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 7.3分
读书笔记 第一部分
如林

爱上年轻美丽的姑娘,并设法引诱她,这是他想让她成为自己妻子的唯一手段。因为他是个演员,永远也别想向玛齐娅提出娶她女儿的要求,更遑论征得赫洛尼姆斯的同意了。在他的眼里,戏子都是可憎的。这对年轻的恋人去找威尼斯的主教,在他的主持下结了婚。这使得萨奈塔的母亲大为震怒,父亲则忧愤而亡。经过九月怀胎,萨奈塔于一七二五年四月二日生下了我。

第二年,我母亲就把我托给外祖母照管。我父亲郑重地向外祖母承诺,他永远也不会强迫妻子登台,于是便得到了她的原谅。但是,演员们很少能信守这样的承诺。后来,我母亲还为自己学会了演喜剧而庆幸,因为她在九年后成了要拉扯六个孩子的寡妇,她得靠自己的本事挣钱抚养我们。

六个星期以后,医生诊断出我的父亲长了脑瘤,这使得他在八天以后就进了坟墓。在他去世前两天,他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已经快完结了,就把我们叫到床前。当着我们的面,他要求威尼斯的贵族格里玛尼做我们的保护人。然后他为我们祝福,要我们的母亲向他发誓 ,绝不把任何一个孩子培养成演员,登上他但愿从没有登上过的舞台,尽管它并未带给他不幸的生活。母亲发了誓,当时在场的贵族也保证不会让她违背誓言。

此后,我母亲还怀着我最小的弟弟,一直到复活节弟弟出世之前她都不能登台。尽管母亲还很年轻美丽,但她拒绝了所有的求婚者。她相信天意,希望自己能胜任对我们的教育,愿把全部心思都用在这个使命上。由于我的疾病,她认为应该先给我医治。我的身体非常羸弱,而且看上去几乎有些痴呆。

在格齐博士的家庭成员中,有他的母亲,他的做鞋匠的父亲,还有他刚满十三岁的妹妹贝蒂娜。她很漂亮,爱读小说。她父亲总是叱骂她不该在窗口晃来晃去,博士却反而因为她对书本的痴迷而责备她。 我马上就喜欢上了这个姑娘, 而她也在我的心灵里投下了最初的某种激情的火花,后来我才能渐渐控制这种激情。

我搬进格齐博士家六个月之后,所有的学生都离开了他,因为他对我倾注了全部的好感,这促使他不得不办一所小型学校,让小孩子们都来寄宿。然而这件事花了两年的时间才办成。在这两年中,他将平生学识全部传授给我,甚至还教我拉小提琴,这种技艺对我今生将大有裨益。

贝蒂娜笑话我的羞涩,我因此变得胆大妄为,也回吻她,比任何人给我的吻都热烈得多。可当我刚壮起胆子想更进一步的时候,她却推开我,跑掉了。她这一跑掉,我就陷入了绝望,因为内心有个声音在提醒我, 然而却无济于事。 让我惊讶的是,贝蒂娜对于自己所做的一切,都表现得十分平静,而我却几乎不能主宰自己的感情。每次我都下决心,要改变行为。

我进了大学,这带来的必然的结果是:我经常单独出去;在大学生当中,我几乎没有交到什么朋友。我的朋友是一些浮浪子弟、赌徒、酒鬼,是专门勾引良家少女的骗子和生意人,他们教会我认识这个世界。

整个夏天我都在追求安吉拉。她的保留态度使我的爱情更加炽烈,把她折磨得够呛。按照我的本性,我需要的是一个热情如火的爱人,她不会熄灭我的爱火,只会把它扇得更旺。我还算是比较正派的,对安吉拉已经特别尊重了。但她是那种最乖最规矩的女孩儿,对于我所有柔情脉脉的表白,她只有一种让我扫兴的回答,她愿意成为我的妻子。她相信我的愿望不会超越这个限度。如果她跟我说,她的保守使她自己也很难过,这已意味着她给了我最大的宠爱。

说完这番话,我的眼睛里涌出了泪花。露茜试着想为我擦干,却没想到这一下她的胸部露了出来,那种美足以使最有经验的舵手翻船。

我在担忧和欣喜之间彷徨,仿佛置身于深渊的边缘。但我并没有坠入深谷,而是跟露茜一起度过了在帕西埃诺的十一个夜晚。她趁母亲熟睡时来找我,在我的怀抱里享受醉人的时刻。我火热的情感丝毫没有减弱, 而是为自己能克制情欲而越发炽烈。 即使这妩媚动人的姑娘已经达到了最高潮,我也没有逾越最后的防线。我就这样离开了帕西埃诺,没有被诱惑完全战胜。

