溢出 8.2分
读书笔记 从东亚汉萨同盟起步
川川儿
第一,跨国运作的各种公司应该形成一种联合机制,在既有的国际经济治理已经失效之处,发展出自治性的组织,我姑且称之为“商会同盟”。同盟中需逐渐商谈、演化出可被普遍接受的行为规则。实际上,相关方面的行为规则已经有不少,但它们并未获得自觉,也就无法被系统化地整合为一个体系,而更多地作为零散、偶然性的存在。未来,各种公司、商人应该朝向这样一种同盟及“规则自觉”的方向迈进。 第二,这个商会同盟应该设立执行委员会和仲裁机制。之所以设立的不是司法机制,是因为商会同盟无法拥有强制执行权,否则它就变成某种意义上的国家了。而仲裁无须强制执行,只是提供第三方裁判权,从而为争议双方提供一种正当性的判准,商会同盟就可以完成这种工作。这和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院的功能有些类似,但商会同盟很可能会基于新的技术和经济逻辑发展出一种新的仲裁机制。争议双方应自动履行仲裁裁决,如果有一方拒绝履行,商会同盟的执行委员会便有权发出警告、进行罚款,乃至将其开除出同盟。 第三,开除出同盟之所以会有实质威慑力,应当是因为同盟资格会为成员带来一系列商业上的好处。包括在同盟内更便捷的融资渠道、更低的交易成本,以及对用户而言更高的品质和信誉的象征一一最后一点尤为重要。对品质和信誉的追求应当是商会同盟的道德基础所在,只有具备了道德基础,同盟本身才是可持续的,对于同盟外成员オ是有吸引力的。由此,商会同盟可能是新的技术条件下新的商业伦理的孕育之所,它可能会发展为一个商业一伦理共同体。 第四,商会同盟可以通过一系列制度设计,形成资本额与投票权之间的比例关系,从而克服现有多边组织中权责不对等的困境。由于商会同盟的伦理性出自实践世界中商人自治的过程,而且会通过仲裁机制不断自我净化,可以克服现有多边组织中价值观不连贯的困境。如此一来,商会同盟便应具有一种中立性。
引自 从东亚汉萨同盟起步 317
0
《溢出》的全部笔记 1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