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前途<增訂本> 9.2分
读书笔记 0
#surprising#

李子的价值,在边际上就会被劳力或血汗的代价取替。但这些代价的支付对社会什么好处也没有--代价是花费在李子的价值上--所以对社会而言,李子就没有净值可言。一件本来可以是珍贵的资产,因为是"公共财产"(Common Property),在竞争下其价值就烟消云散。这是近代经济学上有名的"租值消散"定律(The Dissipation of Rent )。 在共产制度里,撇开所有有价值的资源,人与人之间的权利是不平均的。因此,在法律面前就不可能人人平等。人权既与法律有冲突,法制就难以推行。所以在共产制度下所推行的,就如在军队里,是纪律、领导与服从。又因为难有法治,党政就难以分家。 毛泽东跟邓小平就有着这一个重大的分别。前者不惜大错而去推行一套理想--错了之后也不肯认;后者却脚踏实地--几年来中国农村的多次改革,每一次都是基于有成功的先例的

为什么政府或政府资助的非私产机构会有铁饭碗的盛行呢?这是一个经济学上的老问题。我自己的答案是,这些机构所供应的服务是没有市价的。在这情况下,一个被雇者在机构内的工作贡献,就会因为没有市价而难以衡量;另一方面,因为这些非私产机构不是图利的,主事人就没有意图去按经济的利害作决策。那就是说,假若在这些机构内的职工是没有铁饭碗的,可以被上级解雇,而上级又因为机构的非私产性而不按经济的利害作决策,滥用权力的行为就会很容易发生了。换言之,给予这些机构内的职工一个铁饭碗的保障,是约束上级滥用权力的办法(在共产制度下,铁饭碗的成因可能不同)。

我有权不用你,是保障你对我的承诺的最简单而费用最低的办法。

贪污是因管制而起,而管制也是会因为贪污而增加了顽固性。

贪污受贿既能在某种程度上避去管制,有了管制的存在,贪污也就有利可图了。

根据以上分析,我可以说会阻止中国经济发展的不是贪污本身,而是贪污所带来的一个后患:为了要便利贪污,管制就有了顽固的存在性。有了管制,贪污在所必然,大事压制贪污对市场的发展不利,但一旦不同的干部在不同的管制上界定了贪污受贿的权利 ,为了保障自己的利益,他们就会极力反对管制的解除。到了那一天,中国就会走上印度的路,要有更大的改进就难了。换言之,在以阶级界定权利转向以资产界定权利的路上,一个很可能发生的不幸,就是将阶级特权改为贪污特权。

我以为中国的改革,是不能置既得利益的干部于不顾的--不是因为在经济或道德上他们应被特别照顾,而是因为他们的反对是足以阻碍制度改进的。所以我以为一个可行的折衷办法,就是干脆使某些干部先富起来,给他们明确的产权分配,但却要他们弃官从商。

在半年前林行止曾经为文批评中国大酒店用二币二价的办法,认为是有失国体。但他是忽略了二币二价是同价(或是价格接近),也忽略了若二币二价被严禁,本地人就会被歧视--国体何在?国体之失,不是因为二币二价,而是因为促成二币二价的外汇管制。面子的争取是不能强人所难的。

0
《中國的前途<增訂本>》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