刚一上床,我就装出睡着的样子,当这对可爱的姐妹躺在我身边时,我翻了个身,仿佛是被吵醒了,接着又睡了。我静静地躺着,直至认为她们已经睡着。不过,即使这不是真的,她们至少是装出了熟睡的样子,因为她们背朝着我。灯也熄掉了。

我凭着感觉转过身去,并不知道躺在我身边的是南奈特还是玛童。且不管是谁吧,我发现她蜷着身子,只穿着一件内衣。我没有使用暴力,便慢慢制服了她,使她发出被征服的呻吟,使她除了装睡和任由我为所欲为之外别无良策。没过多久,天然的欲望在她体内升腾而起,她配合着我,使我达到了目的。我的努力达到了成功的峰巅,毋庸置疑,我得到了她的处女之身。

平生第一次完全尝试了这种享受, 我飘飘欲仙地离开我的美人儿,转向另一个奉献我的爱情火焰。我发现她一动不动地仰面躺着。我小心地靠近她,做出怕吵醒她的样子,开始刺激她的欲望,相信她跟她姐姐(妹妹)一样还是处女。我马上发觉了她的下意识的动作,爱神已准备接受这送上门来的祭品,于是我开始进行这祭献的仪式。突然间,她顺从了那种能将她淹没的奔放的情感。她撕下了伪装,一下子把我紧紧搂在怀里,热吻雨点般落在我身上,她用同样的狂热回应着我的狂热,使我们的爱在情欲中水乳交融。

我们一边嬉笑着一边给对方洗浴,这唤起我们又一轮的欲望。很快的,我们又上了床,在永无止歇的热情中度过了销魂蚀骨的一夜。

几天以后, 命运使我们摆脱了安吉拉。 她父亲被召到维琴察去给几所房屋画壁画。 她这一 走 ,我可以跟那两个迷人的姑娘纵情欢乐,每周至少跟她们一起过两夜。她们给了我一把钥匙,使我可以畅通无阻地到她们家去。

塞西丽娅和玛丽娜是两朵娇艳的玫瑰花蕾, 但还需要一阵微风的吹拂才能盛开。 她们显然已经习惯了贝利诺这种身份带来的好处,可我在他身上只看到一个可怜的宗教的牺牲品。 这两个姑娘尽管年幼 ,那美丽的乳房却证明了她们的早熟。

他那有些错了位的胸饰挑起了我触摸它的欲望。他只是微笑了一下。我大胆地把手伸进他衣服里面,也没遭到反抗。见鬼,就算是普拉克西特利斯:公元前四世纪雅典雕塑家,希腊最有创造性的艺术家之一。在其最精美的雕塑《科尼杜斯的阿佛洛狄忒》 中,女神以裸体形象展现。 再精巧的凿子也不能创造出这么丰满的乳房啊!

“这下可确凿无疑了,您绝对是个女人!”我胜利地说。 “这是我们这一类人的缺陷。 ”贝利诺回答。 “恰恰相反!这是你们这一类人的长处。请相信我,我可懂得怎么区分阉人的假乳房和女孩子的乳房。您这雪花石膏般的乳房可是一个十七岁美女的乳房。 ”

“告诉他,如果他当着你的面做到我想让他做的事,我就可以也让他高兴高兴。我就是想弄明白,他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 ”

“ 那好, ” 我说, “要是你肯陪我一夜,我就推迟行期。 ” “您爱我吗?” “非常爱,如果这让你高兴的话。 ” “我太高兴了,因为我也爱您。我马上去通知我妈妈。 ” 她马上又跑了回来,心花怒放地说: “我妈妈认为您是个高贵的人。 ”

也许她只是认为我是个慷慨的人吧,这且不管它,塞西丽娅把房门锁上,便投怀送抱,热烈地吻我,那份炽热真让我难以置信。她实在是很可爱,但我并没有爱上她。夜已深了,我并没向她说那句我曾在卢克蕾齐娅耳畔低语的话: “你让我多么幸福啊! ” 反而是她向我说了这句话。

