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罗奔尼撒战争 8.9分
读书笔记 战争的目标与资源(前432—前431)
်နိည် အေ
但在危机中,人们会因为害怕未来的威胁而受到影响。斯巴达人也是这样,他们看到“雅典人的力量开始彰显出来,并影响斯巴达的盟邦”,大为震惊。“然后这种局势变得难以忍受了,斯巴达人决定必须尽其所能,无比坚定地消灭雅典人的力量,打响这场战争。”修昔底德解释战争起因的上述三个版本全都支持他对主宰国际关系的根本动机恐惧、荣耀和利益一一的分析。斯巴达人最深层次的利益要求他们维护伯罗奔尼撒联盟的完整,以及他们对联盟的领导权。他们担心,雅典人的实力和影响越来越强,会继续骚扰斯巴达的盟邦,最终导致这些盟邦放弃斯巴达联盟、开始全力自卫,于是联盟就瓦解了,斯巴达的霸权也就垮台了。斯巴达人的荣耀和自我认识不仅取决于盟邦对其领导地位的认可,还依赖于他们独特政体的维持,而这个政体的安全则依靠上述因素,即恐惧、荣耀和利益。斯巴达人创建联盟就是为了保护自己,因此,为了维护这个同盟,他们愿意冒战争的巨大风险。要这么做,就意味着维护盟邦的利益,即便这些利益威胁到斯巴达人自己的安全。这并非历史上最后一次出现这种局面:一个联盟的领袖被势力较小的盟邦牵制,不得不去采纳自己原本不会采纳的政策。
引自 斯巴达选择战争

斯巴达发动战争的缘由:占大多数的主和派为何失败?

雅典:反对在没有仲裁的情况下接受妥协——而斯巴达并非诉诸仲裁,而是以命令雅典撤销墨伽拉禁运要求雅典让步(此乃雅典盟邦,故为雅典内政),一旦让步,便表明雅典承认斯巴达有权影响雅典的商业和帝国政策,承认雅典在爱琴海的霸权和对其帝国的控制需要得到斯巴达的许可,如此放弃和斯巴达的平等地位。

[按:雅典并未注意墨伽拉并非单纯属于雅典。

伯利克里采取的防御性战略并每没有一个显而易见的令人信服的进攻性威胁,因此有着很大缺陷,必然会失败

伯里克利在自己的人民当中遇到的主要问题是,必须约束他们,阻止他们在阿提卡与斯巴达人正面交锋,因为任何大规模的攻势行动都与他的战略相矛盾。若与敌人正面交锋,不仅不会得胜,还会激怒敌人,使阿希达穆斯二世的理智政策在斯巴达国内不能占上风。但如果雅典在国内外都保持克制,就有可能让斯巴达的主和派上台。 伯里克利可能期望斯巴达的政策会比较快地发生这样的变化,肯定不会拖过三个作战季节,因为斯巴达不可能持续不解、徒劳无功地敲打雅典的石墙。但是,在国家及其人民投入战争时,理智很少能占上风,而对双方资源的比较和计算也很少能预测出长期冲突的进程。
引自 战争的目标与资源(前432—前431)
战争的第一年以伯里克利的葬礼演讲结束。在振奋人心的演讲的鼓舞下,雅典人坚定信念,要继续奋战。在很多人看来,战局似乎进展顺利,但真实情况并没有那么光鲜。 在消耗战中,对敌人造成更大破坏的一方最终一定会胜利。雅典人对伯罗奔尼撒人的攻击,除了对处于伯罗奔尼撒半岛之外的墨伽拉的攻击之外,相对来讲都是隔靴搔痒,令敌人恼火,但实际危害很小。斯巴达本土不曾受到影响;它在拉科尼亚和美塞尼亚的全部领土只有墨托涅遭到了短暂袭击。科林斯人损失了阿卡纳尼亚的一个小镇,而且科林斯人虽然被排除在爱琴海贸易之外,但他们主要的经商区域是在不受战争影响的西方。墨伽拉人仍然被排除在爱琴海各港口之外,他们的土地也遭到严重摧残,但即便是在战争打了十年之后,他们蒙受 的损失也不足以迫使他们求和。 但对雅典来说,战争第一年的代价高昂。雅典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庄稼被推毁、葡萄和橄榄树被砍伐、房舍被拆毁或烧掉。因此,被用来维持贸易平衡的出口商品一一橄榄油和葡萄酒一一产量骤减,同时雅典仍然需要进口大量粮食,于是雅典同盟的资源和雅典城坚持作战的力量都遭到削减。对波提狄亚的持续围攻从储备资金中吸走了2000塔兰同,也就是可动用军费的四分之一还多。 最糟糕的是,伯罗奔尼撒人毫无灰心丧气的迹象,他们在第二年会精神抖擻地杀回来,摧毁之前不曾触及的阿提卡的很大一部分。没有证据能够表明,伯罗奔尼撒联盟内部出现了分裂,斯巴达主和派的影响力也没有增强的迹象。但在雅典,紧张气氛已经开始浮现。克里昂对伯里克利战略缺乏效力的抱怨或许还只是喜剧诗人的主题,但这种抱怨表明雅典内部出现了异议,而随着苦难的继续,这种异议必然会更加强烈。在当下,占领埃吉那岛的成功、对墨伽利斯的进攻以及伯里克利的雄辮或许还能压制反对派,但如果战局没有好转,反对的声音迟早会爆发。
引自 战争的第一年:总结
0
《伯罗奔尼撒战争》的全部笔记 6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