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理论 9.4分
读书笔记 六 骗子、小丑、傻瓜在小说中的功用
白露未寒天
骗子、小丑、傻瓜在自己周形成了特殊的世界、特殊的时空体。在我们已经削析过的时空体和时间里,所有这些人物都没有多么重要的一席之地(只是部分地在传奇世俗时空体里有一点地位)。第一,这些人物带给文学的,是同广场戏台、同广场游艺假面的重要联系:他们是同民众广场上某一特殊而十分重要的地段联系在一起的。第二(这当然与第一条有联系),这些人物的存在,本身便具有转义而不是直义:他们的外表、他们的所为所说,表现的不是直了当的意思,而是转义,有时是相反的意思,不可照字面理解;他们是表里不一的。第三(这又是从前面引申出来的),他们的存在是另外某种存在的反映,并且不是直接的反映。这是生活的演员,他们的存在同他们的角色是一致的,离开了这一角色他们也就不存在了。 他们有着独具的特点和权利,就是在这个世界上做外人,不同这个世界上任何一种相应的人生处境发生联系,任何人生处境都不能令他们满意,他们看出了每一处境的反面和虚伪。因此他们利用任何的人生处境只是作为一种面具。骗子同现实还有一点联系的组带,小丑和傻瓜则“非我辈中人”,所以有一些特别的权利。这些人物不仅自己在笑,别人也笑他们。他们的笑声带着公共的民众广场的性质。他恢复了人们形象的公共性,因为这些人物的全部生活可以说百分之百地外向,他们简直把一切都在广场上,他们的全部功用就归结于外在化(自然不是把自己的生存外在化,而是把所反映的他人生存外在化;其实他们也不再有别样的生存了)。这样便创造出了一种特殊方法一一通过识期模拟的笑声把人外在化。 在这些人物还留在真实的戏台上的时候,他们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也是人们习以为常的,不会引起任何问题。可是他们从戏台上走进了文学,并且带来了我们所指出的所有自己的特点。在这里,即在文艺小说里,他们自己既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也改变了小说中某些重要的因素。
引自 六 骗子、小丑、傻瓜在小说中的功用
0
《小说理论》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