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与暴烈:三岛由纪夫传 9.0分
读书笔记 談《金阁寺》與“南泉斩猫”

《金阁寺》昭示了三岛的价值观。这部小说被誉为三岛由纪夫最成功的佳作之一。小说的主人公沟口在15世纪建造的“国宝级”寺庙鹿苑寺里当侍僧。沟口出生在穷乡僻壤,父亲是一个寺庙的住持。他天生结巴,这在他和外部世界之间设置了一道屏障。他是在战争时期住进鹿苑寺的,于是,他始终坚信:京都—连同所有市民、一千五百多座寺庙和神殿,以及无数珍宝——都将在战争结束时毁于一旦。和1945年居住在东京的三岛一样,沟口认为这种毁灭的结局是不可避免的,也是自己衷心期盼的,对于死亡,他丝毫没有悔意。这个故事俨然是一个寓言。沟口无法接受金阁寺这样的“美”要继续存在下去的事实,它是他心目中最理想、最完美的“美”。于是,他在一个夜晚,放了一把火,将金阁寺烧为灰烬。三岛的命运也是同样如此:他亲手创建了他自己美的圣殿——希腊式的肉体,也将要亲手毁灭这座圣殿。沟口说:“美,美的东西,对我来说,是怨敌。”三岛正是借沟口之言吐露了自己的心声——毁灭“美”比“美”本身更美。

《金阁寺》的叙述中融人了许多佛家参禅公案的讨论,三岛曾写道:“至于我小说中的对话,我相信从某种程度来说,自己已经从日本式的严苛挑剔之风中游离而出了。日本作家很喜欢以一种迁回曲折的方式展现他们精纯的技巧,利用对话的形式表达人物的个性、气质和生活概貌。但是,对话和人物的个性和气质并无关联,对话仅是让读者阅读其内容的,而且归根结底,长段对话以相同的节奏不露痕迹地融入描写性的段落——这正是歌德小说的独特素质,也是德国小说普遍的特质。”他还提到托马斯·曼,“曼继承了歌德式史诗流一般的对话”。因此,当我们再说回《金阁寺》,便能清楚地看到,三岛有意识地将《金阁寺》的文体表现为“森鸥外加上托马斯·曼”。

《金阁寺》由伊凡·莫瑞斯’翻译,译本于1958年由纽约克诺夫出版社出版。其中酶涩难懂的对话大都是由的口在大谷大学的同学柏木所主导的。柏木是小说中的邪恶形象。“柏木最明显的特征就是那双严重暗形的《形腿,走路实在艰难。总是像在泥泞中行走,一只脚好不容易从混着中拔出,另一只脚又深深地陷了进去。每迈一步,全身跃动,他的行走就是一种夸张的舞蹈,完全失去了常态。”

柏木总是用一些颇有攻势的佛家倡问令沟口困感不解,诸如:

“结巴!结巴!’柏木冲着不能连续说上两句话的我,饶有兴味地说:“你终于找到一个可以放心结巴的对象了,对吧?人大概都是这样去寻求伙伴的。这些姑且不说,你还是童男子吗?””

接着,X形腿的柏木选择结巴的沟口作为倾吐衷肠的对象,讲述了自身形体缺憾的来龙去脉,又转向性的话题,坦言自己利用X形腿这种身体缺憾吸引女人,再勾引她们上床。沟口还是一个处男,不免被柏木的这番言论迷惑。“地狱的特色布满每个角落,而且是在黑暗之中!”

柏木还详细解说了他勾引女人的巧技。就当两人沿着小路一边散步边谈话的时候,沟口看到一个容貌高雅的女子从远处走来。一直等到女子即将走近他们的时候,柏木突然跨过低矮石墙,纵身跳到了马路上,洋装摔伤,发出了可怕的叫声,这当然会吸引女子的注意力,她在他疼痛的喊叫下手足无措,最终按照柏木的暗示将他带回自家敷药。女子的家就在附近,住在一幢西班牙式的洋房里。柏木和女子交往了一段时间,在她出嫁前夕还教会了她如何掩盖已失童贞的手法,接着就无情地抛弃了她。

有一天,沟口从金阁寺外的花园里偷摘了一些木贼草和燕子花,造访柏木的公寓。当柏木用这些花在自己的房间里布置插花时,沟口问起了那刚刚被柏木抛弃的女子。柏木则反问他说:“你知道《临济录》示众章里有这样的名句吗?‘逢佛杀佛,逢祖杀祖’……”

沟口接过他的话头说,“……逢罗汉杀罗汉,逢父母杀父母,逢家眷杀家眷,始得解脱”。

“对,就是这段。那女子本来就是罗汉嘛。”

“那么,你解脱了吗?”沟口问。

柏木“嗯”了一声,摆弄着剪好的燕子花,瞧了瞧说:“这还杀得不够呐。”

接着,沟口引用了一段佛家公案——《南泉斩猫》。话说唐代池州南泉山有位叫普愿禅师的名僧,世人亦称他为南泉和尚。一天,在这闲寂的山寺里出现了一只猫。东西两堂的和尚起了争执,因为大家都想把这只小猫放在自己的寝床上。南泉和尚目睹这一情形,立刻抓住小猫的脖颈,把割草镰刀架在上面说:众生得道,它即得救;不得道,即把它斩掉。众人没有回答,他便斩了那猫。晚上,他的高足赵州回来了,南泉把事情原委讲述了一遍。结果,赵州听罢,立刻脱下草鞋,将它顶在头上走了出去。南泉和尚叹道:要是今天你在场的话,也许猫儿就得救啦!

柏木则决断地说:“所谓美就是这样的东西。所以斩猫就像拔掉疼痛的龋齿,看上去也像是把美抠出来,但这是不是最后的解决就不得而知了。美的根是不会断绝的,即使猫死了,也许猫的美还没有死呢。赵州为嘲讽这种解决的简单化,才把鞋子顶在头上。也就是说,他知道除了忍受龋齿的痛苦之外,别无其他解决的办法。”

沟口当即被这番以心传心的透彻解道所折服。他问:“那么你属于哪种类型呢?属于南泉和尚型,还是赵州型呢?”

“这个嘛………属于哪种类型呢?眼下我属于南泉,你属于赵州,或许有一日,你成为南泉,而我却成为赵州也未可知。因为这桩公案正像‘猫眼’是多变的啊!”

0
《美与暴烈:三岛由纪夫传》的全部笔记 3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