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间事 7.8分
读书笔记 书摘
纸上

四月间事

尾鱼

23个笔记

◆ 第2章 “爱你是事,钱是另事。”(2)

>> 无作为,西方国家集体失明,媒体轻描淡写地说是部落冲突,全世界都抛弃了卡隆。两个月时间,卡西族被杀害超过二十万人

◆ 第3章 “爱你是事,钱是另事。”(3)

>> 卫来对岑今的感觉有点变味了。

勇气固然可嘉,但螳臂当车这种行为他并不欣赏——他支持实力说话、运筹行事,集中力量,重点击破。除非她身后有一整个排的雇佣军保护,否则这样不管不顾地对着全世界黑手放乱箭,除了置自己于危墙之下,意义何在?

◆ 第9章 “岑小姐,你这趟去索马里,是谈判的,不是走红地毯的。”(5)

>> 子弹打完了就完了,毒品吸了也就没了。可是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可以终年无休,被你一直压榨到三十岁、四十岁,可以转手再卖。哪天她没有客人了,还可以流向器官市场。”

>> 一个十几岁的女孩,身在异国,养父母死了,举目无亲。

“生存重要,没太多时间去难过,要想着怎么样靠自己在这个白种人的地盘上继续体面地活下去。所以,我做了一个计划……到四十岁的。”

卫来觉得,她这话在他脑子里轰一声产生震荡和回响了。

——我做了一个计划,到四十岁的。

他连下一顿饭都没计划。

“应该上什么大学,学什么专业,参加什么样的社会团体,努力跟哪些业界名人建立联系,掌握什么技能,进什么样的机构实习,实现什么样的财务和职业目标。

◆ 第10章 “不放过我的人很多,你要不要先排队?”(1)

>> 他忍不住开口:“可以问你个私人问题吗?”

“问。”

“你和姜珉,是什么样的感情?”

她晃动着的笔端不易察觉地停了一下,然后一切如常:“普通的男女感情。”

“普通的……是什么样的?”

“没灾没祸就和气相处,大难临头就各自飞。”

>> 可以问个问题吗?你后来有再做过计划吗?比如老了,葬礼啊,谁先走一步啊……”

自己都觉得问得荒唐。

但可怕的是,她答了。

“有想过。理想来说,我希望我的丈夫比我先死,因为夫妻生活会有不少秘密,我先死的话,难保他不会对外胡乱宣扬,破坏我的名声。

“他先死,我可以有一段比较空闲的晚年,用来撰写回忆录……”

>> 女人不喜欢危险,但往往偏爱美丽而危险的事物,比如熊爪,比如皮相上佳的男人。

◆ 第12章 “不放过我的人很多,你要不要先排队?”(3)

>> 可可树也一直在身体力行着河边洗内裤时许下的誓言:

——吃的用的可以不好、可以蒙混随意,但穿的东西,一定要品牌、顶尖,羡煞旁人。

——和陌生人初见面时,要穿金着锦,以显示自己的财力、身份。

——和久别的朋友重见时,要盛装以待,以显示自己在分别的这段时间过得风生水起,并不落魄。

◆ 第13章 “不放过我的人很多,你要不要先排队?”(4)

>> 做人不在乎“死”字,做女人不在男女情事上黏糊——要是兼而有之,真是近乎无敌。

◆ 第16章 “我不会收你钱的,我希望你……主动给。”(3)

>> “是不是很难忘记、很难恢复,哪怕看了心理医生也不管用?”

岑今反问他:“怎么样才叫恢复?”

她抬起左臂,内侧是熊爪的割伤,伤口在愈合,结暗色的痂。

“这叫恢复吗?但你始终都知道,它跟别处的皮肤不一样了。

◆ 第18章 “帐篷里的事,反正只有你和羊知道。”(1)

>> 有时候喜欢了,会不自觉地轻声细语、轻拿轻放,就好像爱花,他从来不攀折,情愿去养,撮细土壤,架起荫凉,风来挡风,雨来遮雨。

折了花,只在床头香一宿有什么意思呢,相比占有,他想要的更多

◆ 第19章 “帐篷里的事,反正只有你和羊知道。”(2)

>> “大致给我讲讲吧。照面之前,我总得知道对手是什么样的人,是加勒比海盗那样,还是维京海盗那样?船上会升海盗旗吗?一个骷髅头,架两根交叉大腿骨的那种?”

