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压抑的现代性 8.5分
读书笔记 二 革命与回转
ZZZZZ
40被压抑的现代性一一晚清小说新论 过,“梁启超打着新小说'的旗号,文学观念的核心却是旧的 王国维推崇旧小说《红楼梦》,文学观念的核心却是新的”69。 我们颂赞梁启超,与其称道其引进外来观念,倒不如说他善把传 统的文以载道论及功利论包装成西方与日本的进口货,因而使 它们获得重生。相反的,王国维之所以值得重视,倒不是因为他坚守旧的中国小说传统,而是因为他运用西方理论阅读中国经典,从而为我们所了解的“现代”加了一个新的、中国式的层面 陈平原研究晚清叙事模式之转变,为当时作家重释其文学传承的做法,勾画了一幅复杂的画面。与一般认为这是个僵滞或“过渡”时代的想法相反,陈提醒我们只要细心,读者自可从晚清作家对白话小说传统中修辞类型、时空主题呈现、阅读情绪反应中得到启发。晚清小说家从所谓“高尚”的文类中如诗词、政论、演说、散文等汲取养分,但他们也从所谓小道文类中,如笔记、速写、笑话、游记、轶闻、日记等获得灵感,并且将这种种收编到自己新的话语中。 以《新中国未来记》的第二章为例,此章中黄克强与李去病之间冗长的辫论,即有可能效仿汉代桓宽最著名的政治论文《盐铁论》(约西元前73年)的形式。此外,谴责小说作家如果没有从传统中取材的笑话、轶事、类型人物、粗俗的笑剧手法等等,又何能以宏观的角度呈现社会怪现象的“写实”画面?我们也有足够的理由推测,晚清哀情小说如吴趼人的《恨海》(1906)及李伯元的《海天鸿雪记》(1904)虽然有“才子佳人”小说的痕迹,却也同样可能得自如沈复的《浮生六记》这样自传忏情作品的启发 近年来对晚清小说家吸收非小说传统的讨论,颇令人想起捷克汉学家普实克( Jaroslav Prisek)在50年代的贡献。普实克主张,任何对晚清及民国文学的研究都必须跨越文类。他的意思是,世纪转换时期文类经历了一次混融,并造成之后其间界线
引自 二 革命与回转
0
《被压抑的现代性》的全部笔记 4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