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神学 7.9分
读书笔记 教阶体系
Brasidas

所有阶层体的共同目标就在于对上帝和神圣事物的连续不断的爱,这爱是以圣灵充满的独特方式而圣洁地产生的,而且在它之前还要对一切与它相背离者彻底地和不动摇地加以回避。它由对存在者的真正本性的知识所构成;它由对神圣真理的关照与理解所构成;它由尽最大可能对与“一”相像的完全和“一”本身的圣灵鼓舞的分有所构成;它由享有那养育理性和祝圣一切向它上升的圣洁异象所构成。P161
引自 第四章 教阶体系

对参《利维坦》,此教阶体系存在的目的是对圣洁的爱,以及对不圣洁的回避;而利维坦则是相反的另一极。

自身是上帝的享福,神灵是一切成圣的泉源。他由于自己神圣的宽宏丰沛而给与被祝圣者这一祝圣的事实。他赐予人阶层体系,以确保具有理智和理性的存在者都能得到拯救与圣洁。P161
引自 第四章 教阶体系

“利维坦”赐予人阶层体系,以确保具有激情和欲望的不存在者都能得到堕落与不洁。

他还把它赐给了那些有福地高于这个世界之上者,但是是以更为非物质的和理性的方式。(因为上帝并非无所借助地激励他们朝向神圣者。上帝是通过理性从内心中做成此事的;他还用纯净的和非物质的光芒主动去照亮他们。)
引自 第四章 教阶体系

“利维坦”则是以物质的和欲望的方式,赐给了那些诅咒地低于这个世界之下者。(因为利维坦并非无所借助地激励他们朝向诅咒者。利维坦通过对暴死的恐惧从内心做成此事的;他还用不洁的和物质的暴力去主动强迫他们。)

不过,充满生灵的祭司并没有在圣洁行为的共同部分中用公开的概念传递这些事物,而是用了圣洁的象征。因为并非人人皆圣洁,而且如《圣经》上肯定的,人不都有这等知识。P162
引自 第四章 教阶体系

充满圣灵的祭司(霍布斯)并没有在不洁行为的共同部分中用公开的概念传递这些事物,而是用了不洁的象征(利维坦、比希莫特)。因为并非人人皆不洁,而且如《利维坦》上肯定的,人不都有这等欲望。

但是,利维坦由于自身延续存在也分有上帝的善,也是上帝的众受造物之一。其存在也是内在于上帝的天阶体系的意志之中。

因此,伪狄奥尼修斯需要地心说,上帝爱的临在;利维坦需要日心说,地狱恶的超升。

我现在提醒你:你保证除了对你自己级别的圣洁导师之外,不向任何人转告祭司的高超的圣洁话语。我很高兴你按照阶层体系安排而保证只在洁净之中处理纯洁之事,只与上帝的人一起做圣洁的事,只与确实已被完善的人分有完善,只与圣洁这分有至圣者。P163
引自 第四章 教阶体系

我(霍布斯)现在提醒你:你保证除了对你自己级别的世俗权位者之外,不向任何人转告世俗权位者卑微的不洁话语。我很高兴你按照阶层体系安排保证只在不洁之中处理不洁之事,只与地狱的人一起做不洁的事,只与确实已被受诅的人分有诅咒,只与不洁者分有至恶者。

因为:

具有一定方式的存在的事物只制造或经受与其本性相宜的东西。...眼睛虚弱者决不可能安全地直视太阳光芒,我们在处理高于我们的事物时,总会有危险。P164

而直视黑暗深渊的强者呢?——霍布斯:

我们说神圣福泽之中的“善”虽然永远与自己相似与相同,却慷慨宽厚地把自己仁慈的光芒给与一切用理性之眼观照他的人。但是理性存在者由于有自己的自由意志,便可能从那心智之光背离,并会过多欲求邪恶之事,以至于泯灭了那异象,消灭了接受光明的天赋。他们把自己从这光移开,这光却永不止息地来到他们中;它不仅不抛弃他们,而且还照耀着他们不视之目。由于善是光的本质,光即使在这些人从它转开时也紧追着他们。 这些存在者还有可能挤破他们视野的合理界限,斗胆去想象自己能真正地注视那超出其视觉力量之上的光芒。此时,光并不会与自己作为光的本性相悖,但不完善地接近绝对完善者的灵魂却不仅达不到那些与自己陌生的实在,而且会由于自己邪恶的傲慢而被剥夺本来可以的得到的东西。不过,正如我已说得,圣光由于自己的慷慨宽厚,从不停止把自己给予心智之眼,后者应当能看到上帝,因为上帝永远在那儿,永远准备好把自己恩赐给人类。圣洁的祭司正式按这个模式塑造自己:他慷慨宽厚地把他充满圣灵的教导的闪耀光芒倾撒给一切人,他在模仿上帝时总是准备好把光给予来寻求的人,而且他对过去的背叛与过错既不抱怨也不发世俗的怒火。他以与上帝相似的教阶体系的方式给予一切来寻求者以引导之光,他这么做都是以和谐的和有序的方式,而且与每个人对于神圣事物的禀赋性情相称。P168
引自 第四章 教阶体系

以向下之路祭司的面貌出现的向上之路的祭司,因为这世俗永不止息地来到他们中,斗胆去想象自己真正地注视那超出其视觉力量之上的黑暗,不仅达不到那些与自己陌生的虚无,而且会由于自己圣洁的谦卑(无僭主气质)而被剥夺本来可以得到的东西(哲人王):

圣餐这一圣事既保持自己的本质:独一、单纯和不可区分,但同时又由于对人类的爱而多重化为各种圣洁象征之物中。它扩展自身以包容所有教阶体系的形象。然后它又把所有这些不同的象征物聚合在一个统一体之中,回归到他自己内在的“一”,把统一性赋予所有那些被圣洁地提升至它的人。这对于圣洁的祭司也一样。他慷慨宽宏地把自己独有的对教阶体系的独特理解传给低于自己的人。他运用许多神圣的迷。然后,他自由地、不受任何低于他的东西的阻碍地,毫无所失地回到自己的出发点。他在自己的心智中走向太一。...他由于对人的爱而走向二级事物,但他又使对最初事物的圣洁回归成为最终目标。P174
引自 第四章 教阶体系

霍布斯因为对人类的爱而思考“利维坦”,但其心智和意图则走向太一。参在狄奥尼索斯谈到安葬礼仪时:

正是为了向这一神圣公义感恩,祭司献上圣洁的祷告,唱赞美上帝的歌——上帝把我们从不公正的和暴君的权力中解救出来,把我们引向他自己的最为公义的审判。P210
引自 第四章 教阶体系

降之尼采,则为了点醒走向太一的心智和意图作为人的终极目标——超人,而发起其哲学行动,而非对人类的爱:

当一个人由于拒绝接受上帝的恩赐和轻视上帝的善良诫命的最大光辉而推开了自己自然圣洁的行动时,却指望“圣徒的干预”这种不可能的和空洞的期望,也是愚蠢的。P212
引自 第四章 教阶体系

0
《神秘神学》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