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境浅说 9.0分
读书笔记 《诗境浅说》读书笔记
FreeBacon

《诗境浅说》是俞陛云先生为家中孙儿女学诗编写的启蒙读物,专论唐律、唐绝的作法,着力在分析唐诗、名联的“声调、格律、意义及句法、字法”及“诗境之妙”上。本书名称虽为“浅”,实际阅读起来却完全不浅,颇有醍醐灌顶之感。俞先生散文化的语言深入浅出,清新淡雅,诗下所评字字珠玑斐然成章,既剖析诗文,也提出自己的见解,所以这本书可以说是唐诗阅读的启发式读物,亦可以当做极具美感的文章进行品味,看完之后教人受益良多。

《诗境浅说》的诗文有不少选自唐诗三百首,因而其间也有我们十分熟悉的唐诗。此次旧诗再读,配上俞先生的讲评分析,也使笔者对诗文的体会更加深刻,有了常读常新的意味。诗歌是艺术化的语言,也是抒情性质很强的文体,因而在诗歌中意境的构造十分重要,甚至可以说是读者是否能被引入诗中的关键。

俞先生在此书中重在解读诗文的意境,使阅读者能更好去理解诗人所要表达的情感。例如在书中提到:山川形势最宜明了,山寺诗多为静境。所以“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开篇即入题,毫不拖沓地将读者领入山势壮阔,江流纵横的大气境地。“古木无人境,深山何处钟”仅用寥寥数笔就将山间古寺的清绝尘寰勾勒而出,俊秀之感,入木三分。我们常说某诗极好,却又难说出个所以然,那些一读便觉甚佳的诗歌,或许很大程度上便是因其落笔有力,字句间可使读者身临其境。在笔者看来,阅读的紧要之处应是共情,只有与创作者达到一定程度上的共鸣状态才能更好体会到诗中真意。而灵动的诗境无疑是感受诗意的重要基础,无论是山上清风、江中明月,还是碧海潮生、大漠沙雪,只有当读者在脑海中也想象出那样的场景和状态,对作者彼时的感受才能体会得更为真切。

但纯粹的想象并不能完全支撑品诗赏诗的能力,必要的实地体验也有益于对诗歌乃至中国文学的品读。俞先生在说诗的过程中运用了大量地理分析的方式,尤其在涉及到山水相关的诗歌时,总能头头是道地讲出此山走势如何,此水又是何种状态,提到破山寺、洞庭湖、风陵渡等名地,亦能结合自身的真实体验,对古人留下的诗文做出评价,教读者对那些地理事物的概念更加清晰。这也令笔者忍不住想起初中时曾与父母同游陕西,于半空俯瞰脚下巍峨秦岭时,脑中立时现出“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中国文人大多得情于山水之间,甚至可以说农耕出身的中国文化本就与山水息息相关,使得诗歌与景物相系也成了寻常之态。正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当路上风景和经历给予了诗人们独特的灵感,诗人又以文字将当时的感情记录下,带给后人新一轮的思考与创作,如此循环往复,许多寻常景色便会逐渐与特殊的感情挂钩,令实景与诗境相融,以至于能从字句间看山水,于常态间领略诗意。俞先生那些涉及到现实地理的评价也令笔者更加深刻意识到,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踏足更多的地区或领域,亦是提升鉴赏能力的重要方式。

此书也传达出一个作诗与赏诗的要点,即无论是写实景还是绘感情,好的诗歌不在于追求华丽的辞藻堆砌,而重在用词精炼,语意真挚。无论是李杜的磊落英多,还是王孟的清微淡远,繁简安排与传达出的感情都应是重要的赏诗标准。例如韦应物的《淮上喜会梁州故人》中写“江汉曾为客,相逢每醉还。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诗歌抒发性情,唐人极重友谊,古人写朋友或是纵酒狂歌,或是语重心长,形式有所区别,写得好的句子意味却是相通。真挚的抒发更令人体会到友情之珍重,正像俞先生在评析中道:“作投赠诗者,贵有真意相感,乃见交情,勿徒工藻饰。”

在读诗的过程中,炼字也是体会诗人用心之良苦的重要一环。尤其在涉及到写景句时,炼字往往是其佳处所在。《诗境浅说》中便出现了多次俞先生赏字的部分,“山光悦鸟色,潭影空人心”的“悦”霎时带来了鸟鸣山间的蓬勃生机,“空”又展现出林间寒潭的空明宁静。“林藏初过雨,风退欲归潮”的“藏”描绘出雨后山林水汽氤氲,“退”正好对应下文的“欲归潮”。还有此书中未提到的贾岛的“推”“敲”,王安石的“春风又绿江南岸”,巧妙的炼字总能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让诗歌更具可以细细品读的韵味。

此次阅读里,笔者还感受到的一点就是把类似的诗歌或是意义相近的诗歌联系在一起品读。例如俞先生讲到崔曙的《雨中送客》时,就将三四句的“寄言海上云,千里长相见”与古诗“隔千里兮共明月”联系到一起。由此句展开,笔者不由想到古人在作诗时似乎总喜欢将感情寄托给高高在上的浮云、清风或明月,让能跨越遥远路途的空中之物起到承载、传递的作用。一如“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又如“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还有岑参的《山房春事》一首,“庭院不知人去尽,春来还发旧时花”,便如崔护的“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东风”,姚惜抱的“昔年同种阶前树,今日花开掩泪看”,花不解人意,无论人来人往秋来冬去,依旧若无其事按时开谢,于日光中绽放生长。唯有自古便多伤别离的人们才会因情移景逝陷于物是人非事事休的苦恼中,感叹着寒来暑往,斯人不在。无论在何地方,属何时代,自古以来人类的感情总是共通的,当那些诗意相同的作品联系到一起时,便更能深刻体会到其间意味。

但在阅读《诗境浅说》的过程中,笔者也遇到了些许困难。俞先生在说诗时总会拿眼前这首与其他古诗相互对比,或是引经据典,用其他的古文作品加以说明。但笔者终究阅读量有限,遇到自己从未读过的诗歌,就免不得边读边查,着实狼狈。且书中俞先生也写到了“逆挽句法”一类的陌生概念,也使笔者感到一瞬间的迷茫和困惑。此书虽然重写诗境,但本质是讲唐诗,便也不乏格律、句法一类的作诗方法,乙编与丁编的摘句部分对诗句的评析尤为明显。尽管在相关课程上学习过些许概念,实际阅读理解时仍有些困难。因而怀着众多疑惑阅读此书,尤其想到这还是俞先生写给自家孙儿女启蒙所用读物,念及自身,更觉汗颜。

阅读此书得到的收获在短短一篇笔记中的确难以说尽。读的过程中笔者也数次扼腕叹息为何未能在中学时代得知此书,就算不能尽数读懂,但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死记硬背十多二十篇诗歌鉴赏想来都不及一份良好的品诗指导有用,实属越想越亏。当下的笔者或许还不能称为“读”完此书,应当只是普通地“看”完此书。“浅说”虽薄,其间可以学习到的东西却并不见少,正如古人作诗需要培养,读诗也应当好好练习。诗境之妙,启迪尤深,有益于自我提高的精神食粮,日后必再好好品味。

2
《诗境浅说》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