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理论 9.4分
读书笔记 第四章 小说中的说话人
白露未寒天
掌握他人话语的目的性,在人的思想形成过程中,具学为深刻和重要的意义。在这里,他人话语已经不是什么偏,教が、矩、范例等等之类的东四:它要力求规定我们界、我行为的它在这以制的利有内车话语出现。 他人话语的权威性和内在的说服力,尽管是有着深刻区别的两种范畴,却可以结合在一个他人话语之中,同时既有专制的力量、又有内在的说服力。不过这种结合是难得见到的。思想形的过程通常有个特点,就是上述两个范畴截然分离:专制的话语(宗教的、政治的、道徳的语言,父亲、成年人、教师的话语写等)对人的意识说来不具备内在的说服力;而有内在说服力的话语,又没有专制的地位,没有任何权威者支撑,常常根本得不到社会的承认(社会與论、官方科学、评论界),甚至是不台法的思想话语中这两个范畴的斗争和对话性的相互关系,通常便决定着一个人思想发展的历史。 专制的话语要求我们接受并且学习,它强加给我们,而不管对我们有多大的内在说服力。它在我们之前就同权威的力量结合起来。专制的话语在很久以前与等级制有机地联系着,可以称作父辈的话语。它早在过去就已得到承认,它是先我面在的话通。对它来说,不需要再从地位相当的话语中精选一番。它出现在高场合,而不是亲热戏谑的关系。它的语言是一种特殊的语言(可谓之祭司文字)。它可能成为亵读的对象。它像是原始宗教的禁忌,是不准随便叫出的名字。
引自 第四章 小说中的说话人
0
《小说理论》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