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员、党权与党争 9.2分
读书笔记 内容提要
Rafa

因为是学术专著形式,所以摘要基本上就是全书主旨,摘录一下(虽然文笔确实差了点)

从1924年起,国民党师法俄共(布)的组织形式,将党建在国上,实行以党治国,一党专政。但是,孙中山三民主义理念中的政治蓝图又是基于西方民主体制而设计的。这样一来,国民党实际上是借鉴两个不能同时并立的政治架构,拼装了一台不伦不类的政治机器,一方面依照西方分权学说,设立了五院(行政、立法、司法、考试、监察),另一方面又依照苏俄党治学说,设立的集权的中执会、中政会。在欧美民主政治国家,有立法、司法、行政等分权的机关,没有党治的那些委员会;而在苏俄那样的党治国家里,有集权的党的一元化领导的委员会,却无分权的独立机关。而国民党则兼收并蓄。 事实证明,这种兼收并蓄,弊漏百出。一方面,国民党对政权的独占和垄断,意味着孙中山所设计的民主宪政蓝图成为泡影;另一方面,三民主义体系中的民主宪政目标,又使国民党的一党专政处于十分尴尬的境地,也市场成为体制外势力用来批判和攻击其党治的有力武器。 国民党仿照俄共实行一党专政,而在实际运作中,其组织散漫性,又像西方议会政党。国民党是一个弱势独裁政党。国民党并非不想独裁,而是独裁之心有余,独裁之力不足。国民党实际上根本不具备专政的社会条件和自身实力。抗战前夕,国民政府仅控制了约25%的国土和66%的人口。由于党力不足,县以下农村基层社会任由土豪劣绅和地痞流氓打着其旗号胡作非为。国民党政权的支撑力量不是党员和党机器,而是军人和武力。在党、政、军三者之中,党的力量最为脆弱。无论战时抗日,还是战后“剿共”,最先瓦解的往往是党部,其次是政府,最后才是军队;收复某一个地方,最先到达的首先是军队,其次是政府,最后才是党部。在共产党哪里,党充分发挥了政治核心的作用;而在国民党那里,党完全沦为军政的附庸。蒋介石最为倚赖的是军队,而不是党。在蒋介石重军轻党思想主导下,军权日趋膨胀,党权日趋低落。从中央至地方,军权凌驾于党权之上,党治徒有其表。名义上是以党治政,以党治军,实际上是以军统政,以军控党。 国共分家后,国民党漠视当时中国实际存在的阶级对立和冲突,声称代表“全民”利益,而这样一种“全民”利益实际上并不存在。国民党企图把本身的基础建立在彼此利益互相冲突的各阶级联盟之上,其结果确实两不讨好。“全民”中没有哪一个阶级,真正认同货感觉到国民党确实代表了他们的利益。国民党自然也没有一个真正属于它的社会阶级基础。

1
《党员、党权与党争》的全部笔记 18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