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德文学研究 7.6分
读书笔记 抒情诗
之龢

赫[91]尔德分翻译的人为二种:“一种把原文按字翻译,并且能够办得到的时候,把每字的声音都仿效过来。这一种我们叫做翻译的人,我们叫的时候,把“翻”字特别念得重。另外一种,只去表现原作者的意思,就好像他自己用他自己的话向我们表示意思一样。这一种是男性的翻译:因为无论如何正确,无论为旁的目的,有多少用处,你总不能达到目的,因为你不能把一种语言编程另外一种。”这一种主张,当然有讨论的余地,但是如果我们把它认为说明歌德翻译仿效中国的抒情诗,那么我们一定要说歌德属于第二种翻译。
引自 第四章 抒情诗

要[102]了解《诗经》在中国文学史里边的意义,我们要先了解中国文学发展大概的情形。中国人的人生观,从中国人的人生观产[103]生出来的中国文学,在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前和以后是夐不相同的。我们很惊异,库尔慈在一八三六年写《花笺记》译文序文的时候,已经明白地发现了这一点。 他说:“在孔子以前,中国由一切诗的元素,民间有丰富的历史,同时也就是丰富的神话。因为孔子的教训行为惊人的结果,把中国民族诗的天才如果没有连根拔除,至少也大加压迫。中国的国家在他和他以前,是封建制度,很像德国那个样子;我们很容易看出当时的诸侯君王,都有骑士的精神;人民都相信一种从崇拜星宿养成的宗教,并且也有一切同宗教相关的诗的元素。当时的妇女似乎也不但不像现在这样,同男子完全隔绝地生活,反而她们柔和女性的精神,处处反应协和男性的生活,供给诗意的人生观以各种的激发陶养;现在这一种精神,因为女子受压迫,入了睡眠状态,除非有绝大的诗才,很不容惊醒它。那一些封建的诸侯,古代的英雄,还生活在有生命的传统风俗制度下边,大家也不像现在只是把他们当成模范的统治者,一般人在当时把他们当成有宗教的灵感,而且为宗教目的而行动的人,他们同神不但见解,简直直接发生关系。 孔子出来,他的道德哲学,深入人心以后,中国的人生,就完全两样了。封建制度,一天天地崩溃,在纪元以前,无数的小诸侯,都被征服统一,成了一个伟大的帝国。古代的宗教不要了,代替它的,只是空虚的,散文式的思想;人类对另一更好世界的渴想没有了,只生活一个嫉妒的,自满的,不进步的生活。国家成了支配一切的东西;官僚同在行政方面的人,代表一切;一个贵族,同一位学者是一样的,正人君子不受尊敬,只受鄙弃。政治势力是惟一到荣华富贵的道路,只有作官的人,才受当时后世的尊敬畏惧。一句话来说,全部的生活,变得这样的散文,这样的一律;变得这样恐惧,无精采,误解的生活;一切的诗意元素,都这样留心地压迫,能够忽然有一个天才——中国也同世[104]界任何地一样地多——自己认识了自己,这真是很不容易的幸运。总括起来说,我们必定要分别于孔子以前成绩,和近代的诗,如果上面的意见,对于孔子以后的文学成立的话,那么对于孔子以前古代的文学,就会完全错误。”[1] [1] Heinrich Kurz: Das Blumenblatt, Einleitung S. VIII ff.
引自 第四章 抒情诗

我[124]想每一个知道中国女子心理的人,读到“甜蜜的朋友”(Süsser Freund)这类的叫喊,如果不发笑,至少也会觉着肉麻。这样的称呼,在西洋女子很自然,在中国女子很特别。中国[125]诗里边,固然也表示热烈的情感,但是表示的方法,是含蓄的,不是直率的,是温柔的,不是粗暴的,是忠厚的,不是激烈的。西洋人有感情,愿意全说,中国人有感情,往往不愿意说,或者只一半。西洋人有眼泪,喜欢当着人流,中国人有眼泪,喜欢背着人流。还有西洋人有眼泪,很自然地向外边流,中国人有眼泪,大部分往往不向外边流,向里边流。几千年以来,中国民族受了孔家哲学的熏陶束缚,现在要叫一位中国人,像一位西洋人那样直率的表情,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中国抒情诗表现中国人对人生的态度,所以也不像西洋诗那样坦白。如果一位翻译中国诗的德国人,不懂这种心理,他一定不能正确表现原文的意义。伯特格的错处,就在这里。所以他的改作虽然美,始终是德国诗,不是中国诗。 克拉朋同伯特格两人都不懂中文,翻译也是就旁的译本重译,洪德生同他们却大不相同,他虽然自己中文不高明,他却常常有中国学者,作他的顾问,直接从原文改译。他一九二六年出版的德文的《中国诗人》和一九二八年出版的《陶渊明诗选》,都选择得很有嗜好,而且翻译得很流利。这些改作的诗,比他译的《西厢记》、《琵琶记》都好;自然是因为在这里他比较自由得多,他喜欢的他才译,至于翻译整本的戏剧,他却不能不作许多勉强的文章了。他翻译很成功地,要算苏东坡《春宵》一首:
引自 第四章 抒情诗

因[126]为是改作的诗,我们尽可以不必按字按句地去同原文追究比较。大体来说,意思不差,译文也很美丽。但是就在这一首小小的诗,我们已经可以发现苏东坡和洪德生根本不同的地方,这一个不同的地方,我们在洪德生的翻译里无时无地不发现:中国的诗人是客观的,洪德生是主观的。中国诗人静观自然,消除自我,洪德生凭藉自然,表现自我。所以中国诗里边“我”字没有用,洪德生加上“我”字,诗里边所表现整个的情绪,就完全变更了。
引自 第四章 抒情诗

0
《中德文学研究》的全部笔记 1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