京的战事也遇到了瓶颈期,反蒋的部队先是丢失了济南,后又在河南重创孤军深入的南京"讨逆军",双方各有得失,维持着僵持局面。

此时此刻,阎锡山最希望看到的就是张学良入关助自己一臂之力,或者李宗仁的部队占领两湖,对南京形成夹击包围之势,好缓解自己战线所承受的压力。

结果,残酷的现实,让阎锡山心如死灰,李宗仁部队出师不利,回到广西后困于财政,还得他出钱来接济,进取两湖也无从谈起。

至于关外的张学良,由于同时受到了蒋介石和阎锡山的政治许诺,经过仔细权衡,他决定继续延续"东北易帜"后支持南京中央的政治态度,张学良暗中指示于学忠等集结20万左右的兵力,随时挺进关内,下山摘桃子,阎锡山等反蒋力量日子更不好过了。

反蒋力量瓦解,蒋张二人共掌大局

从五月份开始的中原大混战,就这样持续到了1930年的秋天,这时,津浦路与陇海路上作战的南京方面军队已经转守为攻,而蒋介石此时在部下的建议下,更以三个师左右的兵力避开河南冯阎大军的正面防线,迂回包抄冯玉祥等所在的郑州。局势已经相当明朗了。

南京方面军队连战连胜,一扫之前被动挨打的颓势,阎锡山担忧山西不保,匆忙下令晋军回师,至于冯玉祥所部,由于在之前战斗中蒙受了不小的损失,此刻已经厌倦了这场旷日持久的混战,选择服从南京的领导,冯玉祥终于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孤家寡人,而留在太原等着听信的汪精卫和西山会议派诸元老,更是各自东西南北飞。

反蒋大军溃退的同时,张学良终于挥动集结多时的大军,以调解双方纠纷为名浩浩荡荡入关,横扫平津。阎锡山等此时看到自己许诺的副司令之职对张学良毫无吸引力,只好默认失败的现实。

原先蒋冯阎桂四足鼎立的局面,一改而为蒋介石与张学良平分秋色,至于远在广西的李宗仁等,在政治上则愈发的被边缘化了。中原大战本可能是他们改变自己命运的一个机会,但是李宗仁等对于粤军实力的低估与张学良的出兵助蒋合在一起,让桂系始终无法与北方反蒋势力会合,达到定鼎中原的目的。中原大战的结局,促使桂系不得不再次调整策略,以应对随时可能南下的中央军。

参考文献:

唐德刚整理《李宗仁回忆录》,广西人民出版社

金以林《国民党高层的派系政治》,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0
《李宗仁回憶錄》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