第二天早上,我跟她道了日安,给了她三个杜波伦,便把她打发走了,没跟她说我永远爱她 。即使是最忠贞不二的男人,面对着最美丽的女人,也不肯说出这个既轻率又荒唐的誓言。

“你想要钱?” “不,我爱您。 ” “可是,玛丽娜!说到爱情你还太小啊!” “我比我姐姐还要强壮呢。 ” “你以前有过情人吗?” “从来没有过。 ” “那好,今天晚上再说吧。 ” “好呀!” 她叫道, “我去跟妈妈说,叫她准备明天换床单吧。 ”

我得承认,这个演员家庭教育出来的孩子个个都叫我很惊奇,不过我倒是借此解了闷儿。

玛丽娜赶忙跑去把门锁好,灼热的眼睛盯着我,走到我身边。她的身体发育得比塞西丽娅成熟,她献身于我,仿佛是要告诉我:我比我姐姐强。不过她担心我昨夜劳累过度,没有力气了,因此先试着挑起我的情绪,跟我聊了半天她将与我一起完成的神秘仪式。从她的闲扯中,我听得出来,她害怕我发现她已非完璧而责怪她。她这份惴惴不安勾起了我的怜爱,我安慰她,叫她放心,上天让好多女孩子都在意外中失去了那件被称作“花苞 ”的东西。我的话鼓起了她的勇气,她非要我承认,她比她姐姐发育得好。

“你是比她强。 ”我鼓舞地说。 她一下子抱住我: “我多么快活!快跟我说,我们一整夜都不睡觉了。 ” “啊,那可不行!” 我回答, “我们得睡,这会使我们精力充沛。你现在觉不出精力在消退,等天亮时就知道,睡眠会给你补充体力。 ”

这是狂风骤雨般的一夜,我们的力气被掠夺一空。但是,美美地睡了一觉之后,醒来时的玛丽娜觉得自己脱胎换骨,大获全胜。尤其叫她高兴的是,我给了她三个杜波伦,她喜笑颜开地交给妈妈去了。

而我还能做什么事呢,只能去找银行家,再换一些钱。我已经花得太多了,要是贝利诺真的是个女孩子,我还得再表现一回一掷千金的气概。

饭后贝利诺唱了歌,那歌声让我听得如痴如醉。他的动作、眼神和姿态无一不清清楚楚地表明,他不是阉人。我的心在激跳,我一定要用自己的眼睛证实。

第二天早上,我和贝利诺一起出发。他以为我对他再也没有好奇心了,可是,过了还不到一刻钟,我的眼神便不能从他那双美丽的眼睛上移开。那是一双让我血液沸腾的眼睛,从没有一个男人能唤起我这种激情。我对他说,他的眼睛完全是一双女人的眼睛,就像他的乳房,足以与维纳斯女神的乳房媲美。 “您给我留下的印象是不可磨灭的, ” 我坚定地说, “您的整个气质都让我坚信您是个女人。如果这不是我的幻觉,我会爱上您的。 ”

话音刚落,他的泪水夺眶而出。我被打动了,觉得自己不能再在这件事上要求什么了。我沉默不语,快到我们住宿的西尼加格里亚时,经过内心激烈的斗争,我仿佛是自言自语地说:“如果您对我还有几分友情, 我们可以在里米尼惬意地过上几个钟头, 因为您只要稍施援手,就可以将我从痛苦中解救出来。 ”

“没人能够救您,” 贝利诺回答,他的语气让我感到无与伦比的轻柔,“什么也救不了您。因为不管我的性别是什么,您都已经爱上了我。弄清真相只会让您恼火,对您的要求,我不能有丝毫让步。而这会让您情不自禁地骚扰我,让我流下无用的眼泪。 ”

“讨厌?啊,我才不相信呢。如果我是个女孩子,那我——这是我的感觉——无法不爱上您 。可我是个男孩子, 我有权利拒绝按您的愿望为您效劳, 因为您的热情这会儿虽然是无可厚非的,之后却会变得可憎。在您的内心,您未必没有怀着那样的希望,一旦发现我是个男人,就不再爱我。可是,您在我身上看到的魅力会突然消失殆尽吗?不会的,您的火热情感会变得不文明,您会用各种想像来满足自己,您会说服自己,把我当成一个女孩子,您的感情会让您想出上千条歪理来,只为了让您的爱变得合乎理性。 ”

