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与暴烈:三岛由纪夫传 9.0分
读书笔记 228
安东。
生活在这样一种现代社会中,人们要找到“爱”就是不可能的。打个比方说,如果A相信自己是爱B的,他却没有任何方法去确认这一点,反过来,B也一样找不到确证。因此,如果说“爱”只是一种互动而共有的关系的话——“爱”就不可能存在于现代社会中。如果一对恋人之间没有共同拥有第三个人的形象——好比是三角形的顶点——“爱”就必然在永恒的怀疑中终结。这就是D·H·劳伦斯所说的“不可知论”。从古至今,日本人拥有三角形之顶点般的形象,那便是农业社会中的“神”。每个人都有一套关于爱的理论,因而才不会被孤立起来。
引自 “忧国”/ 217

——《关于天皇的理论》三岛由纪夫

突然想知道三岛对《窄门》的评价了……虽然三岛和纪德不是一路人,但这第三者的理论放在西方不就是上帝么?于是又想起最近卡在老陀的宗教大法官那里,人需要上帝的存在让自己拥有相信的能力,但一个肉身的上帝却必须以异教的名义架上火堆,因为“你(即上帝)作出了承诺,你用自己的话加以确认,你赋予我们束缚和解脱的权利,当然现在你休想把这权利再从我们手中夺回去。”

似乎回到我前年的一个想法,爱是信仰。但爱是多么自我中心的信仰啊。

0
《美与暴烈:三岛由纪夫传》的全部笔记 3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