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的收获 8.5分
读书笔记 第五章 动物工厂:悲惨的饲料场
补丁
家禽的苦难 许多家禽都被饲养在“电池农场”( Battery Farms,因为狭小的笼子酷似蓄电池而得名)里,建筑物里成百上千个笼子一个堆一个。在蛋鸡的“电池农场中,光是一间棚就能装多达七万只笼中鸟,四到六只母鸡挤在狭小的铁丝笼里,距离近到无法伸展翅膀。 狭小的空间导致他们经常互啄,于是他们的喙往往在痛苦的拔喙过程中被修整”。此外,由于他们的脚爪动不动就被笼子底部的铁丝网眼卡住,所以他们有时会被切去脚趾末端,以防脚趾生长。 当蛋鸡的产蛋量开始下滑时,会被断水断粮几天,饲养者通过灯光控制使白天和黑夜颠倒,把母鸡吓得羽毛全部掉光。母鸡在强制换毛过程之后,再次开始短短几周的下蛋期。等蛋鸡被榨干,报废的蛋鸡被用来做鸡汤。在这些蛋中,刚被孵化的公鸡通常被当做无用的“副产品”扔进塑料袋里。随着越来越多的小身躯堆在他们身上,最后这些小公鸡就窒息而死,之后被丢进垃圾桶里。有些小鸡则被绞碎做成动物饲料,有的还是在活着的时候就被绞死。 供你买来烧烤或炒菜的包装整齐的鸡腿、鸡翅和鸡胸肉片来自于嫩鸡或阉吗,他们曾经在狭小的屋互相推挤,从彼此身上踏过,有的鸡被踩踏致死。火鸡短暂的一生是荒可笑的,他们被灌入生长激素,直到再也无法站立或正常殖。然面当家人聚在节餐上庆祝感恩节或圣诞节时,有多少人会为那些用自己苦难造就人类大餐的火鸡,有过哪怕一丝感恩的念头?但是,排徊在那里的火鸡灵魂当然也会加人感恩庆典,只是他们要感谢的是终结他们受苦受难一生的死亡。 食用的鸭和鹅,也被养在和鸡一样密集的农场里。他们被迫喂食的方式根本就是忠待,目的是使他们的肝脏肿大到可以被做成经济价值很高的鹅肝酱。农场工人将一根金属管硬塞进鸭或鹅的咽喉,用泵将大量玉米饲料直接灌入可怜动物的食道。只要几星期的工夫,鸭和鹅就会超重,他们的肝脏肿大到正常的十倍。养来做肝酱的鸭和鹅几乎无法呼吸,更别说是站立或行走了。他们多数咽喉裂伤,食道里有堆积的食物,上消化道则长满了细菌和真菌。
引自 家禽的苦难 /57
0
《希望的收获》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