岑今笑:“胡说八道……海盗大多是渔民,很穷的渔民。”

◆ 第20章 “帐篷里的事,反正只有你和羊知道。”(3)

>> 起初的时候,索马里的渔民日子还挺好过的,毕竟国家海岸线有3000多千米,鱼类资源很丰富。但是后来,九十年代,前政府被颠覆,国家进入了十年的内战状态,到处是军阀割据。国家秩序的坍塌,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

首先是货币贬值。索马里先令成为世界上最不值钱的货币,2000索马里先令只约合欧元……不行,欧元约合不起,约合人民币4毛钱,而且还在贬值。

其次是欧美捕捞船只的到来。军阀各自混战,海岸线门洞大开,欧美捕捞船趁乱而来,在索马里海域采取灭绝性的捕捞政策,甚至驱逐渔民。自己国家的海域,自己捕不了鱼——政府没能力管,因为没政府——而渔民捕不了鱼,就没了生活来源。

>> 他们的仇恨一直在发酵:一是世代打鱼的海域,自己不能去,去了还要被外国渔船驱赶;二是灭绝性的捕捞政策,使得海里很难捕到鱼,断了生活来源;三是军阀混战,本来就饿殍遍野,联合国送来的救济粮,还都让有枪的人给抢了……”

卫来沉默。

记得白袍跟他说过,虎鲨起初也只不过是个领粮食的难民。

“几年前的印度洋海啸,又意外地掀开一桩生态灾难:欧洲一些国家利用这里的政府无能,将本国的核辐射垃圾、化工有毒废料运到这里倾倒。海啸把这些有毒垃圾翻上了海岸——那些沿岸居住去捡垃圾废料的人,很多受到辐射感染,一年内就有300多人死亡。”

卫来纳闷:“欧洲离这儿挺远的啊,千里迢迢过来倒垃圾?”

“欧洲对核辐射垃圾有处理标准,一吨的处理成本是1000美元左右。但是他们辗转和这里的政府签了合同,倾倒一吨,支付8美元,这么一算,运输成本根本不算什么。”

◆ 第25章 “卫来,你知道自己不要脸吗?”(2)

>> 为什么要撤呢?”

岑今也是后来才知道,胡卡人枪杀了八个比利时维和士兵。

“杀死维和士兵是很冒险的行为,可能带来两种结果:一是激怒西方国家,招致大量增兵报复;二是震慑这些国家,让他们知道卡隆的局势已经失控,维和士兵也不安全,从而迫使这些国家撤兵。”

◆ 第29章 “别做梦了,今晚你都别想亲亲了。”(2)

>> 他们为了争一瓢水、一颗土豆,都会开枪的。跟你说了,海盗的自律性很差,情绪暴躁,很难管。有时候,一条船谈下来,人质零死伤,海盗自己死一堆,因为动不动就火并——最荒唐的时候,人质要求上厕所,这个海盗同意了,那个不同意,两人也要火并一场。”

>> 存着管什么用呢?这种污糟的大环境,你以为真能给他们提供安稳做生意的出路?你不当海盗,钱很快会被抢走;当了海盗,指不定哪一次火并就死了,那还不如及时享乐一把。”

>> 要出路也简单,先立国,有个强有力的政府。稳定经济,保护海防。渔民有业可持,谁会想当海盗?

◆ 第30章 “别做梦了,今晚你都别想亲亲了。”(3)

>> 最怕死的人,不一定是胆子最小的人啊。”

“那是什么人?”

岑今沉默了一会儿:“眷念最多的人吧。”

◆ 第53章 后记:关于卢旺达(1)

>> 卢旺达大屠杀,发生在1994年4月,屠杀从4月到7月,持续了三个月,死亡人数一般被认为是80万到100万人。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把它称为“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篇章”。

这就很恐怖了,因为20世纪还出过一起举世震惊的人道主义灾难:德国**灭绝犹太人。

>> 两个种族间存在这样的深仇大恨,事情要往前追溯到西方殖民者对非洲的瓜分。

卢旺达原本没有种族,只有农民、牧民等。有一种阴谋论,说殖民者来了之后,为了转移矛盾,于是划分了种族

◆ 第55章 后记关于索马里

>> 有受访的索马里海盗说:“我们以渔为生,除了渔业,没什么可干的。但是现在,我们甚至不能出海。他们不想让我们捕鱼,我们要么死亡,要么战斗。他们把我们抓起来,烧毁我们的渔船,说我们是海盗,他们难道不是海盗吗?

“他们掠夺我们的资源,我们就劫持他们的渔船……”

而后续的核辐射废料垃圾事件,更是加剧了这种内外矛盾。

◆ 点评

点评:★★★★★

如果说之前看的怨气撞铃和七根凶简让我对尾鱼产生了兴趣,这篇就是路转粉了。人人生而平等是个理想国概念,表面作恶的未必是事实。善恶早已无法分辨,若真计较起来,你我都是享受了国家红利的人。这个世界一天不实现平等,罪恶就不会消失。

0
《四月间事》的全部笔记 1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