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故事 8.4分
读书笔记 孤岛电影何去何从
我略知她一二

日军开放占领区电影市场,多种问题困扰着电影公司的老板,日军试图侵略中国电影业;审查制度使电影的发行网络萎缩;战争打破了进口胶片、摄像机等器材的交易;制片成本激增;趋利原则下电影行业的恶性竞争。上海电影的发展急需新的出路,东南亚的海外华人市场仍旧占据最大份额,但要面对香港生产的粤语片之间的竞争;由于政治立场、运输困难、方言不同等问题,香港市场和大后方的西南市场也很难拓展。

这种情况下,张善琨与川喜多长政达成协议,在公开场合声明,坚持自己的决定是为了拯救上海电影业。如果没有欧美胶片的替换品,他认为上海电影业会全面崩溃。他还指出生活在沦陷区的一般民众或有感受毒素的可能。以后,三大制片公司决定通过川喜多长政在日军占领区发行他们的电影。然而,将中国电影送给日本电影审查机构检查,通过日本的发行公司扩大放映市场,等于象征性的认可了敌人的合法性。

前面提到《貂蝉》之后,张善琨为了获得巨大利润,开始拍摄《木兰从军》,该片连映83天,打破了上海电影业的所有记录。另一方面,孤岛电影业的繁荣也引起了大后方文化精英的鄙视。他们认为,文艺是为抗战服务的,抗战文艺是主流思想,中间没有什么模糊地带。可以说,大后方的电影人对《木兰从军》一直抱有一种排斥的态度。而新华公司送审《木兰从军》在日军占领区放映,更是加剧了大后方电影人的不满情绪和文化成见。

在这样的背景下重庆发生了焚烧《木兰从军》事件,其策划人为剧作家洪深、导演何非光和编剧马彦祥,之后还引发了《木兰从军》是汉奸电影吗的讨论。

在电影人眼中,沦陷区和非沦陷区之间的界限已经不仅仅是一种地理上的概念,更是意识形态的区分。而事实是,上海租界发展起来的中国电影业从起步之处就缺乏经济支持或政治指导。

0
《双城故事》的全部笔记 1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