我们到达了西尼加格利亚,我要了一个好房间,又订了晚饭。因为房间里只有一张床,我问贝利诺是否想另外要个房间;你们想不到我是多么意外,他平静地回答,他宁愿跟我睡在一起。我明白自己已经接近了目标,但并没痴心妄想会有多走运,因为我不知道这场奇遇会怎样结束。不过,我还是觉得如释重负。刚吃过饭,我可爱的旅伴就拿来一盏夜间用的小灯,上了床。我没有迟延,也随着他躺下了。

无法描述这个迷人的尤物在我心底引起的欲望是多么强烈。我刚躺下,她就凑到我身边。我们的嘴唇交缠在一起,我还没来得及去寻找快乐,就已沉醉在温柔乡里。我不需要用眼睛或手检验什么了,没有比这更能打破我心中谜团的了。

第一波的颠鸾倒凤之后, 再一次燃起的欲火简直能让大海干涸。 贝利诺觉得自己有责任让我忘记痛苦,而我所给予她的又使我自己更加快乐。只是我向来有个缺陷,在任何一个漂亮女人身上,都不能得到完全的快乐。但是那个迫切地需要休息的时刻来到了。我们疲惫地相拥相抱,一句话也不说。

贝利诺打破沉默,问我: “你满意了吗?” “非常满意!” “你发现我是多么爱你了吗?” “爱?你是个小骗子,如果你爱我,为什么让我们的幸福拖延了这么久?说真的,你真的是个女人吗?” “用你的眼睛来证实吧!”

一场什么样的检验啊!多么诱人,多少乐趣!但我没发现我第一次检验她时那个吓了我一跳的东西。于是我问她: “那讨厌的东西是什么做的,它把我……”

“我告诉你,我把一切都告诉你, ” 她打断了我, “我的真名字叫做梯丽莎,我父亲是个穷职员。我家里曾住过一个很有名气的人,名叫萨里姆波利,是个阉人歌手,也是个优秀的音乐家。他很喜欢我,能得到他的夸奖,我感到受宠若惊。当时我才十二岁。他建议我跟他学习音乐,并倾注了大量心血教导我,使我过了一年就可以登台表演了。他很盼望得到我的一丝爱情作为报答,而我也愿意满足他,因为我尊敬他。他的英俊和气质使我的眼睛里再也看不到比他更好的男人。他很谦和、沉静、富有,又慷慨大方。我想,任何女人也不会拒绝他的 。但他从来不曾炫耀说,他征服了哪个女人。

“为了完成你的教育,我什么都可以给她,他说 ,四年后我把你接到德累斯顿去,我在萨克森选帝侯属下还有个职位。到那时,你就什么都不必操心了,只要隐瞒住你是个女孩儿的事实。你可以单独睡,即使一两年后乳房发育了,那也没有什么,是我们这类人常有的一个缺陷。我还要给你一件小工具,你可以把它装在身上,要是有人要检查你,就会把你当成一个男人。

“就这样,他把我扮成一个男孩子,我们到博洛尼亚去了。贝利诺的母亲得了一些钱,以后就将我称作她亲爱的儿子。

“萨里姆波利离开了我们,一年前死在了蒂罗尔。自他以后,你是第一个走进我的生命的男人。如果你希望我抛弃贝利诺这个名字,我马上就可以答应。请你不要离开我,是你把我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女人。

我感动得连忙向她保证,我不会离开她,我会把她的命运和我的命运连在一起。我真心诚意地愿意让她幸福,尽管我并不相信,就在我停留在安科纳那短短的几天里,她对我就萌生了这样坚贞不渝的爱意。于是我问她:“如果你真的爱我,你怎么能容忍我和你的两个妹妹来往呢?”

“啊,我的朋友,” 她叹道,“你只想想我们是多么困窘,再设想一下要我揭破身份是多么为难。我怕你会不喜欢我。且不管这个,你用千奇百怪的方式伤了我的心。我承认,我是有些怕你的,但我不认为我是因为怕你才满足了你的心愿。不是的。就在你让塞西丽娅告诉我,你会把我带到里米尼去的那个时候,我就下定了决心。我觉得,你高贵的心地足以让我托付终身。 ”

“那么你放弃那个演出合约吧,陪我到威尼斯去。 ”我果断地说。 “我愿意听从你的建议,” 她回答,“我的心是属于你的。但愿我也能得到你的心。 ”

