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史》纂修考 8.6分
读书笔记 一、学术史
關於今本《金史》之取材,清代學者如顧炎武、趙翼及四庫館臣已有相關論述[38],指出《金史》主要源自金朝實録,金末事則採自元好問《壬辰雜編》、劉祁《歸潜志》等書。近人金毓黻成稿於民國二十七年(1938)的《中國史學史》對這一問題也有一段值得重視的分析文字,他認爲元至正所修之《金史》乃是據王鶚《金史稿》爲底本[39],從而爲我們追稽今本《金史》的成書過程提供了重要綫索。二十世紀下半葉,陳學霖、王繼光、張博泉、王明蓀等學者又相繼對《金史》一書進行了整體考察[40],逐一考證諸紀、志、表、傳各部分的史料來源情况,並與其他金元文獻加以檢核比對,大大深化了我們對於《金史》史源的認識,其具體的研究成果筆者將在本書第三章予以詳細介紹,此處姑不贅言。此外,上文提到,還有一些學者探討過《金史》襲取元好問《中州集》、《壬辰雜編》、《遺山文集》以及劉祁《歸潜志》等書的情况。王福利則對《金史·樂志》的史料來源做了專門討論[41],任文彪進一步分析了《金史》禮、樂、儀衛、輿服四志的史源問題及其與《大金集禮》的關係[42],李甍着重探討《輿服志》的史源問題[43],均是這方面研究的最新成果。 [38]顧炎武著,黄汝成集釋:《日知録集釋》卷二六“金史”條,欒保群、吕宗力點校,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年,下册,第1471頁;《廿二史劄記》卷二七“金史”條,第597—599頁;《四庫全書總目》卷四六《金史》提要,第414頁。[39]金毓黻:《中國史學史》,商務印書館,1999年,第149—150頁。 [40]前揭Hok-lam Chan, “The Compilation and Sources of the Chin-Shih”(《〈金史〉的纂修及其史源》), pp.22-46.;王繼光:《有關〈金史〉成書的幾個問題》,《社會科學》(甘肅)1981年第2期,第62—67頁;張博泉:《金史論稿》,吉林文史出版社,1986年,第3—14頁;前揭王明蓀:《金修國史及金史源流》,第51—56頁。[41]王福利:《從遼金元三史的編纂看其樂志的史料來源》,《黄鐘(武漢音樂學院學報)》2002年第4期,第30頁。另見王福利:《遼金元三史樂志研究》,上海音樂學院出版社,2005年,第29頁。[42]任文彪:《文獻、典制與政治文化:金朝禮制史研究》,北京大學博士研究生學位論文,2015年,第71—102頁。[43]李甍:《歷代〈輿服志〉圖釋·遼金卷》,東華大學出版社,2016年,第20—24頁。
引自 一、学术史
0
《《金史》纂修考》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