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 8.6分
读书笔记 蓦然回首。
さいたま
接下来,我们跟每天一样,并排坐在山崖边,看着天边的落日发呆。 “如果可以从头来过,你会怎么做?” 他沉思片刻:“我会采取更负责任的方式。我会先完成学业,安排好父母的晚年,然后…… “然后再回头来找我?” “应该是吧。不过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意义?” “不可能。到了那一天你还找我干什么?” 他沉默不语。 因为我说的是大实话。到了那一天,你只会觉得我是年少轻狂时的一个匆匆过客,你会对曾经的自己报以无可奈何的自嘲的微笑;而我也将蜗居在属于我的角落里,每天为了生计奔波,被时间锈蚀成一个鸡零狗碎之徒。 我不知道哪一种更可怕。网络的残酷在其虚无,现实的残酷在其实际。
引自 第1章 苏格拉底
他当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游戏,是落日!在这里,你可以做大盗,可以做大侠;可以做红,可以做霸主:你可以肆无忌惮,可以咨意放纵可以阴险狡诈,可以狭隘无情;总之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变成你想变成的任何角色。 可只有一件事不能做,你不能世人皆醉我独醒。我们上这儿干吗来了?还不就是追寻幻觉、满足欲望?说白了,是在集体嗑迷幻药,你他妈边嗑药边疾呼你神经病!」有什么可清高的?现实中清高的人不都过着寡淡如水的日子,吞下一肚子的郁闷隐居去了吗?你清高你来这儿干吗来了?
引自 第1章 苏格拉底
灯火阑珊:有一点。算了,被MM追着杀也是一种幸福。 我顿时乐了。想不到被我追到穷途末路的菜鸟也有洒脱豪快的一面,看来他并不是一呆到底。而且他在后面打出的那个^^让我很开心,已经很长时间没人对我做这样的笑脸了。
引自 第1章 苏格拉底
灯火阑珊:高手从不在乎别人的感受,高手杀人于无形。
引自 第7章 时空机器
灯火阑珊:我爱菲菲。 这一瞬间我发现新娘有着和菲菲鲁一样淡蓝色的长辫。
引自 第8章 我爱菲菲
灯火阑珊:我早就知道有人会回来,却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回来。我离高手,永远差步。 灯火阑珊:我问过时空机器的名字有什么特别含义吧。我以为我可以借着时空机器重返过去,可事实上却是有人坐着它悄悄回到现在。
引自 第12章 不玩了
这种人真该死,从小挨揍挨少了,一帆风顺还要抱怨!我恨恨地想。想要不一样的经历吗?你他妈要是混成我这样,马上就会知道自己是什么货色了!
引自 第13章 谁的从前
“你以为你找到了他,一起回到游戏就万事大吉?你能肯定你们不会再闹出什么不愉快?依我看你们两个是命中相克,你能保证你不会再杀他一次?”
引自 第13章 谁的从前
“游戏这种东西,以后别玩了。能上大学多好啊,不要最后弄得跟我一样。”说到这里我突然很想哭。以前老觉得自己活得很有自信,就算被班主任骂作社会垃圾,我也尽量挺胸抬头地面对。可是现在,我发现所有那些自信都是虚的,再狂放不羁的外表也掩盖不住内心深深的自卑。离开学校后我的心里就再也没有渴望过任何东西。我甚至还不算是一个成年人,可是梦想啊野心啊这些东西早就弃我而去了。从某种意义来说我的确只是一堆看不到明天的社会垃圾。 我是垃圾我没地方去才去混游戏啊,你好端端的一个大学生也想被让游戏给毁了?
引自 第13章 谁的从前
可是我忘记了他还在游戏中。在那个世界里他最熟悉的地方就是武器店和水果摊。水果卖的是救命的水果,武器店卖的是杀人的刀。在游戏中这是毫不搭界的两个地方,而在此地,在离我们不到两步远的地方,在同一个水果摊平面上,却并排放着这两样东西:美丽的红富士大苹果以及雪亮的水果刀。 “你又想这样!你总是这样一一” “我恨你一” 我向他伸出手,努力想让他平静下来。我最怕看到他疯狂的样子,他的疯狂是我的罪过。可是我使不出丝毫力气,那股带着甜味的血不知从哪里直涌上来,冲进喉咙,又从嘴里大口大口地冒出去,就好像我身体里有一个不停向外喷涌的血泉。 我完全没有倒地的记忆,可是现在的我却躺在地上。灯火阑珊俯在我上方,两手死死地抓住我的肩膀,狂乱地摇晃着,不停地喊叫:“每次都是这样!你又想逃!为什么?不准逃!” 胸口开始感到疼痛。仿佛从心底最深处被唤醒一般那种无孔不入、锥心透肺的痛感,像点燃的火,沿着每一条神经迅速流窜到全身,直痛到我无法呼吸。近在咫尺的是灯火阑珊满是泪水的脸。我突然明白了这原本是他心中的痛,现在透过他的眼睛他的泪水传递到我的心中。于是跟他一样,我哭了。 对不起,我从不知道会这么痛。 我想说,别恨我。可我无法出声,血封住了我的喉咙。他突然猛醒过来一样,停止了摇晃我的身体,跳起身离开又迅速返回,怀里抱着满满一堆大苹果。他一手抱住我,另一只手不住地把苹果堆在我身上,同时用呻吟般的声音混乱地低喊:“快补血,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不会让你死的,快补血……” 我也安心下来。……好的,这一次我不会死,我也不再逃………没事的,有这么多苹果,还有你…我想对他说。可是我的键盘在哪里?
引自 第14章 无可挽回
我们明明是同一类人,区别只在于他可以毫无保留地全身心投入,而我却一面沉溺于这场危险的游戏,一面又不断向他炫耀我的所谓清醒和正常。真正疯了的,是我。
引自 第14章 无可挽回
只可惜在最初遭遇命运的时候,我退缩了。起回到那座只属于我们的山峰,在那里相对永远的落日,直到天荒地老……这些原本就是我的梦想,可惜我以为梦只能是梦。我为了拥塞的街道、惨白的天空、肮脏的钞票、虚无的前程……为了这些被整合为“现实”的琐碎不堪的东西而一逃再逃!为什么我会那样迷信彼方必定高过此方?而现在,我所虔诚供奉的现实只留给我一道冰冷的背影,还有一声刺耳的冷笑。
引自 第14章 无可挽回
他从来没有疯,可惜全世界只有我知道。 现在的他一定在某个地方。那个地方,全世界也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他在那里。头顶上“灯火阑珊”四个字仍旧像血一般的红。 我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站住了,我已经无法继续迈动脚步。这时我才发现自己居然手持法杖,身着一件灰白的长袍,背后还竖着两只小小的不能飞的银色翅膀。我是一个精灵族的魔法师。一一这个人…是我吗?他平静地看着我,眼神中没有丝毫疑惑。毫无疑问,他认识我,永远都认识我。 我这才想起我是从另一个游戏中匆匆跑来。幸亏跑得飞快没有引起太多注意,不然GM非得吓个半死,游戏里出了不得了的大bug。 在这段日子里,因为无聊,我几乎遍了所有的游戏,除了落日。那是一个我不愿再想起的地方。 游戏也有游戏的灵魂。对我来说,落日的灵魂早已不在。 而现在,终于魂兮归来了吗?
引自 第14章 无可挽回

菲菲鲁去另一个世界找灯火阑珊了。

0
《落日》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