当我第二天清晨醒来的时候,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娇媚的面庞。我所了解的她的一切,仿佛一下子变得全新了。我下定决心,要永远跟她祸福与共。是的,我还想到:我希望能通过法律和宗教确定我们的结合。梯丽莎要成为我的妻子。但是,在这之前,我还要试探她一下。于是,她醒来之后,我便跟她说: “梯丽莎,你听我说,你以为我很有钱,其实不是的。等我的钱袋空了,我就一无所有了。我既没有阔亲戚,也没有得势的朋友,我所有的,只是年轻、健康、勇气和一点点才华。我唯一的财富就是,我是独立自主的,不依赖任何人。但我还是喜欢大手大脚地花钱。现在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了,你怎么想?”

“我的朋友,首先,你说的每个字我都相信。在安科纳的时候,我就没把你当成个有钱人,而是个穷汉。你放心,这不会让我悲哀的。恰恰相反,正因如此,你才不会鄙弃我送给你的礼物。这礼物就是我,我本人。我将自己毫无保留地交给了你。我们到威尼斯去,凭我的本事,可以担保我们衣食无忧。你也可以找个职位。无论你走到哪里,我都会跟随着你。 ”

“我得到君士坦丁堡去呢!” “我可以随你到天涯海角。如果你怕我变心而失去我,那就娶我吧。 ” “这正是我所想的,真叫我狂喜,你愿意做我的妻子。等我们后天到了博洛尼亚,你就会在圣坛脚下听到我矢志不渝的誓言。 ” “我现在觉得自己是在幸福的云端里了! ” 她欢呼起来, “我们今天不要起床吧,就在床上躺着,明天可以精神抖擞地出发。 ”

说完这话,他就命人将我送到城外一个叫做桑塔玛丽亚的偏僻哨所去。他们先领我回旅馆,我写了一封信,交给信差,给红衣主教阁下送去。梯丽莎几乎被我这件倒霉事吓呆了,我拥抱了她,叫她到里米尼去等我,又强迫她收下我的一百个柴希内,但她却想留在佩萨罗,我极力反对她这样做。我的皮箱从驿车上卸了下来,马车走远了,我被送到了哨所。

看到梯丽莎难过,我心里也很不好受。如果她不是一刻也不想离开我,我也不会那样断然地向她保证,最迟十天后她就会再见到我。但是命运做了另外的安排。

一天早上,我走出哨所大约百十来步了,看见一个军官骑着马飞奔而来。他忽然将马勒住,跳下来,跑到一丛灌木后面去“解决问题 ” 。那匹马温驯得叫我惊奇,就像一个忠心耿耿的仆人一样站在那儿。我想也没想就跑到那匹畜生面前,抓起缰绳,把一只脚塞进马镫里,跨上了马鞍。我这是生平第一次骑马,也不知道我是用手杖还是鞋跟碰了它一下,它忽然撒开蹄子跑起来了。我紧紧抱住它的脖子,这马显然不大舒服,跑得更快了。我不知道怎么让它停下来,最后一道岗哨的卫兵大叫: “停下!”我可没法服从他的命令。马越跑越快,我听见子弹的呼啸声。当终于有一个奥地利士兵将我的马拢住,我已经半晕过去了。感谢上帝,我还能下马来。

梯丽莎穿着女装, 热情地问候我。 当我把我的遭遇讲给她听时, 她明白了我现在的危险境 地 ,吓坏了。虽然她爱我,愿意我留下,她还是跟我说,我应该像那个军官建议的那样,立刻回博洛尼亚去。 “ 我认识他, ” 她又说, “他是个好人。不过他每天晚上都到这里来,你得躲开他 。 ”

我安慰梯丽莎,向她保证我很容易就能找到办法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这个城市。

梯丽莎告诉我,听说她不再作为阉人歌手登台,剧院老板倒很乐意,因为里米尼并不禁止女人登台演出。

尽管我现在身处险地, 我还是和情人缠绵了一天。 我似乎每一刻都能在她身上发现新的魅 力 。我越来越爱她,但是到了晚上八点钟,她却要离开我,因为我们听到有人来了。我坐在黑暗之中,但是能看见外面的一切。我看到那个军官走进来,又注意到梯丽莎像个公主一样优雅地把手递给他亲吻。他跟她在一起待了一个小时,我发现梯丽莎的举止有些古怪,却又让我找不到嫉妒的理由。

