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Oriented Ontology 8.7分
读书笔记 OOO概述
Koneral

基于Graham Harman,Object-Oriented Ontology: A New Theory of Everything第七章的概述总结

“以物为导向的本体论”(OOO)

一、进入OOO理论的不同路径方式:

1. 对隐蔽的物为导向(object-oriented)趋势的复兴。反对underming和overming的方法。例如:亚里士多德的物质、莱布尼兹的单子、康德的物自体、怀特海和拉图尔的flat ontologies of entitie/actors,胡塞尔的意向性实体(intentional objects)和海德格尔的物。

2. 将其看作康德哲学之后不同于德国观念论(黑格尔、费希特、谢林)的另一条道路。不是试图消除康德的物自体,肯定哲学一定需要在思想和世界之间进行互动(interplay),并将物-物的互动排除在人类视角之外,留给自然科学的数学化方法去解决。相反,OOO赞同物自身的存在,并不将人类无法掌握它视为一种悲剧与负担,它只是表示在每种关系中有人类不可掌握的部分。

3. 跨学科式的,将其视为一种极广义的行动者-网络理论下的方法,拯救物的非关系核心,并为事物的审美概念铺平道路。

二、OOO的一些主要原则:

1. Flat Ontology(第一章):哲学必须从最广泛的可能性之网出发,争取谈论一切事物。其反对分类学的偏见(taxonomical prejudice),即事先假定世界能由少数不同类型的实体来划分(例如中世纪的上帝和其他事物,现代的齐泽克、巴迪欧、梅亚苏等欧洲哲学家)。

——OOO并不希望返回“前-现代”,其更多称自身为一种“非-现代”(non-modern)哲学,它只是拒绝思想-世界,人类-非人的这种将万物切割成两半的基本划分。

2. Anti-mining(第一章):物不能被还原为两种基本知识:某物由什么构成的,某物可以用来做什么(构成和功能),因为这样是将物仅仅视作其性质或效果的总和。

——underming的例子:柏格森、Jane Bennett等提供的一种旋转、动态的整体模型,只产生短暂、瞬间的物。单个的实体在一种内在统一性的对比性,被视作表面浅层的存在。

——overming的例子:行动或事件哲学,如拉图尔(行动者-网络理论)、福柯(零散的事件先于物),德里达(dissemination播撒), Karen Barad and Donna Haraway(‘relations without relata’无被关系者的关系)。其无法解释变化的问题。

3. OOO不是一种唯物主义(第一章)。事实上它对“物质”(matter)概念没有任何兴趣,这种概念在经验中没有任何基础,对于理论也毫无帮助。例如一匹马、一匹想象中的马和一只独角兽之间,使一匹真正的马和想象中的马以及独角兽区分开来的,是一种和后两者不同的形式,但我们并不能以数学或其他直接可知的术语从一种事物或它的表达中“提取”出这种形式;或者就必须付出把这种形式改变成其他东西的代价。在这种转译过程中不存在任何能量上的损失,因此,我们不可能完美地把握任何事物。

4. 物不仅不允许人的进入,而且也不允许彼此的进入(第一章)。这是将OOO与康德乃至海德格尔区分开来的重要方式。康德和其之后的大多数德国哲学都接受说,思想之外的事物是不可能的,因此超越思想的物自体概念本身是不连贯的。但是OOO认为完全接受物自体的概念,并否认它是某种只单单困扰人类思想的东西。例如火和棉花虽然它们不像人和动物一样“有意识”,但它们对于彼此而言也是互不透明、无法相互了解的。沟通并不像拉图尔想象的那么容易,关系在事物的生活中是偶然的,而不是它们的构成成分,也并不是所有沟通都会在关系中留下持久的痕迹;但是沟通也不像卢曼所认为的那么困难,人类可以与社会和政治系统进行互动并对其产生影响。总之,物之间的沟通既是有可能的,又是不容易的。

5. 事物内的断裂(第二章)。有关现实主义的大量争论都围绕着现实和我们的表象之间的鸿沟。OOO为这个问题增加了另一个转折,即在事物内部也存在着一个鸿沟,我们称之为物/质的裂隙(the object/qualities rift)。无论是可感物还是现实物,都不只是质的集合,相反,物先于质,尽管没有质,物无法存在。将这两个独立的轴线:隐退/显现,物/质(withdrawn/present,objects/qualities)结合起来,就形成了一个四重结构,这是OOO适用于各个相关领域的方法论基础:

原书Figure 1

6. 作为第一哲学的美学(第二章)。审美体验作为一种非文字性的通向物的形式,对OOO而言至关重要。感觉上的性质不再属于通常意义上的可感物,而是被转移到真正的物上时,要求从所有的进入中隐退(可参见哈曼对《蒙娜丽莎》和《格尔尼卡》的分析)。消失的物会被审美者自身所取代,审美者本人成为持有感官性质的新的真正的物。因此,尽管Michael Fried强烈谴责了戏剧,但审美经验还是需要有必要的戏剧性(theatricality)。

7. 物因存在而行动,而不是因行动而存在(第三章)。社会理论必须基于物的现实而非行动,因为后者只会overmine物本身。一个事物在其所走进的无数关系中只有极少数是关键性的,这些关系被称作共生(symbiotic)。共生关系往往具有非对等性,也就是说事物A可以与事物B发生某种关联,但反过来并不亦然。就像“暗酒色的大海”(wine-dark sea)并不等于“暗海色的酒”(sea-dark wine)一样。

8. 并不存在一种政治性的知识(第三章)。政治理论不能基于一种知识性主张,例如最佳政体或者权力斗争等等。随着政治理论将自身视为非知识性的,非人类的实体必须被赋予比以往更大的作用。社会和政治理论必须将无生命的物纳入到相关学科的讨论中。

0
《Object-Oriented Ontology》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