军官走后,我们吃了晚饭。梯丽莎的兴致很高,正当我们要睡觉的时候,彼得罗尼乌斯来告诉我,有六个骡夫要在天亮前两个小时出发到切塞纳去,这样我可以悄悄地出城。我给了他一点小费,他及时叫醒了我。我就这样离开了梯丽莎,坚信自己对她一往情深,坚信她对我永不变心。

我去找了一个很好的裁缝,第二天,我摇身一变,成了一名威武的玛尔斯的侍从玛尔斯:罗马神话中的战神, “玛尔斯的侍从 ” 系指军人 。 当然我还佩上了一把长剑。 手提漂亮的手杖 ,头戴镶着黑色帽徽的帽子,我顾盼自得地把全城逛了个够。

他递给我一张报纸,让我看他圈出来的一篇文章。你们想想我是多么吃惊吧,因为我读到了下面的内容: “女王军中的一名军官冯·卡萨诺瓦先生,在与上校决斗中将其杀死,之后逃走。决斗详情尚不得知,仅知此位军官乘当场毙命的对手所遗马匹逃往里米尼。 ”

我在博洛尼亚待到第四天,收到了梯丽莎派信差送来的一封厚厚的信。她告诉我,那位年轻军官将她引见给冯·卡斯特罗皮格纳罗公爵。公爵听过她的演唱,便聘请她到那不勒斯的圣卡罗剧院演出, 每年付她一千盎司。 她请求给她八天的考虑时间, 叫我回信告诉她该怎么办 。

私欲和爱情要在天平上取得平衡。 我觉得自己不该要求梯丽莎放弃送上门来的好运气。 可是要放梯丽莎到那不勒斯去,又没有我陪着,我却不愿意。最后我给她写了一封信,要她接受聘请,要她相信我,等我从君士坦丁堡回来,就会马上赶去找她。我建议她找一个体面的女佣,并且循规蹈矩,等我一回来就可以跟她结婚。

三天以后,我收到了她的信。信写得哀婉而温柔,她说她已经签了合约,也找了女佣,对外假称是她的母亲。她将在五月份到那不勒斯去,在那里等我回来,除非我不再想见到她。

收到这封信后的第四天,我启程前往威尼斯。在此之前,我已从那位法国军官口中得知,我的护照已经到来。 等我向西班牙军队司令部付了五十杜波伦赔偿偷走的那匹马, 他就会把我的箱子送还。

晚上,我回到奥利奥夫人家,我们吃了丰盛的晚饭。饭后,慈祥的姨妈要两个外甥女送我回房间去。你们可以想得到,我们三个人又狂欢了一夜。以后的日子里,两姐妹交替着在我房间里过夜,让我尽情享受。

我们一路顺风,八天以后到达达达尼尔海峡,有土耳其的小船来接我们,带领我们来到君士坦丁堡。这个城市美得让人赞叹,我不由得想起君士坦丁大帝,当他来到拜占庭时,曾为这城市的美景所倾倒,喊道: “这才是世界帝国的都城啊!”

到达的当天,我便前去拜见波内瓦尔公爵。他在改信伊斯兰教后更名为奥斯曼,头衔是卡拉马尼恩帕夏。我被带进一个房间,屋里的家具陈设都是法国式的。门开了,我看见一位中年男子走进来,他大腹便便,身着法式衣装。他向我走来,笑着问我,能为一个受罗马教会的红衣主教保护的人做些什么。 我把事情的始末详细讲给他听, 是什么事情才使得红衣主教万般无奈,我才会情愿拿着推荐信到君士坦丁堡来。

我立刻就被请了进去,让我吃惊的是,她居然坐在床上接待我。她的脸上泛着动人的红霞,眼睛有些肿。我的心狂跳起来。

从这一刻开始,我的激情又被挑起来了,同时我也看到,让 F. 夫人成为我的情人也不是不可能的。

我很生气,但我爱这个女人,而且从未见她如此美丽。些许的小恙使她更加动人。但是她不跟我说话。我像个木头桩子似的在她床前站了一刻钟。她按铃将女仆叫进来,让我暂时回避一下。

“我不知道您要忍受什么,我对您讲的故事都很感兴趣,怀着真正的愉快在一边听您的奇闻轶事。为了证明这一点,请您现在就给我讲讲您那三个恋爱故事吧。 ”

我当场编了三个感人的故事, 细细描述最完美的爱情的感受, 但我一个字也没提到肉体的享受。可她就盼着我说这个,我不难看出,她的想像超出了我的讲述。但是我发现,她喜欢我这样懂得克制。我把她的心思摸透了,用最好的手段,将她一步步地引向我期盼的目的地。

最初的十四天,我几乎是寸步不离她的身边,却没有丝毫进展。不过我怀着殷切的希望,耐心等待时机,好向她一吐情怀。

我常常很不害臊地从我的房间偷看她,但是我看到的都是无足轻重的东西。然而有一天,她当着我的面让女仆给她梳头。 因为我无事可做, 就把梳落的碎发捡起来, 放在她的梳妆台上 。不过我把一根短短的鬈发塞进了自己的口袋。她似乎并未发觉,可当屋里只剩下我们时,她生气地叫我把收起来的那根头发交出来。

从这时起,我不再跟她谈论胡编的故事,而是坦率而毫无保留地倾诉我的痛苦和我的愿望。我跟她说,她要么把我赶出她家,要么就给我幸福。可是这狠心的女人却说,只有我们各守本分才会幸福。我跪倒在她的脚下,她的声音里充满了爱和同情: “我的朋友,我不强求您尊重我的软弱,但请您珍惜我对您的爱。 ”

她弯下腰去,自己从桌子上拿,这一来,我想看到的几乎都看到了。她把内衣递给我,我差点拿不住。我全身荡漾着春情,浑身颤抖。

她很可怜我,我的手分享了眼睛的运气。我倒在她的怀抱里,我们的嘴唇交融在一起。在这幸福的缠绵中,我们尝到了一种爱情的迷醉,虽然还不足以满足我们两个的欲望,但就目前来说已经够了。

我当然巴不得服从她这道命令,没过多久,我们就单独相对了。我们要一起度过美妙的五个小时。天气闷热,她躺在床上,我将她搂进怀里,她紧紧地贴在我胸前,可是她仍然坚持她那残酷的律条。无论我怎样苦劝,怎样哀求,要她将最终的幸福赐给我,都无济于事。

“一定要克制住我们的爱情,另想办法满足我们的愿望。 ”她说。

一切都按她的希望进行, 然而我们的欲望重新苏醒。我看到她定定地注视着我的无辜的样 子 ,忽然,她好像生气了。她把身上所有让她发热又不能尽兴的东西扯掉,扑进我的怀里。我经受了她疾风暴雨式的爱抚, 或者更确切地说, 她有些失态了。 我和她一样疯狂,紧紧搂着她 ,享受着那几乎要将我毁灭的快乐。可是,就在那一瞬间, 就在她即将把自己奉献给我的时候 ,她一把将我推开,又马上将我拉过去,用一只纤手完成了我一半的快乐。

“狠心的朋友啊! ” 我呻吟着, “你放弃了那唯一能熄灭爱火的手段。 让我也对得起你的手吧 。 ”

她紧紧地抱着我,我可以感觉出来,情欲使得她有些不能自持了。然而这不完整的和不自然的享受让我绝望,又让我更加兴奋。

然而公道的上天却做出了另外的安排, 它严酷地惩罚了我这次可鄙的失足。 那个妓女使我陷入了极度沮丧的境地,我几乎要发疯了。如果能让我立刻跟我的女神重新结合,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啊!

发现自己的状况,我心急如焚,幻想着能通过严格的饮食控制恢复健康,将我这场病遮掩过去。但这是自欺欺人,麦露拉使我的血中了毒,我只得去请教一位老医生,他向我保证,两个月之内就可以将我治好。 他确实做到了, 可是我留在科孚的这最后两个月却是难以忍受 的 。在和那个可耻的麦露拉鬼混之前,我健康、富有、快乐。可是现在我什么都失去了,钱财,魅力、爱情和好心情。我像个贼一样,趁着夜色溜回了威尼斯。

为了维持生活,我想当个职业演员。可是,幸福女神却另有打算,我刚刚在这条新的生活道路上迈出第一步,她就离我而去。在八天之内,我就一文不名了。可我得生活,只得当了小提琴手。这项本事是格齐博士教给我的,足以让我在剧院乐队中滥竽充数。我每天可以挣到一塔勒,从目前来讲也足够了。

0
《我的一生》的全部笔记 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